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確診,第一句話是「抱歉」... 她盼撕加害者標籤:生病沒有做錯事

得知確診,第一句話是「抱歉」... 她盼撕加害者標籤:生病沒有做錯事

「抱歉了,是陽性」,這是武漢肺炎康復者「秋口」得知確診時,傳給公司主管的第一句話;沒人想生病,在她心情忐忑時,除擔心傳病毒給媽媽,也想撕下身上的「加害者」標籤。

經歷22天、21夜負壓隔離病房生活,「秋口」(化名)終於3次採檢結果病毒陰性而出院。她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專頁「暫停一下,」分享手指大大比讚照,加註「興奮到模糊」,解隔離的愉悅溢於言表,她也分享自己隔離期間醫療帳單10餘萬元,但每天僅自費100元不到。

回顧懷疑染疫過程,秋口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說,因家人及其職場陸續有人確診,她有生以來首次出現味覺異常等症狀,吃飯感覺「舌頭鈍鈍的」,連米飯觸感都變不同。

接到確診通知時,秋口第一時間聯絡家人,想到曾與媽媽共食,很怕媽媽也染疫。她在打給媽媽的電話中說:「真的很抱歉」,反而是媽媽一派輕鬆安慰:「遇到了就遇到了」,要她別放心上。

「我的人生很妙,什麼荒謬的事情都會遇到」,秋口形容,從家裡到醫院隔離,接送的救護車就好像要帶她到外星球的太空船,她當時草草準備換洗衣物,手拿便當及喝到一半的珍珠奶茶,隨疾駛的救護車航向未知旅程。

到醫院後,秋口後面跟著2名全副武裝清潔人員,所到之處立刻消毒;進病房後,才發現生活起居用品都得自備,也沒想過要住很久、換洗衣物不夠,生理衛生用品都沒準備,要靠家人補給,這也讓她驚覺,身處隔離狀態如果無他人支持和協助,根本難以為繼。

隔離病房第一週心情最起伏,想著公司可能蒙受損失、須隔離14天無法營運,所有人行程大亂,且又有同事發燒被採檢,讓她非常地擔心與愧疚。

同事感受到秋口的失落和沮喪,還反過來安慰她:「生病的人,並沒有做錯事」,希望秋口不要把錯攬在身上或自責。

確診者帶有病毒、有傳染給他人疑慮,易被貼「加害者」標籤,讓他們生理得與病毒對抗,心又懷抱愧疚不安。

描寫韓國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故事的作品「我要活下去」探討染病者「加害者」角色,不管是「超級傳播者」或「加害者」,這種標籤都是對受害者、病人的偏見,是推責任給病人;就算他們傳染他人,仍是受害的病人。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