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半聾半瞎,還是堅持每月看2500位病人…執業38年精神科醫師的體悟:學習跟新的自己和平共處

他半聾半瞎,還是堅持每月看2500位病人…執業38年精神科醫師的體悟:學習跟新的自己和平共處
精神科名醫江漢光精研憂鬱症、失眠及失智症,曾任三軍總醫院精神科主任。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看不清楚也聽不清楚,但因待人親切幽默,加上願意傾聽病人說話,即使退休多年,每個月還是要看2,500名病人。他近年成了低頭族,笑說自己是重度成癮者,原因很簡單:「手機螢幕夠亮,我比較看得到。」

江漢光受訪表示,他幹這一行38年,從未想過在執業後期半聾半瞎,現在能做的是努力維持右眼及左耳功能,因精神科就是看人及聽人說話,不管左耳或右眼先「玩完」,他執業生涯也玩完了。

江漢光說,他不信鬼神宗教,但真的覺得很神奇,他雙眼和雙耳從小就不好,高度近視又不易排出耳屎,但這輩子幾乎沒感冒過,365天幾乎都穿短袖,天氣冷時最多披件外套,「上次感冒…...好像是博士畢業那天吧!」

江漢光說,他爸媽都是「千里眼」,視力好得不得了,但他小學畢業時雙眼近視就900度,大學畢業後2,000度,眼鏡鏡片超級厚,病人發現說:「醫師你鏡片真厚,怪不得這麼有學問。」但他心想:也有人很會讀書卻是「千里眼」,他知道他是體質問題。

10多年前,江漢光左眼視力愈來愈不行,眼中直線都變歪斜,看電腦得貼著螢幕。求助台北榮總眼科醫師李鳳利,不只確診白內障,也因高度近視併發黃斑部病變及視網膜病變。李先協助他更換水晶體,讓他看清楚一點。

曾有朋友建議江漢光開刀,在視網膜剝離處打雷射,再趴床2周休養。江漢光說,他一個月要看2,500個病人,2週會影響1,000多人,幸好精神科是預約制,好不容易安排好所有預約診,跑去台大醫院掛號,醫師卻坦白告訴他:「不用做了,沒用!」

江漢光說,感謝這名醫師的「絕情」,視神經萎縮退化真的難搞,所以他放棄手術。只是,左眼前陣子退化,有嚴重飛蚊症,眼前不是蚊子飛,而是大片雲彩飛,現在只剩光影,看東西完全靠右眼,戴上眼鏡雖看得到,但一樣模糊。

禍不單行,江漢光右耳聽力也在16年前突然聽不見了。

江漢光說,他從三總退休後到地區醫院工作,曾在5家醫院及診所來回跑。某天從啟誠聯合診所看完夜診回家,吃太太準備的宵夜,吃到一半卻突然眩暈昏倒,清醒後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當時一通電話打來,江漢光習慣用右耳接聽,卻聽不到聲音,還問太太:「怎麼沒聲?」太太接聽發現對方是兒子。電話沒壞,是江漢光右耳壞了,他罹患「突發性耳聾」。

為了挽救聽力,江漢光有3到4年到處看病,針灸及推拿都做了,期間醫師友人建議他不防試試高壓氧治療,一次友情價1,800元,但做了20多次,完全無效。

江漢光說,某次他去掛當時台大耳鼻喉部主任許權振的門診。許醫師鐵口直斷「這不會好」,詢問他的生活史,指責他門診時間排太滿,要減輕生活壓力,該吃就吃、該睡就睡。

江漢光說,他是醫師,常覺得這是「廢話」。但疾病纏身,痛定思痛按許醫師的話停掉3個門診,可能是生活負擔減輕,右耳聽力一度變好,可惜又發生嚴重中耳炎,打抗生素3個月,還買回診所自己打,至今已完全聽不到,左耳聽力也剩8成。

江漢光說,右耳失聰的壞處是無法定位,很難判定誰在哪裡對他說話。走上大馬路,車水馬龍會讓他幾乎聽不清楚任何聲音,太太會固定走他左側提醒路況。幸運的是,他執業環境算安靜,聽病人說話沒有問題。

只是,搭飛機、搭車上山或搭電梯超過15樓,因半規管功能不良,耳朵會耳鳴嗡嗡叫,非常不舒服。江漢光說,記得有陣子常上電視台錄節目,錄影棚在20幾樓,因無法一趟搭上去,只好每搭10層樓就出來休息,讓耳朵舒服一點。

「人生無常,任何病痛都很痛苦難過,特別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江漢光說,他適應很久才逐漸面對與接受,幸好他有一項特質是人很平和、特別不緊張,他不是不在意視力及聽力喪失,而是學習跟新的自己和平共處。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