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歲是人生的開始或結束,可以自己選擇!孫子教小野的一堂人生課

圖片非當事人

看電影睡著,其實很幸福

「人生,不能什麼都要。」我抱著孫子吼叫著:「這樣你會很不快樂。這個世界不是為你一個人打造的,你不要以為得到什麼都是理所當然!」這些話好像是我的自言自語,是在對自己說話,因為我年輕時野心勃勃,想要整個世界。

孫子擁有許多玩具也有許多大人圍繞在他身邊,應該算是非常幸運了,但是他最常說的一句話竟然是:「我都沒有。」通常都是因為看到妹妹手上有了一件他沒有的東西,剛剛開始他會用搶的,經過大人的訓誡後改成用借的,借了幾次就佔為己有。有一次他又大聲控訴說「我都沒有」時,我把他的所有玩具都沒收,他坐在地上大哭。

我怪阿嬤做太多樂高模型送給孫子,阿嬤反唇相譏說:「因為孫子像你,這是DNA,不要怪他。你小時候騎三輪腳踏車,騎過了還不准其他兄弟姊妹碰。你媽說你從小霸道不講理。」

是嗎?我是這樣的人嗎?在陪伴孫子孫女的同時,我也正面臨初老的人生階段,孫子孫女的言行常常引發我的自我探索。初老是什麼心情呢?有些人越活越糊塗,有些人越老越清醒,似乎各有各的道理。如果人生痛苦多於快樂,糊塗一點的確比較好。

但是如果人生能更清醒些,也許痛苦反而昇華成幸福,所謂的快樂或許也只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假象。我周遭許多親朋好友或是大學同學都在55歲選擇了從職場退休,有些人改了行重新開始另一種人生;有些人完全退休,四處旅行遊玩,偶爾當志工回饋社會;有人因為改變發現了人生新大陸,有人卻把那個55歲的關鍵年歲點做為人生的終點站,餘生漸漸凋謝枯萎,只剩下零星的回憶或大量的遺憾。

如果我很勇敢而誠實的問自己:「你的人生到底要什麼?」現在我已經可以確定的回答了:「在55歲之前,我要的是一個戰場,之後,我想要的是完全的自由。」戰場和自由並不是相反或是衝突的2組概念,所以不要誤會我希望自己在55歲之後捨棄工作放棄戰場,不問世事雲遊四海。相反的我期待更深刻的看清楚55歲之前,自己曾經走過的路、做過的事、體驗過的生活,我錯過了什麼可以讓自己成長的事情?錯過了什麼美麗和快樂的體驗?在原來人生的基礎上,我如何為未來的人生做取捨?所以我並沒有想在55歲之後放棄戰場,而是要更自由的進出戰場。

披頭四有一首歌〈黃色潛水艇〉,充滿了冒險、歡樂的氣息。55歲之後的人生,我四處尋找一個可以獨處的工作室,然後將工作室設計成一艘黃色潛水艇的船艙。當我可以暫時逃離煩躁焦慮的工作或社交後便藏在黃色潛水艇裡,把潛水艇沉在海底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什麼都不做。

當一個人「什麼都不做」時最能夠面對真實的自己,看清楚自己。當我什麼都不做時,就想一個人看租來的DVD,看那些過去錯過的好電影。最近我發現自己租來的電影的主角,都是那些紅極一時卻已經老了的演員,像是艾爾.帕希諾、勞伯.迪尼諾、達斯汀.霍夫曼,在電影中不是演過氣的舞台劇演員就是演有強迫症又失業的老人,不然就是失去女兒之後陷入無盡的悲傷卻又要假裝堅強的老爸。我彷彿跟著這些曾經喜歡的演員一起老去。

我喜歡泡一杯咖啡或是茶,配一碟點心,蓋著棉被看著這些錯過的電影。我更喜歡在看電影時短暫的睡著,醒來時繼續看。有時候外面下起雨來,我會誤以為是電影的音效。一個人,好安靜,好幸福。

書籍介紹


不管輸贏都愛你:小野與四個孫子的生活陪伴日記
作者: 小野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9/07/27

作者簡介
小野

本各李遠。1951年出生於台北萬華。臺灣師範大學生物系畢業後,曾經前往美國研究分子生物學。曾擔任國立陽明大學和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的助教。

他在24歳時就以小說《蛹之生》一書成為70年代暢銷作家,之後陸續推出的作品皆受到年輕人喜愛。1990年中國時報舉辦讀者票選「40年來影響我們最深的書籍」,《蛹之生》一書獲選為民國60年代10本書之一。

其創作類別豐富多元,屢次獲獎肯定,包括聯合報文學獎首獎及五度入圍電影金馬獎,並以《恐怖份子》、《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刀瘟》等獲得英國國家編劇獎、亞太影展及金馬獎最佳劇本獎。目前他出版的文學作品達100本,電影劇本20部。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