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妹妹借媽媽的看護費,她卻說錢要省下來去旅行...碰到這種自私的家人,該怎麼做?

跟妹妹借媽媽的看護費,她卻說錢要省下來去旅行...碰到這種自私的家人,該怎麼做?
我們都是一家人

怡安的家裡有三個兄弟姊妹,但是這些年照顧父母的重擔,全都落在了她一個人的身上,讓她十分痛苦。

怡安同母異父的弟弟和妹妹,仍然就學中,但與爸爸並不親近,每次回來時都只是為了跟她開口要錢。最近媽媽因支氣管炎住院,怡安身上的現金不夠付給看護,請妹妹暫時先出,沒想到妹妹竟然說她即將出國旅行,錢是要省下來當旅費的。聽到這裡,她的心都涼了!想到弟弟和妹妹平常不在意家中的情況,就連媽媽生病也不理會,好像照顧父母本來就是她一個人的責任,讓她愈想愈氣,也覺得壓力好大。

怡安不像弟弟、妹妹一樣自私,把自己顧好就好,即使辛苦,仍然心繫著這個家,其實是因為捨不得媽媽。媽媽第一次婚姻因為家暴問題而以離婚收場,沒想到嫁給新爸爸之後,還是脫離不了被家暴的命運,後來精神出了問題,在醫院住了好久,等到怡安讀高中時,爸爸才把她接回來,由怡安負責照顧。

怡安平常除了工作,還要看顧媽媽,家裡一有什麼事都推給她。這幾年她身體也不太好,體力愈來愈差,有時候不免擔心自己是不是得了什麼怪病,想到家裡沒有一個人替她著想,以後老了一個人的話,萬一身體不好手邊又沒錢怎麼辦,不免難過又憤怒。

盡心盡孝結好緣

怡安第一次前來我的門診時談到家人帶給她的困擾,我請她先靜下心來想一想:假如她是獨生女,本來就沒有兄弟姊妹可以分攤照顧爸媽的責任,對於目前的處境會有什麼感覺呢?

怡安想了一下說,如果真是那樣,反而可以單純地照顧父母,不會因為大家都不分擔責任而感到傷心、痛苦。

我告訴怡安,她之所以生氣,甚至激動到都要生病了!其實不是因為兄弟姊妹對母親的不聞不問,也不是父母偏心不公平,而是自己的想法造成的:「真是太不公平了,為什麼其他人什麼都不做?為什麼都是我在出錢?難道媽媽是我一個人的嗎?⋯⋯」就是這樣的想法,讓怡安愈想愈氣,連身體都受到影響,其實我們無法干涉其他兄弟姊妹怎麼做,但自己的想法是可以控制的。

每個人和父母的因緣不同,有些人跟父母的因緣很深,他們的關係親密、互動良好;但有的人和父母關係卻很疏離,甚至像仇家一樣。每個子女跟父母之間有各自的因緣,怡安會覺得心疼、捨不得母親,當怡安對母親好的時候,心裡會覺得舒坦,要是有時候跟媽媽鬥嘴生氣,兩人處得不是很好的話,往往會感到難過和內疚,怡安一定是今世或前生也受到母親很多的關愛和照顧,所以彼此之間才會有這樣的羈絆,以及愛的能量流動。

兄弟姊妹沒有盡到孝道,或是分擔照顧父母的責任,並不是我們可以控制或決定的,在我們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去盡孝,至於其他兄弟姊妹要怎麼做,不是我們用來決定要不要孝順父母的標準,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生命的功課,與其跟兄弟姊妹比較誰做得多,誰做得少,搞到手足鬧翻或爭吵不斷,還不如真心祝福他們,也才能讓父母感到安慰。

書籍簡介

 

轉念,與自己和解︰哈佛醫師心能量2
作者: 許瑞云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6/03/01
語言:繁體中文

許瑞云

許瑞云醫師原本主修運動神經學,因為對營養學及如何維持最佳體能狀況特別感興趣,因此繼續攻讀營養學和流行病學碩士,畢業後又至波士頓大學轉攻醫學博士,並在哈佛大學附屬醫院接受住院醫師訓練,之後成為哈佛醫院的主治醫師及哈佛醫學院講師。她於二○○八年回台,目前任職於花蓮佛教慈濟綜合醫院。

許瑞云醫師除了西醫外,也接觸中醫,進而研究自然療法、能量醫學等不同領域。她鼓勵人們以多重角度來思考健康和飲食的問題,並且要時時懷抱著感恩的心。她也期望藉由自己的分享,幫助更多的人活得健康快樂,遠離煩惱及病痛。

●經歷:哈佛大學醫學院講師、哈佛麻省總醫院內科主治醫師、哈佛醫學院附屬教學醫院「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學中心」住院醫師、私人健康營養顧問、美國老人醫學學會會員、美國內科學會會員、美國身心靈全人自然療法(ORI)會員。

●學歷:波士頓大學醫學院醫學博士、哈佛大學公衛學院營養學及流行病學碩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運動生理學學士。

●現任:財團法人佛教慈濟綜合醫院一般醫學主治醫師。

●許瑞云醫師部落格:happy1013.blogspot.tw

●許瑞云醫師Facebook:www.facebook.com/Drjhsu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