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學生都有人權...第一次抽血,該找誰練習?護理師說澳洲人都這麼做...

Joshua/Yoon Hernandez@flickr, CC BY 2.0

朋友貼了一則時事文章給我,討論醫院讓實習醫生或護理師為病人抽血與病人人權維護的議題,說想聽聽我的想法。

有人主張:哪個有經驗、百發百中的資深醫生不是從菜鳥新手練出來的?

也有人主張:生病就已經在不舒服了,還被拿來做實驗品,太沒人權了吧?

先不說我的想法,說個故事好了。

澳洲的醫療系統偏向英制,在醫學院的5年期間都稱為醫學生- Medical Students,畢業之後才各自向醫院申請 Intern 的工作,就是我們熟稱的「實習醫生」,因此,同樣名為實習醫生,澳洲的intern是已經畢業取得執照,合法執業的正式醫生了。

這天,我在治療室備藥,眼角餘光瞄到身後默默飄進來一位金髮美女,反正治療室總有人進進出出我也就沒太在意,有密碼進得來的應該都不是壞人… 吧。金髮美女在旁邊磨蹭了好一會兒,終於慢慢靠近我,怯生生地問:

「妳就是二花嗎?19床的R先生是妳的病人,對嗎?」

一直到這個時候我才轉頭認真看她。咦?新來的?年輕、金髮、皮膚白皙,穿著一件公主領的白襯衫配上一條美麗高雅的裙子,還真像童話書裡走出來的公主,美極了!

我微笑點了點頭。公主向我自我介紹,原來是新來的Intern。

閑聊完公主接著問:「他…好嗎?」

「誰?病人嗎?」

「嗯!」公主用力點了點頭,似乎急著想知道答案。

我在腦海中迅速回想,19床的R先生只是進來做下個療程的化療,健康方面並沒有特殊狀況,醫生怎麼會突然這麼問?是病人的病情突然有了變化嗎?

這下換我急了,「我剛剛看他很好啊!他怎麼了嗎?」

「不不不,」公主感覺到我的焦慮,趕緊雙手連搖:「我是說,他,人,好嗎?」

我真是被她問得一頭霧水,到底是好什麼啦?健康?病情?心理狀態?(因為是血液腫瘤科,病人的心理狀態我們總會特別多加留意。)

「他?不錯啊,蠻開朗的,看得很開,心胸也很開放,妳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跟他聊一聊。」我的老天啊,究竟誰可以告訴我這個問題的訴求到底是什麼?

公主靦腆的說,「那,我可以去幫他抽血嗎?」

這是什麼問題?我又在腦海裡搜尋一遍R先生有沒有任何抽血禁忌症,沒有。

「去啊!他沒事,也吃過早餐了,抽血沒問題啊!」

「我不認識他,有點緊張…。」

我愣了一下,噢~這下我懂了啦~

「放心放心,他、很、好!妳放心去抽血,跟他自我介紹一下就好,他不會怎樣的!」

公主微微低下頭,用她的貓眼看著我,「那個…可以請妳陪我去嗎?我…這是我第一次抽血…有點緊張…」公主囁嚅地說。

「第一次抽血?妳不是Intern嗎?」我反射地用台灣腦袋思考,想說都醫學院畢業了,應該讀書時就學過抽血,也練習過了啊!

「我剛開始做Intern, 這是我第一次被派到抽血的工作。」公主眨著大眼睛很無辜的說。

「妳在醫學院時沒學過抽血嗎?」

「有學,但是沒有在真人身上抽過。」

「蛤?」在台灣就算沒在病人身上試過,學生們之間也互相練習過啊!

「沒有,那是不允許的,我們不可以互相打針或抽血。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概牽涉到人權或保險之類的問題吧!」

噢…我還能說什麼,畢竟我的病人就是我的責任,陪就陪吧。

晃到病房,我向正翹著腳在看書的R先生介紹這位新的實習醫生並說明來意。R先生很大方地說:「沒問題,來吧!大家都有第一次嘛!而且妳找對人了,我的血算好抽!」說著捲起袖子,伸出手臂就抽血位置。

雖然過程有點手忙腳亂,但也還算順利。看公主已經在收拾器材了,我便放心地告退,去忙剛剛尚未完成的事。

沒多久,公主慌慌張張衝進治療室,抓著我問:「妳有沒有看到我的血?」

妳的血?今天真是見鬼了,怎麼都被問這麼高深的問題?

「什麼血?」

「剛剛我抽的三管血……」

「19床R先生的?」

用力點頭。

「不是抽好了嗎?我看著妳抽好我才走的啊?」

「對啊,抽好了,我明明放在治療盤裡的,不見了!」公主急的臉都漲紅了。

真的是見鬼了。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