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紐約州立大學碩士...她最後卻選擇在家,帶小孩自學:人生學會這三件事就足夠

交大、紐約州立大學碩士...她最後卻選擇在家,帶小孩自學:人生學會這三件事就足夠

從懷疑到篤信不移

六年前,先生決定讓即將升上小三的老大在家自學。當時我對自學尚無清楚概念,甚至有疑慮:沒學位文憑,行嗎?

想要找到好工作,沒學位文憑行嗎?我也有這個根深蒂固的觀念。

孩子在家自學這六年來,我們不斷摸索適合的自學教材與方式,一路跌跌撞撞,不斷從錯誤和失敗的經驗中學習,與孩子之間更是教學相長。

如今孩子在家自學已邁入第六個年頭,我們仍覺得自己在自學領域,該學的還有很多。然而,雖然懂得不多,感觸卻很多。六年的時間不算短,看著孩子一天天成長,我對自學,也從起初的懷疑,到現在的篤信不移。

我們家四個孩子都在家自學,按照學校的編制,各是八年級、六年級、四年級、三年級,老師是爸爸,我這個做媽的,只需專心料理家務,不需插手。對於在家自學,我算是扮演旁觀者的角色。雖是旁觀者,感觸卻深。

我是個感性的人,容易感動,看見自己的孩子在家自學後,生命更加散發光采,就忍不住拿起筆來,想要寫寫這六年來的心情與心得。

沒學位文憑,行嗎?

我從小就是個適應台灣教育體制的孩子,能夠自動自發唸書,對成績有榮譽感,課業表現優異。雖然在雲林鄉下讀國小國中,高中卻能一舉考上北一女,讓父母和學校很有面子。高中畢業後,順利考上國立交通大學的電腦工程學系,後來又到美國留學,拿到電腦碩士。

求學過程這樣順遂,又擁有學位文憑,我卻自認是傳統教育體制下的受害者。

台灣的教育體制,擅長培養會考試的學生。我從國小、國中到高中,一路追求分數,以為人生在世,分數最重要,考上好學校最重要。我丟棄課業外的一切,專心把自己變成一台會考試的機器。

等到終於考上好大學,目標達成,才突然發現接下來沒有奮鬥的目標,人生不再有意義。這是傳統教育體制對我的第一個傷害。

第二個傷害是──錯過發展興趣和家事能力的機會。我從小只顧著讀書,沒有心思培養任何才藝或興趣,鋼琴學沒多久就放棄,合唱團也參加沒多久就放棄,連畢業旅行都沒參加過,只為了多騰出時間唸書。

長大後,學位是拿到了,卻也成了一個乏善可陳的人,只有滿腦子呆板的知識。更慘的是,因為我在校成績好,父母為了保護我唸書的時間,不讓我幫忙做家事,使得我連基本的家事能力都不具備。直到要結婚了,還不會做飯,母親才開始擔心,我將如何為人妻、為人母?

傳統教育體制對我的第三個傷害是──扼殺自學的能力。我太習慣填鴨教育,太習慣死記死背的學習方式,因此,長大後不管想要學什麼,都因為大腦的學習模式已經僵化,導致學習路上困難重重。因為困難,就容易挫折,挫折太多,就容易放棄,漸漸的,對自己的學習能力失去信心,不再有學習新事物的動力。

圖片來源:「在家自學 許惠珺」臉書

第四個傷害是──攔阻我朝天分去發展。我從小最喜歡、最擅長的學科是國文、英文和數學。在我成長的年代,數學好的人,不會選讀文組,因為社會灌輸給父母的觀念是:「數學成績好,應該學理工,不要學文,將來才找得到好工作。」一切選擇和決定,都是以將來能不能找到好工作為依據,天分和興趣並不重要。當時我腦中雖然曾經閃過讀英文系的念頭,卻不敢違背社會和父母的期待,勇敢選讀文組。

考上大學後,才發現大事不妙──我一點都不喜歡電腦!硬著頭皮讀完四年大學,畢業後在電腦公司工作兩年,表現平庸。當時以為繼續深造會有幫助,就出國讀研究所。讀完後,再度進入電腦行業時,仍發覺自己對電腦毫無興趣。

經過痛苦的掙扎,我終於下定決心離開電腦行業。父母對我的決定極為失望,但我實在無法再強迫自己做不喜歡、也不擅長的工作。

感謝上帝為我開路,我後來很奇妙的走上翻譯之路。在翻譯工作中,我獲得無比的肯定和樂趣,生平第一次發現,原來人可以樂在工作,可以享受工作,原來工作不見得要很痛苦。

我漸漸醒悟到,追求學歷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人若有工作實力,就算沒有大學文憑,還是可以成就一番大事業。自古至今,這都是不變的事實。

我的美籍丈夫,八歲開始自己在家玩電腦、寫程式,等到高中畢業時,早已成為電腦高手。因為有工作實力,不必靠文憑加持,就有電腦公司願意高薪聘用他。

而我的翻譯能力,也是透過自學和前輩的指點而來,從未在學校受過正式的訓練。當年改行做翻譯工作,我那張電腦碩士文憑完全幫不上忙。後來長期為出版社和電視台翻譯書籍和節目,他們看上的是我的翻譯實力,而不是一紙文憑。

經過20年的翻譯筆耕,文字能力不斷精益求精,我又發掘自己喜愛寫作,這些年陸續寫了三本經驗分享書。求學時代,我喜愛國文與英文,卻礙於社會與父母的期待,加上自己也被洗腦,不敢選讀文組。如今人生走了一大圈,還是回到上帝賦予我的天分上—文字工作。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