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勞盟專欄》寫滿兩面A4的問題就醫....醫師讓你鉅細靡遺問到底,為什麼不一定是好事?

編按:溝通不良常常是醫療失誤發生的最主要原因,醫病本來就該站在同一陣線,而不是對立面。醫療上的資訊落差,也最容易引發醫病關係緊張,病人總是希望能幸運地遇到有耐心及愛心的醫護,但有時候問題太多、太煩雜,卻可能造成始料未及的反效果......。

醫勞盟專欄》寫滿兩面A4的問題就醫....醫師讓你鉅細靡遺問到底,為什麼不一定是好事?

「醫生!再快一點!我要聽回話阿?!」

敲桌、咆嘯,小山豬學弟,才剛到外科急診訓練PGY(畢業後第1年受訓,類似實習)的第1個月,就遇到大魔王級的病人:是整個外科門診聞之色變的,A4王。(因為每次看診都拿了一整張A4空白紙,寫了滿滿兩面的問題,鉅細靡遺問到底。)

上次跟A4王才大戰2回合,麻吉學長已經元氣大傷。

這回一看到A4王的名字一出現在電腦掛號名單上,馬上整個倒彈:「什麼!他又來了!?不是才剛跟他解釋完1、2個禮拜嗎?」原來是,A4王在2個月前,接受了麻吉學長開的手術,切了肩膀的一塊養許多年、大到會痛的脂肪瘤。

小山豬學弟興沖沖、滿懷熱忱,眼睛發出閃亮亮光芒,直視著學長希望聽到些什麼外科前輩的至理名言!畢竟對外科超有興趣的他,真的很期待這訓練阿!

麻吉學長清清喉嚨:「學弟阿...」
小山豬點頭嗯嗯!
麻吉:「我看你...很不錯嘛...對外科有興趣齁?」
小山豬點頭如搗蒜!
麻吉拍拍他雙肩:「那這個病人的解釋工作,就交給你了!」說完閃人!!

小山豬呆愣在原地,喂~~學長!!在內心吶喊著,寂寥的山谷傳來陣陣回音,學長跑得還真快阿!只好硬著頭皮去詢問那位A4王。

A4王這次,連同術前、術後、跟這次回診追蹤,帶了3張A4紙。

小山豬才剛自我介紹完,A4就開始滔滔不絕、狀似禮貌、但卻不斷插嘴、把他自己這陣子時間所有想到的開刀相關問題拿著A4紙裡裡外外唸了一遍:「我這是是要來問說我已經開完刀2個月零3天又4小時15分了為什麼我傷口還會痛甚至有的時候會一直抽痛也不是刀割痛或是悶痛我有查過刀割痛到後背可能是主動脈剝離悶痛可能是心肌梗塞可是我的痛是那種如果晚上睡覺翻身的時候會突然好像電到一下還會從這裡跑到那邊而且它會隨著我呼吸更痛害我都不敢用力呼吸結果很難睡覺整晚幾乎失眠然後我上次有回來問醫師了可是上次那個醫師他說正常但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沒好這樣是真的正常嗎而且.....。」

大約3萬多字,沒有換氣或中斷,至少,小山豬醫師找不到可以打斷解釋說明的地方,他揉揉眼窩,試著想要努力回答,然而A4王的咄咄逼人並沒有結束,他把第一張紙正反兩面反覆查看確認沒有問題遺漏了後,再拿起第二張,吸氣,繼續:「還有我要問說為什麼這個傷口開完到現在還是會痛.....。」

「等等!」小山豬脫口吼出!
所有人動作瞬間靜止!

小山豬收回自己的失態:「啊!不好意思,我剛剛有沒有聽錯是你問到第二張上面的問題,不是重複了嗎?跟第一張的...」

A4王眨了眨眼,還要說什麼,小山豬一把搶過那一整疊紙:「不是啊我看看、你這邊幾張上面的問題都重複了,而且很多應該是麻吉醫師在開刀前就跟你解釋過的啊?電腦病歷上都有紀錄!」說完指著螢幕,除了英文病例,還罕見的打上了滿滿中文的解釋,看來麻吉醫師為了證明曾經在門診多次解釋過,已經盡力了。

仔細看,紀錄看到,麻吉醫師一開始依照著一般流程要建議開刀,結果病人反覆猶豫擔心,安排了手術排程、取消、再安排、更改手術方式、更改麻醉方式......,最後終於接受了手術,卻還是反覆回診。

小山豬不解:「而且你今天不是什麼很複雜的大刀,化驗只是個良性脂肪瘤,雖然體積大了點,而且部位在肩膀活動會有點影響,但這些都是可以討論跟解釋的,你是不是...(發揮同理心、同理、同理)我想,是不是還有什麼擔心的事情說不出口呢?」

A4王瞬間瞪大眼!
小山豬心裡覺得驕傲,有上過同理心的核心課程果然不同,哼哼他也可以用鏡像的我語言表達同理後找到突破口哼哼!

A4王提高音量:「對!你說得太對!我其實一直有問題想問不敢問、麻吉醫師沒有給我機會問、我整個壓在心裡很久了!真的很難受我超擔心的問題!!」

小山豬:「什麼?你說?」
A4王顫抖著:「2個月前、醫師要開刀前幫我再照一次超音波的時候,麻吉醫師不知道為什麼,左眉抬了一下!他一定是發現了什麼異常!然後沒有跟我講!」

左眉毛抬了一下!
左眉毛抬了一下!!
左眉毛抬了一下!!!

小山豬一時還反應不過來,突然旁邊一個身影衝出來!是麻吉學長!他不是去忙別的了嗎?原來他一直躲在不遠偷聽!

麻吉學長一伸手把A4紙整疊搶過來用力拍到桌面,「什麼叫做我沒有跟你講?這幾次看診我都讓你問到飽問到半小時以上!從來沒打斷你的問題過有沒有?你有疑慮我隨時配合調整一改再改、也沒有強迫要求過你怎樣、你要開刀就開不開就追蹤、不追蹤想開就開、不想在我這邊開去找別人開也可以、我資料轉診單都幫你準備過了有沒有、你開完追蹤各種大小問題重複問我也都給你問了、為了你發問我壓縮了多少其他病人的時間你知道嗎?」稍停頓了1秒,加高8度音,「現在說什麼我眉毛抬了一下?我眉毛抬幾下我哪知道!我眉毛抬起來沒有特別意思!就它有它自己的意識自己動起來了可以嗎?!!!」

現場所有人石化。
A4王狼狽收拾回紙張,沒有要再問問題了。說是問題,更多是單方面的耍奧,沒有自省與健康也有自身責任體認,看病變成單方面的服務品質滿意屠殺罷了。專業盡失。

當天跟診完,小山豬默默心想,難怪說南太平洋的蝴蝶振翅會引發海嘯;而他見識完這次事件,已經把想要走外科的夢沖馬桶了。

嗚呼,尚饗。

醫學是有限的資源,一旦一部分被過度占用,就會壓縮了另一部分的資源。公權單位必須要做到教育民眾族責任,民眾必須自己承擔起理解自身病情與負責參與醫療決策討論,不能僅由一線醫師被多方壓榨。

惡性循環下,只會讓一線人員身處工作環境越益高壓、提供的醫療品質更加低落、甚至危及病人安全。永續經營台灣的健保環境,不是只有出事了po上爆料公社而已。

在雪崩發生之前,每一片雪花都有責任。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呂宇真

專欄簡介_醫勞盟

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為臺灣的公益性社團法人,是一個主要由醫師及護理師自發組成的醫療改革組織。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