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那麼差!為什麼別人做得到?」別讓有條件的愛,令孩子一生背著羞愧活著

「考那麼差!為什麼別人做得到?」別讓有條件的愛,令孩子一生背著羞愧活著

剝開一層一層的情緒,羞愧藏在底下

很多時候,情緒就像洋蔥一樣,一層包著一層。 哪些情緒在外層或內層都不一定。 把情緒洋蔥一層一層剝開,焦慮、憤怒和恐懼會慢慢出現, 而在恐懼身後,我看到了羞愧。

「我最近覺得壓力很大,工作做不完,這幾個週末都要跟朋友聚會,讓我非常焦慮。」37歲的潔西一進諮商室就坐在沙發上,倒吸一大口氣。

「很多時候,我們會感到焦慮,是因為底下有好幾種核心情緒需要你的關注,你願意花一點時間去感受一下焦慮底下有哪些情緒嗎?」我邀請潔西閉上雙眼,深呼吸,試著去和焦慮共處。

過了一會兒,潔西把手放在胸口上說:「我在胸口感受到憤怒,我很氣我的主管,她對我們要求很多很不合理的事。」

當潔西和焦慮待在一起夠久,她就感受到躲在焦慮背後的憤怒。看著潔西從一開始無法覺察情緒,到現在能夠辨認並觸碰情緒,讓我很開心。我也一再從每位個案身上看到,當你越練習覺察情緒,就越能夠去感受。

「花一點時間和生氣待在一起。」我再度邀請潔西閉上眼睛,去看看除了憤怒之外,還有哪些情緒?一會兒之後,潔西開始掉眼淚。我輕輕地問她:「現在身體有哪些感受?你觀察到什麼?」

潔西張開眼睛說:「我覺得很恐懼,這個週末要和朋友一起開車到另一州旅遊,行程都是我朋友規劃,我不知道要去哪裡、會去吃哪些餐廳,這都讓我很恐懼。」

「聽起來,內心有一部分的你對『未知』和『無法掌控』很恐懼。」我說。潔西回我:「對!我需要知道有哪些行程、要做什麼,如果是做我做過的事情、吃我吃過的餐廳,那我就不會這麼恐懼了。」

「你願意花一點時間去注意那個『害怕未知』的部分嗎?你在身體哪裡感受到這個『害怕未知』?它有任何圖像或顏色嗎?」我問。

「橘紅色,就像是警報器在閃一樣。」潔西回答。潔西內心有一個橘紅色警報器,每當遇到未知或無法掌控的事情,就會開始發出警訊。我想幫助潔西更認識這個警報器。「如果這個警報器可以說話,它會告訴你什麼?」

「警報器說:『你必須要能掌控接下來要做什麼,如果是遇到沒做過的事情,你就會做不好,這樣大家就會發現原來你很笨、很糟糕。』」潔西說。

「聽起來,有另一部分的你背著很沉重的羞愧感,這個羞愧認為:如果你不夠好,或是被大家發現你不夠好,那麼就不會被接納、被喜歡。」我說。潔西看著我,點點頭,然後開始啜泣:「如果大家知道我有這麼多問題——這麼憂鬱和焦慮,就不會有人想要跟我在一起。」

當潔西把情緒洋蔥一層一層剝開,焦慮、憤怒和恐懼慢慢出現,而在恐懼身後,我看到了羞愧。

羞愧是……

「羞愧」(Shame)是什麼?專門研究羞愧的美國社工系教授布芮尼.布朗曾經詢問她研究的受訪者,請他們填寫「羞愧是__」(Shame is…)這個句子。有些受訪者回答:

. 羞愧是我被革職了,然後我需要告訴懷孕中的太太。
. 羞愧是我有不孕症。
. 羞愧是我有酒癮問題。
. 羞愧是我在工作上沒有升遷。
. 羞愧是我的學歷很糟,而且還曾經輟學。
. 羞愧是我曾經被性侵,對象還是我的爸爸。
. 羞愧是我有憂鬱症。
. 羞愧是我很胖,長得不夠漂亮。
. 羞愧是全家人都有博士/碩士學位,只有我沒有。
. 羞愧是在公共場合對著孩子大吼大叫。

羞愧是每個人都有的情緒,也是一個大家都不想談論、想推開的情緒。布朗教授解釋,羞愧是「我們恐懼如果自己不夠好、不夠完美、沒有達到別人眼中的期待,那麼我就不會被接納,不會被愛。」每個人都需要連結和歸屬,這是人類生存的重要需求,而當這份連結被拒絕,當我們的存在不被接納時,這是非常痛苦的。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