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就是瞎眼、截肢、洗腎!一位患糖尿病重症的醫師告白:我靠「生酮」救了命

差一步就是瞎眼、截肢、洗腎!一位患糖尿病重症的醫師告白:我靠「生酮」救了命
40歲開始,身體陸續發出警訊

作者接受傳統西醫學教育,畢業後從事的臨床工作頗多樣化,曾在加護病房、麻醉科、骨科、外科、急診科服務過。之前的我,也跟其他西醫師一樣,都是藥物的堅定支持者,不但瞧不起「不科學的」中醫,對於各種民間的養生方法、自然療法更是嗤之以鼻。

早年醫師的收入頗高,恣意享受美食的結果,不到40歲就胖到了90公斤,當時的三酸甘油脂(TG)、膽固醇(cholesterol)、高密度脂蛋白(HDL-C)及低密度脂蛋白(LDL-C)雖然已經呈現紅字,但是由於並沒有任何不適,因此也就沒有想到要去吃那些副作用很大的降血脂等藥物。

有一天早上起床,忽然發現自己的右腳踝紅腫熱痛得厲害,一看也知道是痛風發作,心想真是倒楣,怎麼被這難纏的病找上呢?抽血檢測,尿酸值竟然達到9mg/dl(正常7mg/dl以下),自己平時雖然常開秋水仙素等藥物給痛風病人吃,但是想到藥物的種種副作用,自己卻不敢吃藥。

全世界都有一個共通的詭異現象,就是醫師只負責治療疾病,而推廣有機養生保健觀念者,具有保健營養醫學背景者卻非常的少,我也是聽了一位只有中學學歷的保健名嘴指引之下,就採取了低蛋白、低脂飲食,果真痛風就沒有再發生過,尿酸也都降到標準值以下,還自以為找到了解方,頗為得意。

後來參與了有機農業及生態環保志工活動,受到團體氛圍的影響,就改為低脂全素飲食。雖然今天已經100%確認,高醣低脂素食是絕對錯誤的飲食方式(「低醣高脂素食」才正確),但當時卻因為自己的無知,誤以為那才是正確的。

吃了10年的高醣低脂低蛋白全素食之後,身體並不覺得有很好,50歲開始,覺得睡眠狀況不佳,容易疲累,有睡眠呼吸中止症、腸躁症,便不成形,但也不以為意。

57歲那一年,還在擔任急診醫師的時候,熬夜數天後,忽然出現右眼一半視野消失看不見東西,眼科醫師說那是視網膜剝離,視網膜就好比貼在牆上(眼底)的壁紙,視網膜剝離就有如壁紙剝落了,經過彰化基督教醫院眼科陳珊霓主任學妹幫我手術,終於成功保住了視力,恢復正常,但當時並沒有被發現血糖有異常。

58歲糖尿病悄然上身

58歲那一年,有一天早上起床,覺得頭暈、步伐不穩,於是就在自己服務的急診室測一下指尖血糖,血糖值(飯前)竟然呈現「500」的數字,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血糖機故障」,連續到三個單位作檢測,都得到相近的結果,才驚覺不妙。

為了不想張揚,因此不在醫院做檢測,下班後就回到雲林虎尾住所附近的「虎尾檢驗所」抽血,檢測報告真是令人嚇一大跳,飯後血糖竟然超過1000mg/dl(正常<140mg/dl),而糖化血色素為13.5%(正常<6%),三酸甘油酯為1100mg/dl(正常<150mg/dl)。不過我並沒有高血壓。

那時保健養生界並還沒有糖尿病可以用「斷醣高油生酮飲食」來治療的說法,因此,我只是對於碳水化合物的攝取高度節制,另外加上藥物治療。

用在患者身上的降血糖藥物及胰島素都是我自己所熟悉的,但是用在自己身上卻是不管用,糖化血色素從來不曾降到10%以下,飯前血糖也都不曾低過300mg/dl,如此維持了很多年的時間,期間曾請教新陳代謝科的醫師、同事、朋友,他們大多會誠實冷靜的告訴我:只要活得夠久,瞎眼、截肢、洗腎等糖尿病併發症恐怕是在劫難逃了。

救星的出現:斷醣生酮飲食

後來有流行「癌細胞喜歡吃糖,斷醣生酮飲食可以餓死癌細胞」的說法出現,陸續有多位同時有糖尿病的癌症患者,不約而同的跟我分享,說他們在斷了糖之後,就再也不必吃降血糖的藥物,也可以把血糖維持在正常的範圍內,這就燃起了我最後的一線希望,於是自己開始也徹底執行「斷醣生酮飲食」,得到了相當令人振奮的結果。

廣泛閱讀生酮飲食相關文獻,徹底瞭解其安全性及禁忌後,就把「常醣」、「低醣」、「斷醣」生酮飲食,作為門診患者的最主要食療處方,到現在已經有4年的臨床經驗了,累積了兩千多例的經驗。

絕大部分的輕型糖尿病,只要做常醣或低醣生酮飲食,再加上減重,絕大部分患者的血糖及糖化血色素大都可以恢復到正常範圍內。

我也會舉例說,一塊數10年沒下雨的土地,肯定會變成荒漠,而他們的身體,數十年來油吃得不夠,全身就變成了油的荒漠,數十年來,油都吃不夠,於是就成了油脂吃不足的難民。 在做完上述的說明之後, 就告訴患者, 日後他每公斤體重每天一定至少要喝到1cc的Omega-369脂肪酸植物油,最好是以Omega-3(48.6%)、Omega-6( 36.8 % ) 、Omega-9(8.3%)佔93.7%的星星果油為主,某些患者則必須加上MCT中鏈脂肪酸,這樣才能達到仿母乳脂肪成分的「常油」飲食,所謂「常油」,就是指每天所吃下的油脂,佔總熱量的40%∼47%。

我開出的食療處方,通常都只是「常醣常油」,有些糖尿病患者則必須吃「低醣」,只有極少部分嚴重的患者,才需要吃到「斷醣」生酮飲食。由於肝臟所製造的BHB酮體,對人體細胞有非常強的抗發炎作用,BHB可以抑制NLRP3發炎體(NLRP3inflammasome)所引發的發炎反應。其效果比許多人工合成的抗發炎藥物,甚至類固醇還要強,但又沒有副作用。

人一旦停止吃碳水化合物澱粉,就可以逼迫肝臟大量利用脂肪製造出BHB酮體,BHB進入細胞,在作為燃料之前,可當成滅火器使用,把細胞內的熊熊烈火滅掉,換句話說,肝臟內部原來就有許多抗發炎藥物製藥廠。只是停工中,人一旦停吃碳水化合物,肝臟中的BHB抗發炎藥物製造廠,就被勒令開工。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