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餐一杯冰奶茶,自然損傷脾陽!中醫師的「12字箴言」:教你排出體內陳年寒氣

每天早餐一杯冰奶茶,自然損傷脾陽!中醫師的「12字箴言」:教你排出體內陳年寒氣
排寒十二字箴言:戒「冰冷寒涼、燒烤炸辣、濫補濫清」

何以要戒「冰冷寒涼」?

臺灣地處亞熱帶,我們很容易不小心就放鬆警戒,誤食生冷;尤其天氣熱到爆時,冰冷或涼性食材,更易入口。看診時總有病人向我告解,錯食什麼,出現什麼反應,實在族繁不及備載。3、5顆小小的櫻桃,大男人吃了都胃中痞塞,必須直灌熱茶,後來腹瀉才解。夏天灌常溫礦泉水,就準備腹痛排稀軟便吧!古代奉茶,夏暑遠途跋涉者,必在其茶水中灑上少許米糠,不欲其速飲,思之不無體恤與護生之意。

已經微調、體氣提升的身體,感知靈敏,它會用各種方式,如頭痛、噴嚏、鼻水、咳嗽、胃痛、腹瀉……等方式,從體表、從七竅,自行排除外來的寒氣或邪毒。這些都不是「病」,只是身體的自救行為,給它能量,讓氣塞消融、排出體外,就能恢復平衡了。

一位12歲鼻過敏嚴重的小女生,一進門,不必把脈問診,就被我一條一條算出她有那些毛病。被我這麼一嚇之後,她居然能在朋友吃冰時,別過頭去哭,就是不再碰冰冷。暑假過後,硬是長高2公分、瘦了2公斤,肚子游泳圈消失,腰線出來了。她爸爸複診時問我:「以後真的不能吃冰了嗎?」,我桌子一拍:「廢話,當然不能!」

這是一條不歸路,發現身體自行運作的美好韻律,會明白一切都值得。任何食物飲水,只要低於體溫,吃進肚裡,就會消耗我們的能量。即使夏天,常溫水還是低於體溫,一樣耗散元氣,初時無感,久之寒氣必積聚,遑論退冰、去冰的飲料、水果。冰過的食物,藏有寒氣,即使退冰,寒氣仍在。夏天一樣要溫熱飲,有人會因而出汗,這樣也能多少排一些溼氣。 某位溼熱頗盛的病人,原來有個習慣,早起空腹必喝一杯冰涼的奶茶,再展開一天的生活,殊不知寒涼傷了脾陽,導致脾失健運、運化不及而堆肥,甚至疲態百出。不要說感冒咳嗽時不能喝冷飲,一般情況下,中醫就是反對冷飲,因為不自然,傷陽氣,久了當然動搖根本。

有患者去參加健康飲食推廣,推廣者是位曾經罹癌症的女士,據說她因改成生食才得以存活。因此鼓勵大眾多生食,如苜蓿芽、小黃瓜、紫高麗菜等「健康飲食」。這位女士一日2餐生食,長期下來喉中有痰,是溼毒,後來調整為只吃早餐,不過仍堅持喝精力湯和生食。

我認為當年可能種種原因,比如以前喜熱燥炸烤飲食,且體氣較實,所以生食矯正,救了罹癌的她。但長期下來,年紀漸長,體氣漸衰,消融生冷寒氣的能力退化,日久必然為害匪淺。

何以要忌「燒烤炸辣」?

年輕男女嗜食炸辣,好肥甘,加以冷熱不調,或情懷抑鬱,身體處在慢性發炎的狀態,易長瘡瘍癰膿。癰疽疔癤看似熱證,其根實為寒為虛,若根結不去,仍嗜食燒烤炸辣,病難盡解。若成膿,一般多以外科引流消炎處理,如此寒溼毒熱雖隨膿出,可麻醉藥及消炎藥之寒毒亦隨之而入,至於過用寒涼,以致腫硬根腳難消之流,當然只有開刀一途,所遺禍害更大。

我自己偶有類似經驗:吃了一些炸物(一條菜豆、一小塊蕃薯),及含辣椒的食物,左側頭皮冒出一粒疔癤,晨起稍消。當晚又吃兩小塊芝麻餅,左耳開始隱痛,那痛勢逐步增強,回家累得昏睡過去,早上醒來,發現耳後一粒小疔已成形,而且聲音微沙啞……。

適逢週日,我吃了幾包爸爸配的藥,痛勢已減,疔癤已消。這是風火相搧所致。所有具體物質皆蘊藏能量,食物尤其明顯,而且隨處置方式而改變質能,生熟異性,大家耳熟能詳;但「橘逾淮而為枳」,可能就被輕忽了。

生冷固然不宜,燒烤炸辣也還是少碰為宜。例如:麵包、餅乾、薯條、科學麵、蠶豆酥、花生糖之類,經高溫處理過的燥烈食品,能助熱動火、傷津劫液,溼鬱的人氣機不暢,在不流通的情況下,再投入燥烈物,這樣一攪和,瘀結於焉形成,易令急性發炎或感染加重、擴散。

燒烤兩字的重點在烤,以紅燒手法烹煮沒有問題,小烤箱加熱一下也行,只要不烤到酥脆的程度即可。寒氣未除,拘僵覆表,過度食辣只會更添鬱熱,寒鬱化熱體質者,更應避食。病從口入,證諸臨床,洵然不誣。

何以不能「濫補濫清」?

一般人到4、50歲,職場、家庭蠟燭多重燒,先天本錢已虧耗殆盡,前更年期是最佳的調理時機。同樣攝護腺肥大的症狀,4、50歲與6、70歲的用藥效果就差很多,前者短期見效,後者要吃更多、更久的藥,效果才會出來。

但調補必須有章法,不是自以為缺什麼補什麼。人在不同進程,體氣經脈鬆柔程度不一;加之不同節氣,身體有方面面面的考量,經常不是我們表相所見,豈是別人吃得,我也吃得?那極可能是你的毒藥,千萬謹慎。

沒有醫理為基礎,補藥可能是毒!

西藥、中藥、保健食品,醫師開的、什麼人(電台、購物台、隔壁歐巴桑……)推薦的、自己買的……這些藥究竟是在促進還是戕害健康?臺灣人喜歡嗑藥,把藥當「食物」的習慣,真令人嘆為觀止,不問體質、病因,只要認定這是「好」藥、有益於人體,就儘往口裡塞。

一位開銀樓的老大哥,非常喜歡中醫,到處上課,也自行配製補藥,一做就10斤。他遵從某老醫之祕法—每服各色丸劑均加入紫河車兩付(現多以豬河車代之),不但自己吃,也和他的顧客分享,這很像在菜市場買東西,問題是這不是健素糖,是藥耶!

此君60出頭,最後因急性膽囊炎遷延誤治往生。他一開始堅拒西醫,也沒找對有緣中醫,後終送至西醫。起初被誤診為癌,一家醫院認為是肝癌、另一家醫院認為是膽囊癌,開刀後發現都不是,只是膽結石!

他的原始病因應是誤信某老師的「限水」觀念,每天喝幾小杯老人茶的水量,加上未對證根本治療,濫服補藥所致。他特愛中醫、卻也莫名其妙死於中醫!中醫最引以為傲的不是藥,藥人人可得,藥商、藥鋪、學過皮毛中醫者,甚至在菜市場,誰都能琅琅上口,隨意開幾個方治病。沒有縝密的醫理為恃,用藥施之於人身,豈不危極?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