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提分手遭報復 自我保護有秘訣

擔心提分手遭報復 自我保護有秘訣

(優活健康網記者林奐妤/編輯整理)反社會分子都是善變且難以捉摸的,這樣的男人極端自私,妳所做的事情顯示出他已失去控制權,讓他很沒面子。反社會分子真正會感受的情緒就是憤怒,尤其是他們受挫的時候。因此,當妳斬斷情絲時,我希望妳盡量小心。

保護自己

如果他是火爆浪子,或許在與他交往的時候,就可看出端倪。可是沒有人有個水晶球,當我向打算離開並非反社會分子的女性提出建議時,我會告訴她們,即使尚未顯現暴力傾向的男人,這時也可能會失控。有方法讓他曉得情緣已了,但不必使妳自己置身險境,妳可以在一個類似餐廳這樣的公開場所讓他知道,或打電話給他,或是寫信給他。沒有人規定必須面對面解決。

假如妳跟他住在一起,需要拿走屬於妳的東西,要帶個伴跟妳一起去,最好是男性親友。若妳需要把他趕出妳的住處,就叫他在有人保護妳的時候離開。假使他拒絕,那就報警,向他們說明狀況,在這種情形下,可以訴諸法律禁止他擅自進入。不要害怕採取任何行動向他表示妳是玩真的,其中包括:禁制令、告發,以及任何要與一個反覆無常的男人分手時,必須採取的不愉快做法。當妳通知他這個消息時,絕不要與他獨處。

我知道有些人會想:「他再也不會傷害我了。」或「他再也不會這樣做了。」或許妳是對的,但為什麼要冒這個險?我知道有些人會以為我在小題大作或過於謹慎,但只要看看每天的報紙或電視,就知道妳的處境有多危險了。這個男人不是貌似和善、正常的精神病患,他的情緒更為激動。這可不是妳像鴕鳥一樣把頭埋在沙裡的時刻。

這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妳現在已經把這個反社會分子趕出妳的生活了,但是還沒趕出妳的腦袋。發生在妳身上的事,或許會為妳帶來排山倒海的羞愧和侮辱。而認清了這個反社會分子的廬山真面目,也許讓妳的自信心和判斷力面臨空前的危機。妳可能相信自己一定有什麼嚴重的毛病,而妳對人性的判斷也一定出了天大的問題。

擔任演藝圈律師的茹絲發現她的婚姻無法繼續時,就變得這樣喪失了自信心。當她以為她和先生克雷格的婚姻邁入了新階段,她就不顧我的勸告,停止接受心理諮商。不幸的是,這段蜜月期只持續了幾個月的時間,然後花心大蘿蔔克雷格到處留情的毛病又一發不可收拾。茹絲打電話給我約時間見面,幾天之後,垂頭喪氣的她走了進來。她慢慢地傾訴,已濕透了的面紙被她撕成碎片。

「如果妳對我說:『我早就告訴過妳了。』我也不會怪妳。這麼多年來,他不斷在重蹈覆轍,我怎麼會相信他能改過?我甚至還把妳當成敵人,因為妳老是那麼懷疑。天啊!蘇珊,我是個聰明的女人,我的工作一直讓我碰到這樣的男人,我就是不敢相信會發生在我身上。無論如何,又被我逮到了一次,是他一個年輕的女演員客戶,我已經提離婚了。我真的覺得自己好蠢……」

我對茹絲說我並不想說「我早就告訴過妳了」,事實上,這種事情就算講對了也沒什麼值得高興的。跟克雷格這樣的男人在一起,下場顯而易見。而且可以預期的是,茹絲將會痛苦地折磨自己。

自我鞭策

許多女人在結束與反社會分子的戀情後,往往會更生自己的氣,反而不太怪那些欺騙她們的男人,這真是一大諷刺。無論你們的關係有多麼瘋狂,妳難免會感覺自己一定也做錯了什麼。再也不能或不願意否認、講理或掩飾的妳,會用這樣的想法轟炸自己:

.「我怎麼會這樣瞎了眼?」

.「我怎麼會這麼笨?」

.「我怎麼會讓他這樣利用我?」

.「我怎麼會跟著他這麼久?」

.「我怎麼會沒看出那些警訊?」

大多數女人每當分手過後,就會經歷這樣的自我鞭笞,與反社會分子尤其會激發出這種自責和怨懟的心魔。這雖然很痛苦,實際上卻是一種體會,其實是有益的!它們也是喚起妳覺醒的呼聲,明確指出現在妳的眼睛已經睜得開了,妳已完全擁有以適當情緒回應的能力,不再是那個逆來順受、自欺欺人的女人。拍拍自己的背,為妳的脫身鼓勵吧!

(本文摘自/為什麼他說謊,卻毫無罪惡感:看清愛人的謊言,化心痛為重生力量/寶瓶文化)

更多健康資訊,請上《優活健康網》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