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媽媽崩潰大哭「我不要孩子了」...在澳洲,除了「母嬰同室」,我們別無選擇

韓國媽媽崩潰大哭「我不要孩子了」...在澳洲,除了「母嬰同室」,我們別無選擇

每次看訊息收件夾裡的問題,就知道又是該搜尋台灣新聞頭條的時候了…

「母嬰同室」是吧?!

「母嬰同室」我覺得怎麼樣?

我覺得很累很吵,但是也感覺很妙很神奇,而且老實說,大概就是種「沒有退路時,自然學會(逼自己)欣賞其中之美好」的意象。可是我也不會搖旗吶喊說母嬰同室一定好一定妙一定呱呱叫。

怎麼說呢?

在台灣產科實習時待過嬰兒室,愛孩子的我覺得那根本是快樂天堂呀,新生兒哇哇哇的哭聲簡直是美妙的天籟之音~(有病)

等到我自己在澳洲生孩子時,才發現澳洲是沒有在推廣「母嬰同室」的耶!他們大概覺得,就跟沒聽說要宣導人人把手機錢包帶在自己身邊一樣,啊本來就是我自己的東西不帶在身邊是要放在哪邊?(是有人這樣形容自己的孩子的嗎?)

除了少數的私立醫院設有嬰兒室外,大多數的醫院都只有新生兒加護病房(顧名思義就是沒那麼幸運,不夠健康的寶寶才會住的病房)。醫院裡並沒有我們在台灣所熟悉的「嬰兒室」-新生兒們睡在自己的小盒子裡一字排開,由護理人員定時安排寶寶們上山練(把溫度計壓在背後量體溫)、吃自助餐(餵奶瓶)、洗澡等,面會時間到時會放在玻璃櫥窗前展示,供親友們哎呀呀我家的寶寶好可愛,順便對別人家的寶寶品頭論足一番。

澳洲的寶寶一啾出來就黏在媽媽身上,除了拎去做些例行的檢查和抽血外,24小時都跟媽媽形影不離。媽媽們會得到一個跟我們在嬰兒室看到一樣的敞篷透明小盒子,孩子可以睡在盒子裡面擺在媽媽床邊,媽媽若是想躺著餵奶甚至跟孩子一起睡也可以,護理人員會教媽媽怎麼做才既順手又安全。

幸運住在單人房的媽媽寶寶,好睡得時候大人小孩都睡香香,不好睡的時候哭翻天也不怕吵到別人,心理壓力至少沒那麼大。但若是住在雙人房(或以上)的話,我的寶寶睡得正甜時隔壁床的寶寶卻抓狂一整夜,好不容易安撫下來了換我家寶寶崩潰,為娘的也只能彼此心裡os:麥相害啦… 不然還能怎樣?同間醫院生,相煎何太急嘛。

新生兒很吵,媽媽生完又很累怎麼辦?

生完隔天的新手媽媽講座(沒錯,生完就在累了還要立刻接受在職訓練,到底想逼誰?)的確也有媽媽提出這個疑問:「好累啊!晚上都睡不好,怎麼辦?」

醫生也很妙,不正面回答,反問:「在座所有的媽媽們,請問妳們之中有哪位從懷孕中、後期到生產前這段時間有好好睡過一整夜好覺的?舉個手。」

在場所有媽媽面面相覷,想到幾個月來被大肚子壓得喘不過氣、手腳發麻、小腿痙攣、心悸、頻尿… 經常不是喬不到好姿勢輾轉難眠,就是被不舒服或尿意驚醒,大家互相交換一個苦笑,全都搖搖頭。

醫生接著說:「我們的身體是很奇妙的,其實早在懷孕時就已經設計了讓我們慢慢習慣『一夜不得好眠』這件事,所以啦,妳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一覺到天亮了不是嗎?現在不過多了個寶寶哭的聲音而已啊,沒有特別不一樣啊!」乍聽之下覺得,怎麼這麼淒涼……但還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的實話!(夢?家有新生兒的媽媽一定在想:我已經很久不知道夢長什麼樣子了!沾到枕頭就秒睡、不用枕頭也能睡,然後總是在寶寶的哭聲中驚醒。夢跟對老公的耐心早就一起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了…)

真的受不了了怎麼辦?大部分的醫院就是給妳雙手一攤,沒辦法親愛的,過這幾天妳回到家還是要面對一樣的問題,現在就開始習慣吧!我給妳精神的支持,加油噢!(握拳+歪頭)

如果寶寶真的鬧騰得厲害,有的醫院在夜裡可能會勉為其難地幫妳把寶寶+小盒子推到護理站一會兒,但妳在房間依然可以聽到遙遠他方傳來孩子的哭聲,真的累到想昏倒大概會昏睡一下,但是很快又會醒來,聽著那哭聲還真捨不得也不放心,還是要回來好了。就算存著僥倖的心理,想說假裝忘記這件事能躲就躲,沒過多久護理師一樣會把孩子推回來,只能說,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而且別忘了,澳洲醫院是不允許家屬陪床的喔(搖手指)~老公在家高枕,我們可是一整夜單打獨鬥!生產耗盡所有力氣、產後傷口痛徹心扉、還汩汩地流著血,自己的尿布換好沖洗好傷口,接著換孩子的尿布,接著又換自己的,然後又是孩子的……,奶沒來、孩子哭、睡不飽、吃不好、就連醫院的床跟枕頭都難睡得要命,根本是天要亡我啊啊啊啊~~~~這種時候不只憂鬱,還暴躁、易怒、神智不清兼具攻擊性!

對我來說,母嬰同室真的、真的、真的很辛苦,但是看著巴掌大的小臉閉著還微微泛腫的雙眼呼嚕呼嚕地睡著,是會流著眼淚笑的。但我也同樣理解,不是每個人都笑得出來,我臨床的韓國媽媽就在老公和公婆的七嘴八舌中、孩子的啼哭聲中應聲崩潰,歇斯底里的大哭嘶吼:「我不要孩子了!我不要孩子了!」聽了都鼻酸。

母親,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得知懷孕的第一天開始就知道,這註定是一條「艱難辛苦只有自己知道但是所有閒雜人等都想要來插一句嘴指教」的路(這句話有多饒舌就表現出我心深處對這件事的感覺有多阿雜)。

每個媽媽的個性、做法、接受度和生心理的狀況都不同,背後的支持系統也不同。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覺得最妥當、最適合的育兒方法,當我因為害怕止痛藥的藥性會經過母乳傳給孩子而拒服時,護理師的一句話:「小劑量的止痛藥不會影響孩子,但是妳因為不舒服而無法放鬆的心情和肢體表現孩子會感受得到,反而更會哭鬧不安!」讓我一瞬間明白:有放鬆、安心、平靜的媽媽,才有快樂、穩定的孩子。而十多年的育兒路走來,也一再驗證了同樣的事實。

這幾天,台灣「母嬰親善」的議題所掀起的大波瀾,眼看幾乎造成社會的對立,不同派別的母親和醫護相關人員間的仇視!然而,政策和對策都不是弭平這場戰爭的關鍵,人與人間相互的尊重、體諒、包容,和必要時的退讓,才是與母為善、與嬰為善的真實核心。

作者簡介_澳客護理師

臺北醫學大學護理系、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畢業,台灣註冊護理師,澳洲註冊護理師。現任澳洲醫院教育訓練負責人、機構講師、臨床導師。

粉絲專頁:二花小姐

部落格:二花小姐

商周.com專欄:二花小姐澳洲教育手札

八寶網播:二花小姐碎碎念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