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要自己承受,沒必要轉給別人...」一位癌末工人濟貧百萬,為何在病榻上仍要堅持捐出喪葬費?

圖片非當事人

堅持為善,無限放大的父愛

病房護理師來找我幫忙,提起這位猜測屬於經濟困難的病患。到病房見他的第一印象,躺在床上很喘!喘到讓我跟著心疼。

資料描述著,56、7歲,看起來好像經濟上有些困難,返家休養時希望能租借氧氣機回家。接觸幾次後,病人沒拒絕我喊他「達叔」。觀察到達叔住院期間,即使是虛弱臥床,也都沒有人來協助,都是他單獨一人。安寧團隊捨不得他一人面對治療,多次表達期待能有家人陪伴,或者是帶著氧氣機回家休養,只不過達叔似乎是心理上拒絕著提議。

或許是經濟上有難言之隱吧,一念心的指引,踏上與達叔住院4個月的緣分。

一份放大了的父愛

後來深談過後,才知道:「的確,達叔經濟負擔不小!」省錢,是達叔最大的想法,他連看護的錢也要省,仔細的數算不為自己,卻是為了給他認養的家扶孩子。30年的資深認養人啊

趁著達叔比較不喘的時候,斷續地瞭解他不一樣的人生,眼前的病人,幻化成了一名巨人。達叔的父親在他小時候就過世,撒手留下媽媽跟8個孩子。沒錯,8個!排行老二的達叔因為失怙,早早跟媽媽一起努力,要撐起一個家。原來,生命讓他早熟,眼見母親茹苦含辛,知道單親家庭的壓力,也明白少了爸爸的孩子,成長路上有多麼掙扎。

於是,服役出社會後,他暗自發了心願:「我要幫忙單親或弱勢的孩子。」找到工作,看到家扶中心徵求認養人,他開始默默付出,這一路就堅持了30年,陸陸續續14個孩子透過家扶媒介,成長到能自立。後來,達叔還持續認養4個孩子。

當然,達叔沒有因為給家扶孩子支持,就忽略了自己的家。他的2個孩子已經成年,太太一路跟他省吃儉用過日子,她是個工廠作業員,工作也挺忙碌,比較沒有辦法來床邊照顧達叔。

達叔也一直跟太太說:「我可以自己來,妳不要特別過來。」真的,真是一直勸太太不必常來。達叔很貼心,太太其實也很關心,只是達叔只注意到別人過得好不好,不想造成別人麻煩,而且他很希望太太可以多幫忙2個孩子,或多做些她自己的事。「痛苦是要自己去承受,沒有必要把痛苦轉給別人。」他分享過這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生命終程,我還能器官捐贈!

達叔病了,情緒也變得低潮,因為一直覺得這一生就只能這樣了。聊到生命終程時,志工們告訴他,或許還有機會捐眼角膜吧。當知道自己可以捐眼角膜時,達叔超級高興!他連最後一刻都想把自己奉獻給這個世界,對我及志工們來說,都覺得很震撼。

「你的保險費是不是應該要留給家用?」包括我在內,團隊同仁一直詢問他。因為他家其實並不富裕,可是達叔最後還是打算把全部80萬的保險費都捐給家扶,這事震動著大家的心。團隊同仁都清楚,他家境大概比小康家庭要再弱一些些,但他願意付出。我都覺得那不是一筆小錢,但要是換成我,我也做不到。達叔對自己的人生很苛刻,可是對於照顧家扶的孩子或是對別人來說,卻很慷慨。

「堅持為善的生命意義」是我對達叔的感受,生命意義對病人自己來說,或許有一種堅持,做了他就圓滿了。佛家說「布善種子」,聖經亦強調「一粒麥子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我覺得,生命意義是會不斷延續下去的。

家扶孩子相見,不留遺憾

我與志工團隊理解達叔的生命經歷,也一再聽到他對認養家庭的愛,覺得他這麼愛這群孩子,眼看達叔生命可能即將抵達終點,眾人一直急著:「可以為他做些什麼?」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