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0歲爸爸負債跑路,她的人生就剩下怨恨...幾乎沉默的諮商,如何治好女孩7年的「憤怒病」?

自10歲爸爸負債跑路,她的人生就剩下怨恨...幾乎沉默的諮商,如何治好女孩7年的「憤怒病」?
很多、很多的人對於心理治療真的一點概念都沒有,每一次的回答幾乎都不外:「我很嚴重嗎?為什麼要心理治療?」不然就是:「什麼是心理治療?是聊聊就好嗎?」

更大的問題是,這幾年下來,多了很多的心理治療工作室,也有專做心理治療的精神科診所,這個情況卻似乎都不見好轉。對照目前網路上一堆貌似專家的網紅,什麼「一句神回覆」,還有越來越多網路不理性的攻擊事件,似乎在說明一件事「這個社會在退步嗎?」

所以我要講一個實際的案例,希望讓大家知道:一,不是很嚴重才需要心理治療;二,甚至不講話也可以做心理治療。

就叫她小佩吧!17歲,在一個蠻好的高中讀美術資優班,2年級。從學校坐火車到家要1個小時,所以她平時住在學校宿舍,只有週末假日才回家。她的情緒不太穩定已經有1年多了,在學校總是板著一張臭臉,不愛跟同學講話,甚至會罵同學,這陣子還常常鬧情緒,有時在家會摔東西,所以被媽媽帶來我的門診。

你覺得這樣嚴重嗎?跟思覺失調症、長期繭居在家,還有割脘鬧自殺的病患相比應該一點都不算嚴重。對精神科醫師來說,下一個憂鬱症的診斷,再開個抗憂鬱的藥,會是一件相對容易的事。

但是要一個常常鬧彆扭、又離家在外的青少年,每天吃藥應該是不可能的任務吧?而且,對這個年紀的青少年個案,單靠藥物治療往往是不夠的,她們的身體與心靈都正在成長,卻同時也要面對內在世界和外界環境很多的變動,心理治療〈幫忙自我的瞭解、解決家庭或學校的問題、處理親子與同儕的人際關係〉幾乎是一定要的。

我一向很敏銳的直覺告訴我,這不是單純的憂鬱症,小佩的臉上有一些很特別的東西,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快樂,而且不快樂很久很久了,當下決定開藥之外,解決問題的關鍵應該是深入的心理治療。

我不知道小佩怎麼想,但是很清楚的知道,這是媽媽所期盼的,當她聽到我提議要做心理治療的時候,她臉上如釋重負的神情說明了一切。但是問題來了,小佩回到家的時候往往已經是禮拜五的晚上8、9點了,還要先回家卸行李、梳洗一番,所以也只能利用週末假日的時間了,就週六下午2點吧!要做心理治療者的人往往有一股傻勁,願意在下班之後工作。

第一次的治療總是先聽聽病人談她的家庭、成長,了解她旁邊重要的一些人與事。其實小佩的故事有點可憐,她家原本是蠻有錢的,祖父留下了不少的房地產,有一陣子她們還舉家移民到阿根廷。

她是爸爸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吃好的、用好的,從來不需擔心錢的問題,媽媽不斷地在抱怨爸爸簡直把小佩寵壞了。這樣美好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她10歲的時候,因為爸爸瘋狂地迷上玩石頭,聽到哪裡有奇珍異石,就不惜重金一定要把它弄到手,根本無心經營事業。就這樣生意垮了,也被人家用根本不值錢的石頭騙走了一大堆的錢,小佩的父親為了逃債跑了,留下她、媽媽,和哥哥

她們搬回了台灣,回到媽媽的娘家,後來媽媽找到工作,哥哥也很爭氣地考上了大學,這個家庭慢慢地又站了起來。小佩雖然一直無法適應台灣的學校生活,也交不到朋友,還是考上了很好的高中。後來從跟著我看診的護士那裡,我間接得知小佩媽媽平時在從事大樓清潔打掃的工作,但是媽媽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藍領勞工,她長得高高的、白白的,氣質很好,講話輕聲細語。

從養尊處優的少奶奶變成一個揮汗努力工作的清潔工,那是多大的轉折啊!可以想見媽媽一定也憂鬱過,怨恨過,但是做一個媽媽,為了養育小孩,就是有那種一定要堅強,一定要撐下去的本事,但是小公主沒有。

小佩算是一個蠻漂亮的女生,遺傳了媽媽高挑的身材與白皙的肌膚,五官漂亮、秀氣。只是小佩看起來,跟她的年齡17歲一點都不像,她看起來不是老而是太早熟了!那張找不到稚氣、看不到笑意的臉,乍看會讓人家覺得應該有20歲了!

雖然說得輕描淡寫,仍可以聽得出她對父親的憤怒與思念,這幾年她只有看過父親1、2次,平常也不會想去找那個總是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也不會負責任的男人。她不想理同學,雖然她們對她都還不錯,但是她覺得她們都很幼稚、很討厭、很笨。是她太早熟了嗎?是她覺得同學家裡都過得很幸福,心裡憤恨不平嗎?還有,她跟媽媽的關係怎樣呢?會不會經常吵架呢?這些重要的問題我還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問。

因為第一次還蠻順利的,那種感覺是第二次應該可以好好地延續下去,輕鬆地從家裡走到醫院的路上,看著透過樹葉間隙落在地上斑斑駁駁的秋日陽光、暖暖的,還有迎面吹來的微風、涼涼的,雖然還要再工作1個小時,這畢竟是一個不錯的週六午後。可是事情就像莫非定律所說的,總是在你所不期待、不願意的時候發生,第二個禮拜從小佩一走進會談室,她的臉就很臭。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