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擊搶救到病人肋骨都斷了好幾根…」一位醫師的悔恨告白:當初為什麼要讓他死得這麼痛苦

「電擊搶救到病人肋骨都斷了好幾根…」一位醫師的悔恨告白:當初為什麼要讓他死得這麼痛苦
雖然有9成的人都盼望能平穩死,但實際上卻只有1成的人如願以償

你希望在自己的家中平穩祥和地迎接死亡到來嗎?還是希望在醫院中一邊接受延命醫療一邊等待死亡呢?如果被這樣問到的話,恐怕會有9成的人都會回答希望能在自己家中平穩祥和地迎接死亡吧。

但是相反地,在現實生活中只有不超過1成的人能在自己家中辭世,剩下的9成幾乎都是在醫院或照護機構等自家以外的場所、恐怕還一邊接受著各式各樣的延命醫療中等待死亡降臨。

就算有高達9成的人都希望能在家中安穩辭世,但實際上只有1成的人能夠辦到,而這正是我們一手造成的現實。

至於為什麼事態會發展成這樣呢?其中之一的原因是患者本身太不瞭解臨終醫療的實際情況。

「只要一想到死亡就覺得太可怕了」、「死是禁忌話題」、「光是想像親人與心愛的人死亡就害怕得不得了」,像這樣逃避思考死亡的人並不少。

雖然我現在經常接受邀約,演講有關於平穩死的知識,但我可以清楚感覺到大家都是以事不關己的態度聆聽有關死亡的話題。大家心裡都不願意去思考關於自己終將死亡,比起思考這種事還不如盡情活在當下,我相信這絕對是很多人真正的心聲。

結果到了自己或家人走到人生盡頭,被逼著要面對嚴酷事實的時候,只能慌慌張張亂了分寸,狼狽地舉雙手投降,任憑醫院或醫師的擺布。人生的終點完全交給根本不瞭解本人對於生死的想法、也不清楚本人生活樣貌的陌生人——也就是醫師全權作主。

但是如此一來,患者本人與家人真的能夠認同醫師的作法嗎?在人生的最後以這樣的方式結束,難道不覺得悔恨嗎?我認為大多數人都是因為將自己人生最後的醫療自主權全權交給別人,才會導致自己沒辦法得到盼望已久的平穩死,難道不是嗎?

另一方面,在醫療端這方也有問題。醫療的使命是將患者的生命延長1分鐘、甚至是1秒也好,所以就算明知道患者所剩下的時間不多,只要一停止延命醫療,醫院及醫師就會自認為這是醫療的失敗。

因此,所有的醫療體系在面對生命垂危關頭時,無論如何都會以盡量延續生命為最高指導原則。不過,即使真的延長了一分一秒,所加諸在患者身上的是多了好幾倍的痛苦,這樣又有什麼意義呢?

就算醫師心中有意識到這一點,但只要一想到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接下來可能就會被家屬告上法院,便無法輕易停止進行延命醫療了,因為不管怎麼說,用盡各種手段延長患者的性命總是無庸置疑的正確法則。

在我剛當上醫師的那段時期,也是一心只想著要延長患者的生命,當患者越是年輕、病情越是嚴重,我就會盼望患者能多活一分一秒也好,卯足全力地想辦法施予治療。

當年,有一幅景象讓我怎麼也忘不掉。那時我還是一名年僅26歲的實習醫生,負責照顧一位年輕的白血病患者,他剛好與我同年,因此激起我強烈的念頭,不管無論如何都很想幫幫他,不希望他這麼早就結束生命!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