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朵蝴蝶蘭,8年萃一滴!工研院、皮膚科醫師加持,阿里山花農拚轉型,用製藥規格作保養品

(青山蘭花生物科技創辦人劉青山。攝影:陳兆瑜)

如果你戴上了世界蘭花首獎的桂冠,下一步,會怎麼做?

開香檳?慶祝後市大發?滿手訂單,準備過富足人生?在青山蘭花生物科技創辦人劉青山的世界裡,這些都沒有發生。全球第一,換來的是一場打掉重練、重新歸零的人生考題。

不過命運的波折,卻讓他在有保養品寶石之稱的原料市場,另僻了一條蹊徑。十年練功有成,如今,連日本新力投資的子公司,都找上門合作。如果一切如計畫,也許在全球化妝保養品界,會多一個台灣奇蹟—「十步青山」。

開滿145朵蝴蝶蘭奪世界冠軍
卻連一張訂單都沒有

這一切,要回到2006年。

當時,劉青山從台灣帶了一株開滿145朵手掌大的蝴蝶蘭,在阿姆斯特丹國際花展上,驚豔全場,拿下全球大賽的冠軍,「當時,每一個人都到我們的攤位看,相當熱鬧,大家都來看這株……但幾天過去了,奇怪的是,沒有人下訂….」,在雲霧繚繞的阿里山辦公室,十年過去了,回憶這段經歷,他的眼神中,還是難免地飄過一抹惆悵。

(開滿145朵的蝴蝶蘭,在阿姆斯特丹國際花展拿下全球大賽的冠軍。照片提供:劉青山)

展覽的最後一天,終於有一位荷蘭的花商走到攤位前問:「你現場的5株花,反正帶不回去,可以賣我嗎?」,劉青山狐疑:「為何只買5株?」對方答:「你們的花,真的很美,……但規格不符,我們真的沒辦法幫你賣。」

規格不符?了解之後,原來,荷蘭在天然條件上輸臺灣輸很多,緯度偏北,日照也少,晚上還必須要靠鈉燈來補充光線,蘭花大多只能長到45到55公分,聰明的荷蘭人,竟然用這個「限制」,創造了歐洲的業界物流標準:一台載花的貨車只能放3層,每一層都只有45公分。

久而久之,歐洲市場偏好擺在桌上的小株蘭花,所有的訂價、倉儲及物流,都依這個標準。青山蘭花的145朵蝴蝶蘭太茂盛、太奔放,在倉儲、物流上,都無法處理。

沒有訂單的世界冠軍,讓他重新思考:要打全球大賽,一定要跟國際標準接軌。如果成花不行,那難道不能把蝴蝶蘭的菁華萃取出來,賣到全世界?把阿里山獨有的「陽光、空氣、水」跟全世界分享?

200種蘭花中,只取2種的堅持
要求農藥、重金屬零檢出

一個簡單的概念,劉青山開始革自己的命,重整本來已經頗具規模的養蘭供應鏈。

他把蘭花培養、育種的初步階段,搬到阿里山一百公里外、台南烏樹林的台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下重本、建無塵室、育苗中心,讓小苗在平地長大,一年半身強體壯之後,再移到全年均溫18度C的阿里山,進行最後兩年半的培育。

(攝影:陳兆瑜)

起初,劉青山天真地以為,既然是萃取,只要用淘汰的蝴蝶蘭應該就可以,想不到,一試下來,用剩花做的萃取液完全沒有效果,只好回頭埋首研究手上有的兩百多個蘭花品種,最後終於找到兩種活性最高的品種,更發現,只有從繽紛燦爛、鮮採下來的蝴蝶蘭,才能做出活性最高的萃取液。

雖然養蘭資歷超過20年,但對於原料、萃取、成份等,劉青山都是外行,得一路摸索請教,十年走下來,走了不少冤枉路,當然,「學費」也繳了不少。

除了品種,從觀賞花到原料萃取,最不同的是,不能用農藥。他說,以前,觀賞用的蘭花都灑農藥,但要做原料,農藥就得完全禁止。因為農藥對皮膚有刺激性,因此劉青山堅持,每一批蘭花都要有無農藥跟重金屬檢出證明,才做萃取。

為此,他特別花了重金,請到一個曾在外商公司擔任顧問的博士,依他的想法,不用噴藥,不用化學肥料,就可以把蘭花育苗做好,「我想,他是一個博士,在國外當顧問……開始很相信他,跟著他一直做快一年…全公司翻了一番,買很多的材料,最後才發現行不通……花了幾千萬,狠下心,全部放棄了!」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