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起床,就讓你充滿壓力!揭秘「鬧鐘」為何會讓身體經歷「生死一瞬間」?

還沒起床,就讓你充滿壓力!揭秘「鬧鐘」為何會讓身體經歷「生死一瞬間」?

「鈴!鈴!鈴!」鬧鐘大響!我差點嚇得滾下床,心臟快從胸口跳出來。正想破口大罵,但我的聲帶卻還沒睡醒。身體尚處於莫名的半睡半醒之際。好不容易翻身摸到老公的手機,關掉了恐怖的鈴聲。該死,這才剛剛早上六點鐘。

我的老公馬修有個特別糟糕的習慣,他每週早起晨跑兩次。這表示,我必須比他更早起床,免得一早就被他的鬧鐘轟炸,省得自己一早醒來就得和「壓力荷爾蒙」周旋。

我自己鬧鐘的起床鈴聲通常都設得既溫柔又小聲。否則,一早就覺得心臟蹦蹦跳。相反的,一百分貝以下的鈴聲根本沒辦法吵醒馬修。他就是需要「鈴!鈴!鈴!」警鈴聲來叫他起床。原則上,在他去晨跑的早上,我會設定自己的鬧鐘先響,以便預先做好心理準備。只是,今天我根本不知道他要去晨跑。

拉開窗簾,讓光透進來。我企圖透過光線來降低馬修體內的褪黑激素濃度。好不容易,我的聲帶終於也清醒了。我叫著馬修的名字。他還在睡,只低沉地回答「嗯」。天呀!真是不可思議。

充滿壓力分子的早晨

位於大腦中心點的松果體負責分泌褪黑激素(Melatonin)。褪黑激素之所以被稱為「睡眠荷爾蒙」並非浪得虛名,乃是因為它主導著人體的睡眠與清醒節律。人體內的褪黑激素濃度越高,就會覺得越疲倦,疲倦到想上床睡覺。既有趣又實用的一點則是:光線能夠降低人體內的褪黑激素濃度。剛剛拉開窗簾之後,照進來的光線開始慢慢溫柔地喚醒馬修。

我傾向於「用分子去拆解世界」。或許別人會認為這是「化學上癮症」。我個人則堅信,如果在日常生活中錯過去發掘化學分子奧祕的機會,是非常大的遺憾。因為,有趣的萬事萬物皆可透過化學找到解答。親愛的讀者,你知道自己的身體也是由一大堆分子組成嗎?而且,這堆分子正在閱讀與分子有關的訊息。同樣的,化學家也是一大堆分子,他們在思考與探索分子的奧妙。哇!這簡直是哲學議題!

用分子來拆解早晨,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早上起床的這件事,掌握在兩大類分子的手中。第一種是褪黑激素。清醒起床之前,體內的褪黑激素濃度必須下降。第二種則是皮質醇(Cortisol)。人體在清晨會自動分泌皮質醇,它又被稱為「壓力荷爾蒙」。這雖然聽起來頗有壓力感,但是恰當濃度的皮質醇有助於晨起。

透過這兩項優質附加服務的加持,我們通常不需要設鬧鐘,就可以自行醒過來並起床。馬修的警鈴鬧鐘聲實在太大聲、太可怕了,不僅吵醒了我,更觸發了我的「打或跑反應」(Fight or Flight Response)。這是遠古人類面對生命危險時的反應機制,一路演化留傳了下來,是相當巧妙好用的反應模式。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