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前兒子握著失智爸爸的手,卻是想逼他蓋章...護理師在病房看見的心痛畫面

病床前兒子握著失智爸爸的手,卻是想逼他蓋章...護理師在病房看見的心痛畫面

我曾看過一則報導,有個兒子承諾會終身奉養父母,父母相信他的話,便將所有財產過繼給他,但他卻沒有依照承諾照顧兩老,生氣的父母於是對兒子提出返還財產的訴訟。

子女奉養父母居然不是天經地義的事,而是必須許下承諾,以作為取得財產的代價——我很好奇這是什麼樣的想法,以及這對父母和兒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事實上,我們身邊也有這種人。

一位80多歲的爺爺有「百億富翁」之稱,一頭白髮梳理得整整齊齊,是名風度翩翩的老紳士。他生平所創建的事業蓬勃發展,不久前仍親自參與經營,非常有熱情。然而他也躲不過歲月無情,幾天前開始有感冒症狀,以為只是單純的重感冒,輕忽之下成為禍根。感冒逐漸演變成肺炎,甚至無法呼吸而被送到加護病房。

第一次會客時間時,中年的兒子和女兒來到病房。兩人看起來都很富裕,兒子文質彬彬,女兒很有教養。

「請你們做所有能做的治療,拜託了。」

穩重的兒子很堅強,心軟的女兒不時擦眼淚。

她接著問:

「請問……家父何時才可以說話?」
「連接呼吸器期間沒辦法說話。」
「那麼,呼吸器何時才會……」
「這要治療後才會知道。」
「那如果移除的話,請通知我。」

兄妹倆就此離去,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再來。

大部分的家屬總在會客時間前,就在加護病房外苦苦等候,深怕錯過1分鐘,這對兄妹因而形成強烈的對比。那天之後他們沒有再來過,卻每天都會打一通電話來確認。

「請問我爸的呼吸器移除了嗎?」
「沒有,還——」
「嘟——」

他們只問這點,從不過問病情,很是奇怪。

會客時間裡,來探病的家屬蜂擁而至,我逐漸對孤零零的爺爺感到心疼。

爺爺平安度過肺炎危險期,終於移除呼吸器,他的家人也在這時趕過來。女兒帶著丈夫,兒子帶著妻子,有時候甚至連幼小的孫子女、自稱是親戚的人都來了,加護病房前來探望爺爺的人從此絡繹不絕。

爺爺的精神時好時壞,剛得到失智判定。女兒每次來,總是靠在他耳邊深情地絮語,兒子則是腋下夾著公事包,握住他的手。

不久前,一名身材壯碩的病人要進行緊急手術,我急忙搬運他時傷到腰,正把繃帶纏在腰上。

「學姊,病房前現在亂成一團!」學妹剛來上班,一走進更衣室就大呼小叫。
「為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就是那位爺爺的監護人,他兒子和女兒,家人分成兩派在病房前吵得不可開交,警衛大哥都來阻止了。」

家裡有病人,家人之間有時的確會產生各種糾葛,主要是因為醫療費用。由於涉及家人的生計,這確實是很敏感的問題。然而,爺爺的子女看起來富裕又有教養,我想應該不會像別的家庭一樣,為了醫療費用而爭吵,因此就沒有再追問下去。結果,我偶然間聽到他們的對話,嚇了一跳。

「爸,你說要給我的土地地契放在哪裡?那是我的對吧?不是哥的吧?你振作一點,對吧!等會兒哥來的時候,一定要這麼說,知道嗎?還有,不是說要給外長孫書允一棟公寓嗎?」

「爸爸,這是您親自蓋章的。」

這時,我才知道女兒不是深情地對父親說話,而是脅迫索取土地和房子;兒子也不是握住父親的手,而是讓父親在不明的文件上蓋章,兄妹之間的氣氛逐漸變得冷淡。爺爺的狀態雖然好轉,眼神卻毫無生氣,在加護病房住院期間,常常一句話也沒有說。

後來爺爺轉到普通病房。有天我在上班途中,見到他愣愣地坐在輪椅上,身旁不是他的兒女,而是陌生的看護。兄妹倆拿走爺爺所有的財產後,再也沒有來過醫院了。爺爺呆呆看著天花板,聽說很快就要被轉送到療養院。

在錢面前,人們的可怕模樣,真是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錢讓兄妹倆變得貪婪,對唯有的血親惡言相向,最後連家人都毫不猶豫地拋棄。他們的雙眼被錢遮蔽,耳朵也被錢堵塞。

大約就是在那時,我對錢財深有體會,並暗自下定決心。雖然不太可能發生,但萬一有天我成了千萬富翁,最後絕不要像他們一樣,成為令人害怕的錢的奴隸。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張凱涵

書籍簡介

我是護理師

作者:金炫我
出版社:春光
出版日期:2019/05/01
語言:繁體中文

金炫我

MERS第一線加護病房護理師。

曾任外科護士,於重症加護病房照顧重症患者長達21年又2個月。韓國濟州漢拏大學護理科、翰林大學研究院臨床照護碩士學程畢業。

除照護患者外,她也期盼能以文字記錄下與患者溝通、共感的護士生涯,時時執筆書寫,並取得放送通信大學國語文學科文憑。2011年起,於《朝鮮日報》、《東亞日報》專欄以連載方式記述醫院生活,致力將真實資訊與讀者分享。2015年,韓國爆發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她以〈護理師的一封信〉一文觸動人心,震撼韓國,更登上《中央日報》。

身為護理師,她長期致力於社會醫病認知、人權問題與護理師待遇的改善。更因其照護專業上的貢獻,及身體力行的照護精神,於2016年獲頒「年度護理師」獎項。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