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垮「中年老母」們真的很難!低血糖暈倒也要為孩子報名...其實不是來自母愛,而是「沒想清楚」

擊垮「中年老母」們真的很難!低血糖暈倒也要為孩子報名...其實不是來自母愛,而是「沒想清楚」

摧不垮的中年老母

大多數中年老母都有點病,有的大有的小。

這聽起來很不美好但實屬正常,一是到了該生病的年紀了,二是操心焦慮的事多,三是無暇照顧自己。

比如我吧,身懷多種小毛病闖江湖,上乘的頸椎病加上資深老鼻炎搭配一點世界級疑難雜症,連中醫都治不了,本以為已經強到決勝華山之巔了,定睛一看,身邊女同胞們個個都是好漢,有些甚至才30出頭的年輕媽媽,都已經是藥罐子了。

慚愧,慚愧,是在下輸了。

除了這些明著病的,還有些暗物質的,比如10個婦女中有8個都擁有的「憂鬱」和「狂躁」交織,喜怒無常,這都是精神上的病,沒幾個當媽的能躲得過。

然而,病歸病,該做的事還是一樣沒少,矯情和孱弱好像不屬於這屆婦女。

前陣子看了一篇文章叫〈摧毀一個中年人有多容易〉,看完不禁唏噓,文章裡那些脆弱的中年人啊,估計都是男人。

中年老母是鐵做的,要想摧毀,起碼得用核彈。


這個社會正投射出一種莫名的假象,好像女人都沒有危機、沒有壓力、沒有煩惱、沒有撐起一個家似的……非常有趣的是,天天把中年危機掛嘴上的大多是男人,整天惜命怕死的也大多是男人。

比如我家100公斤的巨嬰,平時看著可健碩了,看他活蹦亂跳的情形,我一直認為他能給我養老送終完了還能再活50年。

可是,只要稍不留神一感冒發燒,這位大哥就嚇得像是要先走一步了似的,賴在床上,一臉惆悵,翻來覆去地哀哀叫。反覆研究醫生開的藥,把說明書讀十幾遍,萬一有個不舒服就懷疑藥物中毒了,要上醫院。

喊他吃飯,他無動於衷;叫他起床,他充耳不聞;讓他起來帶娃,他說:「我這樣一個病號,還怎麼能帶娃啊。」……

這種情況在我們這種中年老母身上是絕不可能出現的。

上週某個早上,我一邊忍著不明原因的肚子疼,一邊開車送娃去考晉級考,後來稍微好點了,就把肚子疼這事給忘了。第二天早上又疼,發現事情不對,把兒子送到爸媽家,交代完上午的功課和任務,沒精打采地自己跑去了醫院。

醫院人很多,等化驗和等照X光的間隙,我連續傳了3條訊息給我媽:一、該練琴了。二、中午早點吃飯,下午一點還要去上課。三、上課的地方不好停車,停到後面去。

總感覺我不在家,他們什麼事都搞不定。

檢查完了,確診膽結石+腎結石,醫生直接來了一句:「得動手術。」

回來後跟好朋友彙報了這件事,她飛奔到我家,跟我說:「不要拖,還是快動手術吧,我去年剛做過這個手術。」

她眉飛色舞地描繪了當時發覺疼痛和查明病因以及治療手術的全過程,像是在回顧美好的青春一樣。

她說:「你的結石有多大?」
我說:「十x八,你呢?」
她說:「你好像沒我大,我記得2個都是二位數,醫生說我是他見過最大的。」
我說:「哇,你好大。」

兩個膽結石病友互相比較誰的結石更大,就好像別的年輕女孩在比誰的鑽石更大一樣。
你幾克拉的?才9克拉?沒我大……

前陣子,我姊夫三天兩頭來我家避風頭。原因是他公司被合併重組,他被派到某間分公司去任職,他認為是被打壓了,被排擠了,被架空了,一副職場失意的落魄樣子,終日鬱鬱寡歡,借酒澆愁,我姊老和他吵。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