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為男人只喜歡玩弄她的身體...」4歲的她,遭鄰居性侵2年...醫學博士:「記憶模板」讓她初次見面就想拉開我的褲子

「她以為男人只喜歡玩弄她的身體...」4歲的她,遭鄰居性侵2年...醫學博士:「記憶模板」讓她初次見面就想拉開我的褲子

蒂娜的世界
銘刻在大腦裡的創傷

蒂娜是我第一位診治的小病人。我們第一次碰面時,她才7歲,她坐在芝加哥大學兒童精神分析診所外的候診室,小小的身軀看來弱不禁風,與妹妹一起窩在媽媽懷裡,忐忑不安地等著見新醫生。我帶她進看診室並把門關上。我想我們2人都很緊張,一個是90多公分高、一頭辮子綁得紮實工整的非裔美國小女孩,一個是身長近190公分、留著雜亂長髮的白人男子。她坐在沙發上,從頭到腳打量了我一會兒。接著,她走過來爬到我的大腿上,依偎在我身上。

她的舉動讓我感到窩心。我心想,真是個可愛的小孩。但是,我很快便發現自己錯了!她微微調整了一下姿勢,手伸進我的褲襠,想拉開我的拉鍊。當下,我的情緒從原本的焦慮,瞬間轉變成悲傷。我抓住她的手,從我的大腿移開,然後小心翼翼地將她抱起來,讓她站好。

替蒂娜看診前的那天早上,我已先看過她的病歷。說是病歷,其實只是一小張紙,上頭寫著院內值班護士與她進行電話訪問的記錄。蒂娜與媽媽莎拉及2個弟弟妹妹同住,在學校老師的堅持下,莎拉之前就曾帶蒂娜到兒童精神科求診。根據老師的說法,她在學校會「攻擊」同學,以及做出「不當行為」,像是脫衣服、打人、講髒話,還有慫恿同學撫摸彼此的性器官。而且,她上課不專心,常常不聽老師的話。

病史中最相關的一點是,她從4歲開始,有整整2年都遭到保姆16歲的兒子性侵。媽媽莎拉上班期間,她與弟弟麥可就由保姆看顧,一有機會,保姆的兒子就會對他們做出猥褻的行為。莎拉是單親,經濟狀況不好,又不能領救濟金,因此找了份便利商店的工作養家。由於收入微薄,她只能拜託鄰居幫忙照顧小孩,再給點錢略表心意。這個鄰居經常會出門辦事,並叫兒子幫忙看著2個小孩。不幸地,這個變態的青少年把2姊弟綁起來,強暴他們、用異物捅他們的肛門,還威脅要是說出去就殺了他們。終於,有天他被媽媽逮個正著,才終止這樁虐待慘案。

事發後,雖然莎拉不再請鄰居幫忙,但傷害已經造成(那名青少年遭到起訴,法官判他接受心理治療,不須坐牢)。1年後,蒂娜的問題愈趨嚴重,莎拉走投無路,只好帶她來我的門診。不過,其實我完全沒有治療過受虐兒童。

※ ※ ※

我一邊拉著她,一邊溫柔地說道。她似乎很困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擔心我會不會生氣。她用深褐色的眼睛直盯著我看,急著從我的表情和舉動看出些什麼,並從我說話的語調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我的行為不像她之前遇到的男人;她以為男人只喜歡玩弄她的身體。在她的生活中,沒有慈愛的父親、沒有會買東西給她的爺爺、沒有寵愛她的舅舅,也沒有能夠保護她的哥哥。她遇到的男人只有媽媽下流齷齪的男友,以及強暴她的鄰居哥哥。經驗告訴她,男人只想要性,不是要她脫衣服、就是要媽媽脫。依這種觀點看來,她以為我也想要她的身體。

我該怎麼做?1週1小時的治療,要怎麼改變病人受多年經驗所深植的行為或信念?我沒有受過處理這種情況的經驗與訓練。我不了解這個小女孩。她是否都以對方想與她發生關係的想法來與別人互動,即便對成年女性和女孩也是如此?這是她知道如何交朋友的唯一方法嗎?她在學校做出的侵略與衝動行為是否與這有關?她會不會覺得我在拒絕她,而這可能會對她造成什麼影響?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