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已經關說了,為什麼病還是沒有好?」重症醫師陳志金:你不知道的醫療現場秘密,下場竟然是...

在醫療上,我把喜歡關說、走後門的人,稱為「VIP 症侯群」。

雖然每個人一天都是 24 小時,但 VIP 的時間就是比較寶貴,他們通常就是「不能等!」因此什麼都要求快。這樣不只是干擾醫療人員、浪費醫療資源,而且對自己幾乎沒有任何好處。

「我都已經關說了,為什麼病還是沒有好?」重症醫師陳志金:你不知道的醫療現場秘密,下場竟然是...

日前有製作人公開抱怨,說「我都已經關說了,為什麼病還是沒有好?」在我看來,這一點都不奇怪啊,關說不只「無法」把病治好,還可能有害無利。在醫療上,我把這種喜歡關說、走後門的人,稱之為「VIP 症侯群」。說真的,愈是愛關說的 VIP,下場往往愈不能如他的意(我不敢說是愈慘啦!)當然,我可不是隨便恐嚇,而是基於以下幾個原因。

迷信權威,非名醫不可

VIP 都很迷信名醫和權威,除了不願意等待,還會指定非某某某來開刀不可。我必須提醒一下,請務必相信自己的主治醫師的建議,他才會知道誰比較會開刀。在醫院裡,職位愈高的醫師,通常離臨床經驗愈遠。總醫師和年輕的主治醫師,不只技術最熟練,體力也最好。

既然不能被 VIP 指定,年輕醫師也只能暗自在內心竊喜「上帝會保佑你!」大概沒有人會自告奮勇去碰 VIP 的啦。簡單一點想,總統的權力這麼大,他並不會指定交通部長來幫他開車吧。這也是為什麼國家元首每年做健康檢查的時候,醫院通常只敢讓院長做「量血壓」這個工作。

不容許有些微差錯

既然 VIP 要求零失誤,醫護只好捨棄「最好」但「有一點風險」的治療,改用「比較沒有風險」但一定「不是最有效」的處置了。網友提供一個很棒的故事當例子。

某 VIP 罹患俗稱皮蛇的帶狀皰疹,很痛苦所以來求診。醫師一開始是建議開嗎啡,但有人反對,說怕抑制呼吸,退而求其次開 NSAID(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又有人反對,說怕會過敏、傷胃、傷腎,最後,只能用普拿疼。(有時候,普拿疼連牙痛都止不了,更何況帶狀皰疹的神經痛,但是,就比較安全嘛!)

因為不容出錯,VIP 只能得到醫療人員依法行醫的治療(基本上都有做,以不出錯為原則),並不能得到醫療人員「全心全力」「全力以赴」「掏心掏肺」的對待。

插隊,還插在「錯」的時間

有時候,插隊並沒有什麼壞處,但硬是要醫護人員配合在半夜或下班時間「加做」,就等於暴露在「非標準人力與設備」的情況,當 VIP 堅持,醫療人員也只好「拖著疲乏的身軀」進行。這些人大概不知道「疲勞」的風險等同於「酒醉」,要不然實在無法想像為什麼這些尊貴的身軀會願意冒險。

另外,插隊可能不得不 bypass(繞過或省略)醫院內設下各種「病人安全」的把關機制,例如,原來要按流程「登錄」「再覆核」等程序,卻因為高層下令「不必那麼繁瑣」,而把一些安全機制省略掉了。(相信我,高層不是故意的,他們通常不知道這些機制的重要性。)舉例來說,當 VIP 省了登機前的安檢,卻不小心帶了打火機和易燃物上飛機,不是自己讓自己陷於危險中嗎?

醫療人員心情受影響

絕大部分的醫療人員,在接到關說時,雖然不一定是很反感,但應該心情都不會感到「愉悅」啦!醫療人員的心情一旦遭受負面影響,很有可能會影響病人的安全,這個是國外很多研究都已經證實的事情。與其靠關說,不如誠心誠意的對醫療人員表示感謝,有愉快工作的醫療人員,才會有更安全的病人。

多頭馬車,治療時效差

為了分擔責任,通常沒有一位醫師願意單獨替 VIP 做決定,於是只好進行「千百會」。會診內分泌科調血糖、會診泌尿科放導尿管、會診腸胃科加軟便藥……,不只治療時效差,藥物還可能交互作用,而且人多嘴雜,要決策往往很困難。

不誇張,我之前看過邀請各醫院院長來會診的,這些院長平日就已經「王不見王」,難得「聚」在一起,除了各持己見,自顧自的專科外,有可能協同合作做出最好的治療決定嗎?網友分享說,某 VIP 的病歷上,有 20 幾位主任和高層的醫囑,藥物加一加有數十種,護理人員發藥都心裡毛毛的。

對醫護施加時間壓力

雖然每個人一天都是 24 小時,但 VIP 病人的時間就是比較寶貴,他們通常就是「不能等!」因此什麼都要求快。偏偏「慢工出細活」不是說假的,醫療處置或手術都有一定的準備與流程。

如果要求快,就可能「吃快弄破碗」,像是前一個病人剛出院,VIP 就急著要住進來,清理與消毒的時間減半,但環保人員的效率不會加倍,那只好……。換做是我要住的話,就會說:「我不急,你們慢慢清,清乾淨一點,謝謝!」

例如,麻醉或做胃鏡有一定的禁食時間,若禁食時間不足,就可能嘔吐而發生吸入性肺炎。又如大腸鏡檢查通常需要清腸清得夠乾淨,檢查才會完整,但 VIP 總是受不了等待,那就只能先照再說,今年漏看的細微病灶,就「明年長大一點再見囉!」

可能有人會問,那醫生不會堅持說「一定要等、要照流程嗎?」是的,但不是我們不堅持,是通常遇到 VIP 病患,做檢查的醫師老早就會被上級指示要「配合辦理」,太難堅持啦!

注重隱私、謝絕打擾的後果…

小病小症倒沒關係,影響沒這麼大,但如果是潛在會惡化的疾病,刻意減少護理人員定時巡視,可能就不妙了,因為這樣就無法提早發現病況的改變,更遑論要給予最即時的處理。注重隱私、謝絕打擾的另一面,其實是把自己和「安全」隔離。

網友就分享,某 VIP 手術後的狀況沒有很穩定,但是運用特權,硬是要住在特等單人套房,整天門都關著,要是 VIP 沒有吩咐的話,誰都不准進來,裡面發生什麼事,醫療人員就難以得知,等發現的時候,已經......(嗯,就是你想的那樣)。

不得好死,不能善終

如果真的沒有治癒的機會,這些 VIP 通常沒什麼機會可以「善終」,即使已經是癌症末期、已經是多處轉移、重度昏迷,甚至都腦死了(死亡是早晚的事),仍然會被裝上「葉克膜」,而且還要經過CPR 和電擊的折騰後才能往生,這狀況也就是黃勝堅院長說的「不得好死!」

基於以上幾個因素,可見到處找人關說,想盡辦法走後門,展現自己的 VIP 身分,不只是干擾醫療人員、浪費醫療資源,而且對自己幾乎沒有任何好處。不久之前,就有一個「慘後」憂鬱症的 VIP,先是住了重症急救區病房,後來又住了產後病房,但明明只是夾到手而已。身為一位重症醫師,看到急救區被這樣惡搞,實在生氣,這可是搶救生命、分秒必爭的地方耶。

說真的,在醫療體系裡,只要是病情夠嚴重,任何人都不必來拜託,就會被「自動升級」為 VIP 了。我說的,就是那些一到急診,什麼都不必等待,連排隊都不用排,馬上就會被推(抬)進去治療的人,只是這種 VIP 待遇,最好還是祈禱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比較好。

阿金醫師在說,你有沒有在聽!


一個愛關說的 VIP,這些下面的人每天都在做的事(喬床位、喬醫師、喬時間等),通常不會不知道,只有一件事他可能是最後一個知道的,那就是我列舉的這一大堆當 VIP 的缺點,因為從來沒有人敢跟 VIP 說這些。

相信我,為了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把一切交給醫療專業去決定,至於 VIP 身分就用在給醫療團隊的加油與感謝上就足夠了。

書籍介紹

ICU重症醫療現場:熱血暖醫陳志金 勇敢而發真心話
作者: 陳志金
出版社:原水
出版日期:2020/04/01

作者簡介
陳志金

・奇美醫學中心加護醫學部主治醫師
・奇美醫學中心睡眠中心主任
・奇美醫學中心品質管理中心副主任

人稱阿金醫師。現為ICU(加護病房)醫師,專治重症病人。工作之餘,經營「ICU醫生陳志金」粉絲團,分享重症病房的感動故事、剖析醫療時事。

論點精闢,見解獨到,文筆灰諧,擅長化繁為簡,自製圖表,更以自身抗SARS經驗分析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提供正確正向且實用的建議,安定恐慌民心,亦獲大量轉載。網路聲量極高,單篇貼文觸及人數多達數百萬人。

重症界公認的熱血暖醫,座右銘是「救病人,也要救家屬。」由於出身貧窮,早年喪母,更能同理病患家屬立場,在安寧善終、器官捐贈等方面推廣不遺餘力,以關懷為出發點,引導轉念,協助解除家屬內疚與自責。

致力推動良好的醫病溝通,不藏私傳授創新溝通祕訣與易位思考模式給後輩醫師。近年來,積極投入推動以「醫病共享決策」方式,陪伴家屬走過每個天人交戰的抉擇時刻,並因此獲頒2018年「國家醫療品質獎」金獎與創新獎。

・專科:內科專科、胸腔專科、重症專科、睡眠醫學專科、肥胖醫學專科
・專長:胸腔重症、睡眠醫學、醫療品質與病人安全、醫病溝通、演講簡報
・獎項:臺灣人工智慧學校南部分校第一屆經理人班產學合作計畫競賽冠軍(2019)、醫策會國家醫療品質獎主題改善類金獎暨創意獎(2018)、臺灣醫療品質協會品質改善成果發表 金獎(2018)、中衛團結圈自強組銀塔獎(2018)、《早安健康》公共健康數位傳播獎(2017)、奇美醫學中心領航傑出教師(2017)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