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忍受獨處、希望子女隨傳隨到...30年資歷臨床社工師:教你5招應對「依賴型父母」

無法忍受獨處、希望子女隨傳隨到...30年資歷臨床社工師:教你5招應對「依賴型父母」
依賴型父母的行為特徵:

•無法忍受獨處,希望你能時刻相伴

•與你分離在即時,立刻表現出身體的不適或明顯的不快

•對成年子女及他人提出無理要求

•緊緊依附某人(如女兒),凡事皆靠其打理

•無法自行作主或為決定負責,一丁點瑣事都要仰賴子女或他人

•你知道他╲她需要協助,但他╲她卻堅持不肯讓人幫忙

艾爾提心吊膽地撥了電話。此刻他站在劇院大廳的公共電話旁。布幕即將在幾分鐘內升起。他們夫妻倆剛在附近餐廳簡單果腹,便匆匆趕來。但在享受一晚娛樂時光之前,他深知如果沒有先給母親打這通電話,後果將不堪設想。這是慣例。只要他沒辦法過去她那兒,就一定要電話稟報。這會兒的問題是:他比平常晚了半小時打電話。

他不確定母親會如何反應,有時她並未留意到電話來得有些遲,甚至有時即使注意到了卻也沒怎樣。可惜今晚不是。當他對著接通的話筒送出溫暖的招呼:「嗨,媽」,耳朵傳來的是冰冷憤怒的聲調:「你到底去哪裡了?我找了你整晚!」

「媽,我在劇院。蜜莉安和我今天都忙到很晚,我們差點來不及吃晚餐。我得在2分鐘內入座,不過我想先打來問看看你今天好不好。」

「我好得很。」母親的答覆既冷又硬,隨即切斷電話。「你知道嗎?她掛我電話。」艾爾步出電話亭對蜜莉安說。「希望你沒嚇到。」蜜莉安邊說邊坐下。艾爾是沒被嚇到,畢竟他可說是訓練有素了。但不管經歷過幾回、又拚命努力不要在意,仍不免感到受傷。

接下來整晚,他的心思在舞台和方才那通電話之間遊走,不斷地想:「究竟該怎麼做、怎麼說,才不會變成這種局面?」過去的慘痛經驗讓他學會要及早打電話去,而為了讓媽媽開心並消弭自己的歉疚感,他更是每週去探望母親2、3回。

話說回來,「開心」是個相對概念。事實上,艾爾88歲的母親碧,從來都不開心。就艾爾記憶所及,媽媽向來總是抱怨個不停,隨著年老體衰更是變本加厲。以往有寵她的老公、聽話的孩子和穩定的經濟狀況,她還算過得去;如今老伴走了,自己的健康狀況又不佳,她可有得抱怨了。

艾爾記得小時候,母親每晚焦急不已地等待父親回來的畫面: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父親準時7點踏進門,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母親總是這句招呼:「你上哪兒去了?為什麼不能早點回家?」

這份依賴與日俱增,如今沒了老伴,她便指望兒子隨傳隨到。艾爾其實樂於照顧母親,問題是,他想著連自己想輕鬆看場戲都不行,這也太沒道理了。他該怎麼做才好?

對父母的要求設定界限

跟一般人遇到同樣情形時一樣,艾爾和蜜莉安的某些反應是身不由己,但卻對事情毫無助益,比方說他們會怒氣高漲以致失去理智,然後對碧大小聲。然而,無論父母讓你多麼受挫,憤怒無法解決問題,反而只會讓雙方更難過。母親看不見自己的問題,只看到兒子容易暴跳如雷;就算她在你的強勢之下道歉,她也完全沒有理解原因何在,更無法記取教訓。

此外,艾爾夫妻倆還會試著跟碧理論。劇院風波後第2天,艾爾和他母親的這場對話,描述了這麼做有多麼無濟於事。

艾爾: 媽,你要我每晚打電話給你,但我偶爾總會有事啊!就像昨晚我和蜜莉安去看戲,但我還是有想到要打聲招呼免得你擔心,所以從劇院打給你。

碧: 你到6點都沒來電,簡直把我急瘋了!你有空做這做那,就是沒空給老媽打個電話。

艾爾:(逐漸失去耐性)所以只要我沒準時打來,你就開始擔心。但你應該了解,我不可能每次都能準時的嘛!

碧:(不吭聲,眼神冰冷)

艾爾:(怒氣分秒攀升)我真沒見過像你這樣不講理的人。我不可能每次都達到你的期望。好吧,如果你不肯改,那就準備擔心吧!

其實,艾爾從劇院致電母親後的反應,是不是跟母親對他的態度很像?他覺得自己遭到拒絕,還被掛電話,不禁怒從中來,便對母親指出她應該要有的表現,而這正是母親每次對他不滿時會有的反應。如果你的父母與碧有那麼點雷同之處,你一定會感同身受,但請小心別有樣學樣。

心中累積了那麼多怨氣,艾爾不免會發火,對象自然是母親—都是她,總愛牽著他的鼻子走,又老是那麼不講理。可是一旦冷靜下來,艾爾又回頭責怪自己:媽媽對其他人並不會這樣,那麼或許是自己有問題。

在這些冷靜時刻,艾爾便會再次跟母親講理,希望她能有所改變,雖然從來沒用。但要期待像碧這樣終生依賴慣了的人獨立,未免太不切實際。艾爾若想要好過些,就得從另一面切入:調整自己回應母親的模式。

我們告訴艾爾,他不能為了不惹母親生氣而總是順著她,這樣長久下來,他一定會受不了。我們向他解釋,他得先想好自己能做到的合理範圍,然後堅持原則。這方法也適用於你。假如你母親總是催促你前往探視,而你認為沒必要或你不想如此頻繁,就想好最恰當的頻率;假如你母親太常來電,有時不妨讓答錄機來應付。

一開始,你母親大概會不高興,可能也會一直念念有詞,但你必須堅持下去,因為那是你的底線。為了自己好,你必須如此。也唯有如此,才能維護你與母親的關係。有時你可能需要某種提醒。我們就建議艾爾,準備一個行事曆,在上面加註探望母親和打電話的日期。「跟蜜莉安一起決定好,然後把它貼在冰箱門上,提醒彼此有這份承諾。」

艾爾接受勸告畫出界線。要這麼做很不容易,但非常值得。現在艾爾有了新的對策,他把母子見面的次數降到一週一次,期間的電話聯繫也採取不同態度,正面回應媽媽的每一個抱怨。他強調自己能夠做的,不談他辦不到的事,而且不為此自責。最重要的是,他不再聚焦於彼此的爭執,而能開始同理媽媽心底的不好受。

艾爾從諮商師那裡學到最重要的一點是,像他母親這樣的人何以會如此。那是出於讓她飽嘗終生的痛苦和不滿,那些陰暗面化為人格,並透過種種麻煩行為傳遞給他人,自己卻渾然不覺。表面上看來,她自己應該清楚這一點,畢竟她是這麼聰明。但其實這些行為沒有理性可言,也與智力無關。艾爾現在的態度背後,是對這項重要事實的理解。

一旦對母親的人格舉止有此認識,你就能像艾爾一樣停止憤恨和受挫,轉而同情與憐惜她所承受的折磨。你會比較知道怎麼應對,讓彼此不再那麼劍拔弩張。想產生這種理解,可以努力回想母親或其他親人曾提過有關她早年的任何事情。我們有位個案這麼形容:「了解我媽之後,我便不再那麼恨她了。」另一位則更上一層:「我因此更愛我媽了。」

★當心別步上父母的後塵。

★不要責怪自己或父母。找代罪羔羊只會讓問題惡化。

★不用跟媽媽說理,她的行事本就不是出於理性。

★事先說好你辦得到哪些事,做不到哪些事。

★保留彈性,照顧自己。學會減壓,幽默是萬靈丹。

書籍簡介

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如何陪伴他們走過晚年,而不再彼此傷害?

作者:葛瑞絲・雷堡, 芭芭拉・肯恩

原文作者:Grace Lebow, Barbara Kane

譯者:劉慧玉

出版社:橡實文化

出版日期:2018/05/17

作者簡介

葛瑞絲・雷堡(Grace Lebow)、芭芭拉・肯恩(Barbara Kane)

兩人皆為資歷逾30年的臨床社工師。1982年時,共同在美國馬里蘭州貝賽斯達(Bethesda)創立「暮光服務網」(Aging Network Services)——一個全國性之照護網路,旨在協助個別家屬對家中長者的關懷照顧,並解決親人散居各地所帶來之種種問題。

譯者簡介

劉慧玉

美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MBA,曾任職市場行銷研究顧問公司包括:英商Kantar Worldpanel及美商A.C.Nielsen。譯作包括:《航向成功企業的55種商業模式》、《無體行銷》、《死亡手術室》、《六頂思考帽》、《丹麥人為什麼這麼有創造力》等數十本。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