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狂追劇 過多「被動娛樂」更孤獨

到了「過度放縱週末」的時代後,這種共同體驗的娛樂卻出現一種扭曲的新形態。這種新的娛樂模式是馬拉松式的,而這種馬拉松卻是一種單人的作為。

電玩遊戲永不結束 無形中蠶食週末甚至人生

近年來電玩產業的龐大商機,已經遠遠超過電影和音樂產業;這不禁令人聯想到居住地下室的蘑菇男人(可以想見,大多數應該是男人):長期不見天日、也沒有生活可言,成天戴著耳機互相射擊。不過,電玩遊戲並不全都是被動的娛樂形式。

死忠遊戲玩家的另一半或許會抱怨自己成了電玩寡婦或鰥夫;但有趣的是,根據網路研究人員證實,如果夫妻雙方都一起玩雙打遊戲,那麼電玩其實可能有益於婚姻,這等於是一種強化版的共享娛樂。

再說,多數遊戲都是互動式的,而且是跟其他玩家一起參與,即使彼此的連結是透過網路遠端連線的。相較於一個世紀前的娛樂活動,電玩遊戲(無論是APP或是線上遊戲)不同之處在於它們與時間的關係:電玩遊戲不必結束。

每本書都有最後一章、每場棒球比賽都有最後一局;但打電玩遊戲時,你的生命值極有可能永遠不會歸零。由於它們永不結束的特性,電玩遊戲可能無形當中就蠶食掉一個人的週末,甚至人生。

週末狂看電視上癮 影響家人相聚時間

當然,以前人們針對電視也有過許多相似的評論,說它是讓人智商變低的「傻瓜映像管」。正如尼爾.波斯曼(Neil Postman)於一九八五年提出的警告:我們正在「娛樂至死」。

我認為,狂看電視比我們以前數十年來狂聽廣播的情況還更糟糕。它不但更加被動,還會不斷偷走我們的白天和黑夜,我們卻絲毫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如果你坐在電視或電腦前觀看每一季的《法庭女王》,其他什麼事都不做,就要花掉你整整三天的時間。要是觀看完整七季的《白宮風雲》,則會蠶食掉你整整五天的人生。再說,久坐還會對生理造成影響,包括行動遲緩和體重增加。

況且,狂看電視還會把你變成一個混蛋。我之前在追《幸福谷》這部英國連續劇,主角是約克郡某毒品泛濫小鎮裡的一名女警。我花了整整五天看完八集,其中還包括一個週末,我整個人、整個心神全都沉浸在劇情當中。

當我小孩沒有早點上床睡覺、好讓我回去追劇的時候,我就會責罵他們。我甚至裝病不跟家人去吃早午餐,故意營造出碰巧可以看電視的機會:「我只需待在一個涼爽陰暗的地方(如地下室),躺在某個舒適的家具(如沙發)上,剛好它對面就有一台……嗯,怎麼說呢?一台電視吧?」這真的很卑劣,不過還是結束了(這跟上癮不一樣)。但在接下來那一週裡,我都在為自己跟那名傲慢自大的倫敦東區警察局長結束單方面關係而哀悼不已。

一個只有被動娛樂的週末 是白白浪費的週末

在一項針對狂看電視的研究測試裡,受測者聲稱自己在看完最後一季連續劇後,會感到沮喪。投入大量時間的你會得到什麼樣的回報呢?那些曾經常跟你出去的朋友不再理你。從好的方向想,《幸福谷》真的很好看。在當今電視的黃金時代裡,電視節目不再像以前不費腦力,人們很容易沉迷劇情當中,一下子六個小時就過去了。一九七○年代時,星期六我可以一整天連續觀看《脫線家族》、《愛之船》、《歡樂時光》和《神祕島》,這都是電視台特別安排讓觀眾看個過癮的大放送。

借用伯特蘭.羅素的話來說就是:一個只有被動娛樂的週末,是白白浪費的週末。當然,我們偶爾都需要滿足自己的欲望,去看一場多倫多藍鳥隊的棒球比賽,或是看一整季的《波特蘭迪亞》。無法否認地,做為一名旁觀者,能夠得到一瞬即逝的快感,讓整個人振奮起來。

把被動娛樂變得社交化 週末就會過得更好

然而,過多的被動休閒只會危及本來就已經匱乏的臨在感。過多的被動休閒是一種唯我獨尊,缺乏與他人之間的接觸(跟別人共享一個空間),而後者正是建立社群不可或缺的元素。

隻身一人的追求可能帶來孤獨感,但我們今日的生活卻大多設計來體驗孤獨,這是前所未有的。感覺上,科技正在一點一滴把我們推向符合自身審美觀的洞穴。在那裡面只存在我們感興趣的事物、聆聽自己專屬的音樂、閱讀我們手機推薦的文章,我們全然是透過本身唯一的鏡頭去觀察世界。

我們已經固化自己的社交習性和品味,確立自己想做的事和經驗,一切都沒有再延展的必要。此時不妨聽從專家的建議:盡情放縱吧!選幾個你非看不可的節目,但不要通宵追劇。

「害怕錯過電視節目症」(FOMOTV)肯定會偷走你的週末;確保你好好吃頓飯之後再來觀看,而且別在臨睡前看(這可能會干擾睡眠)。最好找人陪你一起看,邊看邊聊天(沒錯,就是聊天!)。把被動娛樂變得更加社交化的話,你的週末就會過得更好。

更多健康資訊,請上《優活健康網》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