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6》準影后李心潔:當內心有一份「定」,寧靜就是最大的幸福

金馬56》準影后李心潔:當內心有一份「定」,寧靜就是最大的幸福

真愛,可以克服一切嗎?睽違四年,在林書宇執導的新片《夕霧花園》,李心潔交出了近年來最令人難忘的表演,透過電影,更加讓人重新感受到真愛的力量。

電影改編自馬來西亞知名作家陳團英的同名小說,描述歷經妹妹在日軍戰俘營身亡、並獨自逃出活命的張雲林(李心潔飾演),為了打造姊妹倆夢想中的花園,於是在二次大戰結束後,遠赴戰亂後仍內亂不斷的山區,求助日本園藝師中村有朋(阿部寬飾演),進而展開一段淒美愛情故事。

最初收到劇本,李心潔就非常喜歡這個故事。然而女主角雲林複雜的人生經歷,卻也成為她從影以來最難的演出。「因為這個角色經歷太多痛苦的事情,而故事又圍繞著她展開,所以我在電影裡的角色篇幅最大;然後我又有很多突破性的嘗試,比如裡面有很多英文對白的表演,但我自己的英文不是很好,所以就必須苦練。我必須要做到讓觀眾接受認同,我用英文對白演出是自然的。再來,我沒有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必須去看很多的紀錄片,把當時人們的心情轉換成雲林的身上。」

「還有在拍攝的期間,對精神和體力都有著很大的消耗,我必須要承受很多的痛苦,因此怎麼維持自己的能量完成整個拍攝,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她張著大眼睛說,很累的其實!尤其因為整個團隊有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員,印度、英國、澳洲、台灣…在拍攝的第一個禮拜,大家還處在磨合期,拍攝時間嚴重的超時,更讓李心潔沒有足夠的休息時間,累到在片場大哭。

「我當時真的不行,受不了了,就在現場哭出來,嚇到所有的人(笑)。他們看我哭成這樣,就重新調整拍攝時間,自己去解決內部溝通的問題,確保我能充裕地休息。所以我很謝謝整個團隊,他們每個人都知道我很辛苦,所以每天都會用不同方式來鼓勵我,因此這個團隊給我的愛,是支持我能夠拍完這部電影最大的動力。」李心潔的辛苦沒有白費,《夕霧花園》不僅入圍2019金馬獎九項大獎,包括最佳女主角,讓她的演技再次獲得肯定。

就算我們不說話,我都能感受到阿部寬

ELLE:談談跟阿部寬合作的感覺如何?

李心潔:一聽到男主角是阿部寬,我就非常地興奮(笑)。從一開始我就在等待男主角是誰,因為我覺得他們找的那個男演員,一定是雲林能夠愛上他的中村有朋,我才能夠安心演出。所以當我知道是阿部寬,就非常地開心,因為他很有魅力,除了他的長相、他的高度之外,還有他的氣場。中村有朋這個角色需要一個氣場特別強大的演員,才能夠駕馭他。而且只要找對了演員,很多時候就不用再演了,因為他做什麼麼都順了。

ELLE:聽說你在片場和阿部寬沒有太多互動,那怎麼培養默契呢?

李心潔:這也很神奇,雖然我們沒什麼互動,也沒什麼溝通,但我相信他是一個好演員。而且每次只要他出現,我都能感受到他整個人凝聚在角色狀態裡的能量,就算坐在那邊遠遠的,我都能感覺到他。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一直都有能量在流動。我很難用言語表達這種感覺,只有當你是演員的時候,你才會明白。

ELLE:對你來說,最具挑戰的一場戲?

李心潔:當然就是那場激情戲。那場戲真的很難,要克服很多心理障礙。在拍戲現場,我的裸露程度其實比現在大螢幕上看到的還要多,所以我必須要放開,才能投入表演。而且這場戲不只是一般的情慾戲,它要表現的其實是這兩個人在愛情上的衝突,他們之間民族的衝突…這些都要在很短的時間內,透過這場激情戲表現出來。也就是說,你在做那件事的時候,你心裡其實有這麼多的糾結要表現出來。那時候我覺得這場戲特別難,沒有到開拍的那一刻,我都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真的完全把它呈現出來。

而且因為雲林和中村有朋的愛情是有爭議的,如果我們沒有把這場戲的表演做得很自然,就會讓人家覺得很反感,覺得他們倆人怎麼在這樣的情形之下還有這麼親密的接觸?怎麼讓觀眾去相信這份愛?去接受這兩個人?所以我們要很小心很細膩地去處理。

ELLE:這場激情戲你還要求導演必須一鏡到位,不能重來?

李心潔:對。因為以我當演員的經驗,通常這種戲,最好的就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因為那個情緒太飽滿了,我必須要醞釀很久。我從前一個晚上就開始在那個狀態裡面,一直醞釀一直醞釀到最後演出來,因為已經醞釀很久了,所以我一來就爆發了。我不是說我不能再給另外一種情緒,但我覺得大家都要做足準備,希望大家可以捕捉到最好的那個timing點。

ELLE:你覺得自己跟雲林這個角色,有相似之處嗎?

李心潔:其實我一開始讀劇本,到真正投入拍攝之後,我都沒想過我到底跟她像不像這件事。是後來很多人跟我說,覺得我跟雲林很像,不管是導演還是身邊的工作人員。到後來當我愈來愈進入狀況,回想我的生命經歷,才開始覺得我們很相似,可能因為我也變成她了。

然後記得拍了一個禮拜之後的某一天,我突然有種奇妙的感覺,我覺得我變成雲林了,我就是雲林,太強烈了這個感覺。當下覺得很害怕,哇,這是甚麼感覺,我怎麼會這樣…但從那個時候開始,你講話你做任何事情都不用思考了,不用用腦了,你演的每一場戲,就是自然流動出來,這是我比較少有的表演經驗。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