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床老人接「胃造口」是地獄,不做也是地獄!想壽終正寢,就別在最後關頭叫救護車

臥床老人接「胃造口」是地獄,不做也是地獄!想壽終正寢,就別在最後關頭叫救護車
解開急救室裡為何大多是老人之謎

在社會結構中,65歲以上的高齡族群,若佔人口的7%,便是「高齡化社會」;超過14%則是「高齡社會」;若超過21%,稱為「超高齡社會」。

而日本已經是貨真價實的超高齡社會了。而這個現狀,將伴隨著年年增高的人口死亡率,因此火葬場不足將會成為眼前非常沉重的社會議題。日本的法律規定,人在死亡後48小時內必須火化完畢,但在首都圈裡,必須按照排隊順序火化,有些例子甚至要等到一週以上。

進出急救、急診室的高齡者數量也會不斷增加。大多是九十多歲,甚至一百歲的老者。還有逐年惡化的失智症患者。當然,其中有些患者在經過緊急醫療後會恢復健康,但大多數仍是已不可能治癒的患者。

東京都立醫院的濱邊祐一先生,在《讀賣新聞》的報導中指出:「超過80歲,在衰老的盡頭原本該自然讓生命逝去的高齡者,被救護車送到醫院來的例子越來越多了。」

個人覺得,像這樣的老者,讓他們跟隨自然的法則,家人在旁靜靜地送他們最後一程,難道不是最圓滿的做法嗎? 但是,一旦將他們送到標榜著以救命為目的的醫院,二話不說就是先裝上人工呼吸器,開啟無比沉重繁雜的醫療過程。因為醫師們會害怕做得不夠拼命,遭到家屬失去理性的控告。像這樣,就算多少延長了一點活著的時間,但以插滿管子、極度衰弱的身體渡過人生的最後階段,對他們本人來說真的會滿意嗎?

這樣的現況,從活用資源進行有效醫療的觀點上來看,也是問題重重。一旦救急用的醫院成了長期照護院所,不管原本有多少家醫院也會不夠用,完全無法發揮該有的機能。」現實面的問題,刻不容緩地需要社會大眾去正視。

此外,中村仁一先生在其著作《大往生》中也提到,想得到人人稱羨的壽終正寢,就別在最後關頭叫救護車。正是這個原因。

人終有一死,這誰都明白。但是,在面對自己親愛的父母的死亡時,通常已超出他們本人的意願,反而是家屬執意要求各種延命的醫療措施。就算本人有留下隻字片語表明不要過度的醫療,很多時候也無法阻擋家屬,常常無法盡如本人的意願。

解決高齡者臨終無效醫療的根本之道,就在於整個社會都培養出「不對臨終期的高齡者進行過度醫療」的常識。這一天已經明顯地更靠進一步了。針對這個問題,我收到了這樣的意見。

【讀者來信】為了住進長照院所,不得不做胃造口

因為「狀況不對勁」而把老人家用救護車送到醫院的情況中,幾乎都是送到急救設備完善的「救急型」醫院。如果很遺憾地被判斷為無法治癒的話,對負責的醫療人員或醫院來說,要不要做胃造口其實是無關緊要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有沒有地方讓患者待在這裡走完生命的最後一段路。

就現今的醫療行政來說,並沒有能力讓患者住院、治療直到患者自然衰竭死亡(最長可能達到數個月)。這是因為病床數和醫療報酬制度的考量。姑且撇開收受新入院患者、過度消耗醫療資源、難以有足夠資源進行必要的醫療和手術等問題,這正是因為,為了抑制長期住院而訂立的醫療費用抑制政策所導致的結果。有了這條政策,患者將不得不轉入長期照護型的醫療院所,立意雖好,但想要轉入長照院所,首先被要求的就是病況必須穩定。

最終,為了讓患者的身體容易管理在基本的水準上,院所不得不要求患者裝設胃造口導食管。重重的關卡雖然都要排隊,但只要有空床,身體狀況穩定的患者就能取得優先權。

讓人無法自然迎接死亡的醫療系統

就日本的現狀來說,不進行延命措施,僅進行安寧照護的醫院可說極為稀少。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診療報酬。不管是民間私立醫院或國立、公立醫院,都逃不了面對「經營」這個難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