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道老大、政府高官、富商...都由他看診!你想像不到的「監獄醫療實錄」:他們全躲不過「這些病」

從黑道老大、政府高官、富商...都由他看診!你想像不到的「監獄醫療實錄」:他們全躲不過「這些病」

我的監獄風雲錄

曾經有朋友打趣的跟我說,基層衛生單位或監獄的門診看病只要會用4種藥就行了,也就是會開軟便藥、鎮定劑、退燒藥和胃腸藥就好了。對於正在努力構建監獄醫療的我,乍聽之下覺得既無趣且不好笑。

監獄的收容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或五湖四海,他們有著特殊的生活背景與次文化。要替他們看病,無疑地要先了解他們的特質、想法與文化,才容易溝通並達到醫療的目的,減少收容人的弊端進而穩定囚情。

在這種環境下,詐病和偽病情很多的,在在都考驗著監獄醫療能力與政府的威信。在這段期間,我遇過來求診的收容人其職業及身分非常多樣,有前政府官員、民意代表、教授、醫師、科技工程師、各類專業人員、販夫走卒、角頭老大、黑道大哥、大毒梟、富商巨賈、海盜走私者、心神喪失的人乃至被判死刑者,各種類型都有,可說是另一個小型社會。這些收容人有的是羈押1至2天就轉走的,有的一待就是數年;有被判死刑正要移二審的,或罹患癌症的收容人被判刑,但是又未達保外就醫條件者。

在2004年當時的監獄醫療,設備、經費及人力都極缺乏,唯有收容人的複雜度一應俱全。這倒是讓在大醫院待慣的我大開眼界,工作辛苦之外亦感到頗具挑戰性。回想起來,我診斷過慢性腎炎、急性腹症、急性心肌梗塞、急性胰臟炎、淋巴瘤、肝癌、盲腸炎、消化道出血、肺外結核、因毒品導致雙側股骨頭缺血性壞死、心內膜炎、骨髓炎等等,「族繁不及備載」。至於十二指腸潰瘍、氣喘、慢性阻塞性肺病、糖尿病、甲狀腺機能低下、肺炎等等,則是較為常見的症狀。

所以千萬不要認為監獄沒有特殊疾病可以診治,或以為沒有挑戰性。相反地,監獄醫療要更全面性,在慎防詐病和偽病以穩定囚情的前提下,更要小心地去診治這群正在被羈押或管制下的收容人之健康問題。

在監獄專任醫師期間,有幾個比較有意思且具有挑戰性的案例,在此特別記錄與分享。

監獄裡危險的腦膿瘍收容人

2005年中的某一天,靠近中午時分,門診還剩下6、7個病人就結束了。407號收容人是位33歲男性,入所第5天,由舍房主管提帶自行步入我的診療室,他在看病之報告單上自訴「頭痛不舒服」。護士幫他量腋溫是37.6℃,據他的描述一級毒品停用已經有1個多月。現場量的血壓及心跳均無異常,問診下來沒有上呼吸道、消化道或是海洛英戒斷症狀的跡象,而且入所已經第5天似乎過了戒斷症狀的高峰期。病人雙手微微的顫抖(fine tremor),身體腋下及口腔黏膜乾燥,略有脫水的現象。談吐及反應都正常,其它的身體診察(physical examination)大致上也都正常(包括雙手握力、肌腱反射、瞳孔大小與光反射檢查)。一時之間,我也無法下一個確切的診斷出來,但是直覺告訴我407號收容人是不正常、是生病的、是需要處理的!因為後面還有6、7個病人在等待看診,於是請主管把他帶到中央台觀察,到那裡喝水吃午飯等我下診我再回頭去評估一次。

當我下診到中央台時,407號呆坐在餐盤前。我請他吃餐不要有拘束,讓我評估一下胃口及確定有進食。依照他的脫水現象看,我懷疑他近2天的吃、喝都不良。接著我再鼓勵他吃些東西,但是卻看到他用筷子夾菜餚時,菜餚居然是滑溜夾不起來,而且他的手操作筷子時,筷子的尖端無法順利碰到嘴唇。是神經受損的局部症狀(focal neurological signs)!隱含著finger-to-nose有問題,極可能是顱內有病灶。於是我補做十二對腦神經檢查,步態(gait)、Babinski sign, finger-to-nose等檢查。發現視野缺損、Babinski sign陽性、finger-to-nose異常。至於是中風、腦瘤、或腦部感染,需要到區域醫院做腦部的電腦斷層檢查才能確認。於是主管們隨即帶著我書寫的轉診單,407號收容人仍可以自己步行上囚車,戒護外醫至區域醫院掛急診。但是,約在傍晚下班前時刻,該醫院急診將407號送回所內,說是正常(未做頭部電腦斷層)!一時之間,我陷入同仁的指責「林醫師你看錯了」!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