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中風、媽媽70多歲,沒出嫁的我就成為「最適合」照顧的人...單身不萬歲,一個照顧者的嘆息

爸爸中風、媽媽70多歲,沒出嫁的我就成為「最適合」照顧的人...單身不萬歲,一個照顧者的嘆息
一個單身女子,獨自面對這麼多問題,不只是應接不暇,有時還求助無門。台灣即將進入高齡社會、甚至超高齡社會,而陳蘭所面對的困境,其實只是眾多家庭照顧者心聲的小小縮影:不清楚長照目前的資源與資訊、需要喘息休假卻得不到機會無從找起、不自覺成為家庭中的犧牲者、看不見自己的未來、對老年更充滿困惑或恐懼……

「你們都是我的大恩人。」服完藥昏昏沉沉的爸爸,有時會向她和媽媽說出這樣的話;她們有時也搞不清楚,爸爸到底是真心話,還是在說夢話。

等到爸爸入睡後,陳蘭只能稍微瞇一下,很快地,半夜三點半又要起床去早餐店工作,直到下午兩點下班再趕回家照顧爸爸,每一天時間飛逝的速度連自己都感到詫異,翻開日曆,轉眼已經過了三年。

「我是家裡唯一沒出嫁的女兒,也住在家裡,很自然地照顧爸爸的責任,就落在我跟媽媽的肩膀上。」陳蘭的爸爸是高齡85歲、性格剛烈的老榮民,自從二次中風後,讓原本擔任照顧的媽媽越來越吃不消,何況媽媽也七十多歲了,退化性關節炎這兩年變得更加嚴重,壓力也讓媽媽疑似罹患憂鬱症、日漸消瘦……

未出嫁的她,似乎是家裡「最適合」照顧爸爸的人。

一句「感情隨緣就好」 透露心中多少無奈

「家中的大哥、小弟、小妹都已經結婚了,他們有自己的小孩與家庭,我反正沒結婚,又住在家裡,照顧爸爸很合理。而且我弟妹他們人都很好,假日都會回來家裡看爸爸。」

但日復一日的照護工作,陳蘭的生活就只剩下「工作」與「照顧」。從前喜歡參加登山活動、親近山林的她,已經好久沒有機會可以長時間外出了,現在的 休閒活動變成了-「逛賣場」、「買尿布」;偶爾忙裡偷閒,點一杯咖啡慢慢喝,陳蘭對於家庭的付出,絲毫無任何怨尤。

只是問起她的感情世界,頓時讓她紅了眼眶。「爸爸年紀都那麼大了,我可以孝順他的時間又有多少呢?我也只能做出選擇,把我的時間都留給家庭……感情,我現在只能隨緣就好……」24小時待命的陳蘭,現在的每一刻都已經令人身心俱疲,又如何能夠去思考自己的未來呢?對於自己的感情或是未來,似乎都不太敢有所期待。

「拜託你們,不要送我去安養院」爸爸的請求 叫家人怎麼捨得

「我們也有請居家看護,他們一星期來三次,每次兩小時,但有的居服員很專業,有的居服員卻比較被動;我和媽媽即使只是外出買菜,還是覺得很不心安,深怕爸爸如果發生意外,居服員應付不來。」

因為居服員的流動率高,在短短的半年間,就已經換過好幾位居服員了!對此,他們也只有無奈。「很感謝他們來幫助我們,我們又有什麼好挑剔的呢?也好奇,為何他們總是做不久?」總是在適應新的居服員,似乎也是一種常態了。

既然每天提心吊膽,家裡曾考慮將爸爸送到安養中心呢?

「我爸爸說過了太多次了,他總是重複地說:『拜託,不要把我送到安養院!』我們怎麼會捨得,只是他每次不願意活動、不願意配合時,我媽媽也會生氣地對他說:『難道你想去安養院?』爸爸是很戀家的人,他只想要待在家人身邊。」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