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然挺xx黨!」一場選舉讓你家吵到快妻離子散?政治達人教你10招「談」政治

「你竟然挺xx黨!」一場選舉讓你家吵到快妻離子散?政治達人教你10招「談」政治
台灣有藍綠之爭,在美國也有「共和黨與民主黨之爭」,這2黨是美國的2個主要大黨,在每次選舉也會引起不同支持者的分裂,對立的氣氛甚至會滲透進家人、朋友之間。不只美國,台灣與各國一到大選也出現相同的狀況,「政治病」開始蔓延在我們身邊,改變我們與親近的人的關係...

永不止息的戰火

50歲的泰德與48歲的珍.施瓦茲絕對算得上是幽默風趣的一對夫妻,但是只要一碰上政治議題,他們的幽默風趣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結婚15年,育有兩子。珍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是個不折不扣的左傾民主派,再進入婚姻的頭幾年,她總說:「愛上猶太人已經夠扯了,我怎麼還挑到了一個共和派的。」意外的是,泰德只覺得很好笑,他還自己加了一句:「我老婆相信共和黨員生來就是撒旦的追隨者。」然而現在的他們,即使是一句簡短、乍似善意的話,都會在彼此意識形態的海面,興起一陣緊張焦慮的大浪。

作為死忠的反川普自由意志派,泰德仍努力不懈地避免爭執,他甚至還訂閱了各種政黨色彩的政論刊物,我的訪談者當中,他是唯一一個這樣做的人。「真相不只一個。我不想受限於單一的觀點,多方面了解更能幫助我們避免爭執,」他解釋。「我不固執己見,就能聽到各種聲音。」

但他真的有在聽嗎?泰德宣稱,自己唯一試圖影響她的,就只有「不斷勸她接收更多新聞媒體,不要只聽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不過他很小心,不會強迫她,更不會逼她接受自己比較喜歡的右派媒體。現在他們之間的最大難題是,要如何和2個兒子討論彼此天差地遠的政治理念。泰德竭盡所能地哄她,但他的努力並沒有改善他們的問題,合不來的地方也沒有減少。珍還是不爽泰德的政治理念,泰德也不把珍的想法當一回事,雙方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對另一半其實這麼火大,也不知道自己無意間已經展露出這麼多怒氣。

家庭內戰
我媽媽是左派機器

58歲的克里斯多夫.德瑞克是個退休的承包商,他確信自己82歲的母親被大量的左派陰謀論洗腦了。這位「非常保守的自由主義者」聲稱:「她是極左的『假共和派』(也就是以共和派之名,行左派思想之實),她都只看《紐約時報》、《紐約客》週刊,還有聽美國國家公共電臺的新聞。」他將母親抨擊時政的長篇大論一字不漏精心抄下,寄了好幾頁給我,作為母親被洗腦的證據(也用長篇大論駁斥母親的觀點)。雖然不能確定是自由派媒體點燃了她的怒火,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母子都很憤怒──這位母親挑釁、出言不遜,且機關算盡,就是要激怒她的兒子,讓他苦惱並且恥於與母親意見不同。

很明顯地,兩人都有這樣做,且很成功。他們住在一起,隨時有機會打起口水戰,且一吵就幾乎停不下來。無論是什麼主題(墮胎、種族、持槍權),她似乎總是在找新聞話題釣他來戰,而且每次都得逞,因為他每次都費盡心力地辯護自己的立場。為什麼他會一直上鉤呢?

當他描述母親怒吼的語氣時,他抱怨的語氣透露出了痛苦與悲傷。「我媽和我『討論』政治時的語氣,跟我們平常講話截然不同,」他肯定地說,但是有鑒於她毫不留情的攻擊力,我懷疑他們的平常對話也很慘烈。「只要一談到政治,她就無法溝通,簡直不可理喻。為什麼要給我冠上種族歧視者、偏執狂、性別歧視者等等的罪名,故意激怒我?她怎麼會認為我有那些邪惡的思想?難不成我投川普一票就能代表我的人格,而且遠比不上她給我的一生教養?她變成左派機器了嗎?她怎麼會被左派思想洗腦得這麼嚴重?

克里斯多夫很努力地告訴我,不論母親多麼暴怒地控訴他,他都費盡心力地與他「兇暴又盲目的左派」母親講道理。我請他描述爭吵的過程,他說:「我反駁的話才講幾個字,她就開始大吼大叫……」

如何自己診療自己的政治病

症狀1:你刻意用充滿敵意的評語開啟政治「討論」。例如,「你有看到川普今天在推特上發的無恥言論嗎?」。
症狀2:就算對方安靜下來,離開位子、要求你停下來,清楚地表達不想要參與討論,你還是不斷地評論新聞。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