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等待、屈就 揭第三者說不出的苦

與普通戀愛關係中計畫內的常規活動不同,第三者的戀情是飄忽不定,時斷時續。她沒有料到「情人何時有空的問題」,對她的生活會形成多大的限制。她沒有料到,被迫日復一日、週復一週地根據情人的計畫來調整自己的時間,會改變她原本的生活模式,只為了在他擠得出時間的時候,她也能有空。

她也沒有料到,等待和被放鴿子,會帶給她無力感。無法計畫自己的時間而導致的無能感,與她對節日的感受形成鮮明對比。從一開始,她就知道情人會與家人一起過節,也曉得自己在節日裡會是一個人,對此,她已做好準備,明白當天會是什麼情況。

●他總是和他的家人過節。我有其他朋友和事情,遇到節日,我總是有一大票朋友。

●我從未把他列入一起過節的主要名單中。我跟我的侄子、侄女很親,我就是那麼過節的,和他們在一起。

由於預期到節日會比較難受,所以她可以自己做計畫,而且也確實這麼做。節日對她來說,就像是放一個不用受他制約的假一樣。諷刺的是,男人能送給她的大禮,就是保證不占據她的時間。原本說好的事情取消了,遲到,提前離開,或者乾脆不來,不打電話……通常這些不僅意味著對別人時間的不尊重,也表示對他自己不尊重。

對於受到這種忽視的第三者來說,除了時間表和自尊心面臨危機,原以為找到了理想男女關係的幻想也面臨危機。不管這段理想的男女關係是浪漫愛的變奏、平等的關係,還是其他故事的版本,大部分第三者會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們被自己的幻想耍弄了,因為已婚情人的實際行為證明了這段戀情並不美好。無論是她的感情或她本人,都無法得到他深深的尊重。

他可能不尊重她的部分原因是「她是個第三者」,這種身分是受文化所汙名的,被判斷為不正當、有罪的。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要完全脫離這些文化刻板印象很難,就算他有和外遇對象直接相處的經驗也一樣。無論她是多麼「好」的女人,不管她多聰明、美麗、善良、性感及有同理心,「第三者」還是一個被汙名化的身分。

不被尊重的感覺

有個開了七百公里路程去與已婚情人相聚的女人說:

為了去他那裡,我開了好久的車。我到了,但他對整件事的態度都很傷人,我真的感覺自己是「第三者」。我打電話到他工作的地方,他安排了一個地點會面,得開鄉間小路。我終於找到了那裡,我們去了一家汽車旅館,上床,聊了一會兒,接著他就回家了。那裡是費城,我以為他會安排我待在城裡,他卻說:「呃,我可不希望你出現在我家門口。」他說「你」的語氣裡,帶著一絲嘲諷。

男人可能不全然尊重她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對自己的不忠有負罪感,並且把第三者看成自己出軌的起因。如果他因自己的婚外情而不安,因為怕被發現而感到羞恥和恐懼,就可能表現出不理會她的需要和感受,以發洩自己的不良感覺。

有個女人在出差開會期間,與已婚情人在旅館合住一間房,她說:

電話鈴響的時候,我不能接電話。走在街上,他不肯牽我的手。在電梯裡,他假裝不認識我。最後一天早上他準備離開,我們整理行李時,發現他的兩件襯衫上有我的化妝品漬,是白襯衫,他就把它們放在牆角。我說:「你忘了拿你的襯衫。」他說:「不是,我不能把這些衣服帶回家。」這讓我有一點「我不乾淨」的感覺。他把我放在「第三者」的地位。

還有一個丈夫,妻子懷疑他有外遇,他對在一起的第三者說:

我告訴我太太說那個人不是你。我是要維護你的名聲。

在這種情境下,是男人自己對婚外情的不安,讓他冒出「第三者的名譽需要保護」的想法。由於這樣的戀情不被社會認可,是祕密進行的,因此,他可以把第三者視為「壞人」,是具有潛在危險性的人。或許男人相信自己也是道德的棄兒,便可能把情人定義為罪惡和亂性的一方,來減輕自己的負罪感,彷彿朝她扔石頭能夠贖自己出軌的罪。

如果他的攻擊正中要害,將帶給女人極大的困惑和苦悶。而若是成功地激發了她的負罪感,他便可以放心去確認女人對自己的忠誠。她的難過正中他下懷。

他打電話給我,指責我到處亂搞,還說他知道我在到處亂搞。我一直是在家裡看書。我最後在電話裡為自己辯解了,但我掛斷電話之後,非常有罪惡感。真不懂我為什麼沒有去找男人呢?我想,可能我是應該這麼做。我做過嗎?可能是在我夢遊時吧。我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就算只是跟另一個男人說話,都有罪惡感。我會想:哎呀!我又要聽到他罵人了。或者,心裡的罪惡感會強烈到讓我非把這件事告訴他不可。

更多健康資訊,請上《優活健康網》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