不餵母奶的媽媽=不愛孩子?其實餵母奶需要勇氣,不餵也要

無論怎麼說,大家都會以「孩子的健康」做結論,有意無意地把「無法哺乳的媽媽」,歸類在「不愛孩子的媽媽」一類。

by端端

聽過很多新手媽媽說:「生孩子的痛根本比不上擠不出奶的痛。」

什麼石頭奶啦、乳腺炎啦,讓我對哺乳又期待又怕受傷害。好姐妹不斷耳提面命:「按時擠,越痛越要擠出來,千萬別偷懶啊!」然後隨身從皮夾拿出一張「擠奶大王」的名片給我,「這個超─厲害的!有問題趕快找她,別像我一樣拖到後來感染,還發燒。」好恐怖啊⋯⋯

剖腹生下小川、小石那天,因為術後血壓突然飆高,在加護病房多待了3、4 個小時;推出來一雙手上都插著點滴,一邊是術後止痛、一邊是降血壓的藥。不曉得身體是對哪種藥物產生過敏反應,隔天竟全身起了一塊一塊的蕁麻疹,癢得不得了。蕁麻疹最忌諱用手抓癢,但我睡著時自己會無意識地抓;護士看我身子越抓越紅,一直無法入睡,瀕臨崩潰邊緣,貼心送來好多個藍色冰敷袋讓我敷在全身患部;加上冷氣溫度不斷調降,回想分娩後的那兩天,我和老公簡直就像在演《冰雪奇緣》。

到了第三天,護理站的護士終於通知我們:可以開始餵奶了。護士小姐把一根短小的針筒交到我手上。「通常初乳不會很多,但是非常營養喔。妳擠多少都沒有關係,擠出來待會請先生送到嬰兒室就可以了。」

「這麼小管喝得飽嗎?」我邊抓癢邊感到納悶,「ok ok,5 分鐘之後送上去。」

解掉上衣之後,我瞪大了眼睛一個人在那邊擠擠弄弄的;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公把HBO 播的《超異能冒險》都看完了,轉過頭來驗收。

我忍不住開口抱怨:「手好痠喔!終於集到10cc 了。乳牛之吶喊:哞─」

「10cc ?妳也太厲害了吧!」
「哞─」是不容易,但也沒有想像中的難嘛。

「⋯⋯欸⋯⋯Honey,這是1cc,不是10cc。」老公吞口水。
「蛤?」

「嗯。」
「蛤?」

我瞪大眼再確認一次:1cc。「怎麼可能?我擠了有沒有1個小時!手都快廢了耶!」

「那個⋯⋯嗯⋯⋯剛剛護士不是有說初乳量很少嗎?可能就是這個意思!」小白趕緊拍拍我的肩膀。 「這樣不行!我怕小川、小石在樓下餓肚子,還是跟醫院租電動擠乳器吧!不過⋯⋯」雙手手指突然糾結,「好像要租金⋯⋯」

「有電動的啊?哎呀,早說嘛!那幹嘛那麼辛苦?多少錢老公出!」

老公搖身一變大財主,轉身拿起話筒。

沒多久拿著班表的護士進房,耐著性子跟我們解釋:「擠乳器呢,通常是奶量夠了才能用的;妳現在奶量不夠,我怕它吸力太強,妳奶頭會受傷喔。」這樣喔,那多少才叫夠呢?「嗯⋯⋯手擠30cc 的量大概就可以試試看了。」

為了拚出那要命的30cc,我從半夜12 點開始計時,想試試看現在一次可以擠多少的量。小針筒和衛生紙都備著了,我用抱枕把身子墊高,開著電影台跟老公說聲晚安後,便一個人奮鬥了起來。一直到凌晨2 點,我才收集到3cc 的母乳。

撐著厚厚的眼皮往右一看,怕冷的老公緊抱著醫院的毯子蜷縮在沙發上;自己發抖的手觸碰胸部,已經可以感覺它變脹變硬了。「哎呦,手好冰!這是在演極地求生記嗎?嘎嘎嘎──」當我回過神意識到身體的不適時,血壓高導致的頭痛又更劇烈了。下半身裹了一圈毯子,明明溫度這麼低,肚子卻在冒汗;蕁麻疹其癢無比,伸手看著5根手指頭,連直挺挺的比個「5」都很困難。深吸一口氣,我感覺自己的情緒像高空彈跳那樣,突然一躍而下──

「為什麼那麼痛?為什麼那麼癢?為什麼那麼累?為什麼那麼孤單?」孩子也有了,兩個都這麼健康,今天不是都說說笑笑的嗎?

是啊,理智上都知道身體是會好的,努力好久的生子計劃也終於告一段落,不必再挨針、不必再懸著一顆心等待檢查報告。但為什麼,此刻的圓滿卻和自己離得好遠好遠?低頭一看,剛剛卸貨的肚子似乎沒有變小,只是變得又扁又垂,像是被拿走了填充棉花後,縫縫補補的破布偶一樣。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