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許自己當個「不及格的媽媽、翹班的爸爸」......日本人氣心理諮商師要你:停止在關係中習慣性自責

編按:執業20年、療癒超過15,000人的日本人氣心理諮商師根本裕幸,他發現,許多煩惱和心理問題的背後都隱藏著「罪惡感」,這也是導致生活不順的根源。但罪惡感不是你的敵人,不需要也不可能消滅,而那些「習慣性自責」的背後最大的因素,其實都只是「因為愛」......。

允許自己當個「不及格的媽媽、翹班的爸爸」......日本人氣心理諮商師要你:停止在關係中習慣性自責

有位先生工作非常忙碌,除了每天加班,連假日也多半泡在公司裡。這就是所謂的掉進繁重工作的牢籠裡。太太變成得獨自大小事全包的「偽單親媽媽」,每天忙得要死,便責怪起以工作為由而放著家裡不管的他。因此,他對太太懷有「讓老婆這麼辛苦,真是對不起」的罪惡感。原本之所以投入繁重的工作中,就是因為罪惡感意識太強,這下,更是被這種罪惡感耍得團團轉。

可是,為什麼他要這麼賣力工作呢?一定是為了某人才去上班,才工作到精疲力竭的,不是嗎?他就是為了心愛的家人才這麼努力的。在這個什麼都漲、只有薪水不漲的時代,他想藉符合公司的期待來讓家人過好日子。因此,他對家人確實有著濃濃的愛。於是,我故意刁難地問他:「公司和家人,哪個重要?」

他立刻回答:「那當然是家人。」但接著說:「可是,為了家人,我要是不這麼拚命工作……」我建議他:「要不要乾脆蹺一天班,讓老婆輕鬆一下?才一天,應該不會影響太大吧!」
於是,他很快在我們晤談後的隔天,向公司請了一天特休假,然後對老婆說:「妳辛苦了,今天就由我來照顧孩子,妳好好上街去買衣服吧。」起初,他不知道怎麼帶小孩而手忙腳亂,但後來被孩子的可愛給迷住,深深感受到與孩子在一起的幸福快樂。

當然,太太也因為好久沒上街血拚而超級開心,對他充滿感謝。當晚,他確信家人的重要性無可取代,於是決定換工作了。

允許自己當個「不及格的媽媽」

有位太太因為老是罵女兒而懷有強烈的罪惡感。她責怪自己是不及格的母親、是冷血動物,最後,連看到女兒都會自責,在女兒面前根本笑不出來。

我詢問她的成長過程,才知道她不太有被父母疼愛的記憶。因為父母都在上班的關係,她從小多半一人獨自在家。因此,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有這種孤零零的感覺,於是生下女兒後,便開始當全職家庭主婦。可是,帶小孩的過程不如預期,她備感壓力,有時忍不住便對女兒發火,累積下來的罪惡感超乎想像。

不過,她就是基於「不願讓孩子感到孤單」的初衷,才選擇現在的生活方式吧?會對女兒發脾氣,也是因為太想當個好母親吧?換句話說,這些以愛為出發點的行為沒拿捏好,讓她產生了罪惡感。

我告訴這位媽媽,她依然對女兒懷有濃濃的愛,是因為過度求好心切才會導致今天的局面,並且建議她可以放輕鬆一點:「何不試著允許自己當個『不及格媽媽』?

原來,她每天親自煮三餐,連老公的份都不假他人之手,而且為了孩子的健康,每天都用水擦拭地板,小孩的衣服也全部手洗。

在我的建議下,她決定找一天嘗試休工,只做最低限度的家事就好。起初,她會有「只做這些可以嗎?」的不安,但做家事的時間減少後,陪女兒的時間便增加,於是重新恢復了笑容。

後來,她對我說:「當初,我為了不讓女兒像我一樣孤單,毅然決然當全職家庭主婦,但後來,心思全放在家事上,才發現女兒一人獨處的時間很多。我跟女兒在一起的時候,很快樂、很幸福,最棒的是,她常常露出開心的笑容。從前,她明明年紀還小,卻得看我臉色,這也讓我有了罪惡感。現在,終於能跟她一起開心地笑了!」

心理師想對你說

不要再說「不可以這樣那樣」、「是某某人的錯」,而是用「那裡應該有愛」的觀點去看,就會發現乍見是負面的言行裡,其實存在著愛。

學會分辨「沒必要的罪惡感」,不要再為小事懲罰自己,你應該放下的7種罪惡感:

1.加害者心理
2.幫不上忙的無力感
3.什麼事都沒做,只是袖手旁觀
4.因為幸福而懷有罪惡感
5.自覺不如人,貶低自己
6.從父母、伴侶身上承接過來的罪惡感
7.宗教信仰的原罪

書籍介紹

擺脫習慣性自責的47個練習
作者:根本裕幸
譯者:林美琪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

作者簡介
根本裕幸

心理諮詢師。1972年生,現居大阪府。於1997年拜入神戶心理服務中心代表人平準司的門下。2000年開始擔任專業心理諮詢師,2015年4月起,開始以自由心理諮詢師、講師、作家的身分展開活動。著有《高敏感卻不受傷的七日練習》等多本著作。另外,也為《anan》、《CLASSY.》、《LEE》、《美ST》、《日経おとなのOFF》等雜誌及《讀賣新聞》、《每日新聞》等報紙撰稿。參加各種電視、廣播演出,並為節目的企劃與製作提供協助。官方部落格:nemotohiroyuki.jp/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呂宇真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