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斃女兒的老婦,竟是為了兒子的幸福...日本「法醫之神」上野正彥從一場人倫慘案看見:「安樂死」的重要

勒斃女兒的老婦,竟是為了兒子的幸福...日本「法醫之神」上野正彥從一場人倫慘案看見:「安樂死」的重要

安樂死

世上總有一些充滿無奈、叫人於心不甘的事件。

有一對老夫婦,他們的兒子罹患先天性水腦症而智能遲緩,屬於重度身障;老夫婦擔心自己死後兒子前途未卜,想送他到收容機構,卻被以雙親經濟不錯、不符合條件為由而遭到拒絕。

做父母的,如何能夠留下這個如同小嬰兒般沒有父母保護便無以生活的孩子,而放心的死去?然而,收容機構卻以雙親經濟無虞為由,拒絕上門商量和求助的老夫婦,這樣做根本沒有解決父母的不安,甚至可說完全沒有同理父母擔心孩子的心情。有位記者說:「社會福利就是『安心』。」這話說得太好了,唯有讓當事人感到心安,才是真正的社會福利吧!

這名父親因操碎了心而失眠、神經衰弱,於是趁妻子不在時將智能遲緩的兒子勒斃,自己再吞安眠藥企圖自盡,但被回到家的妻子及時發現而挽回一條命。

這起案件最終判決為無罪。理由是凶手認為只要自己和兒子都死了,妻子就能夠輕鬆地度過老後人生,他就這樣一直鑽牛角尖,結果才在衝動之下殺死了親生兒子,自己也準備自殺求解脫。這是在失去是非善惡判斷能力下所做的行為,犯行當時算是處於心神喪失狀態,因此被判定欠缺負起刑事責任的能力。

此外,名古屋高等法院有一起關於安樂死的判決,情形也同此案一樣。五十二歲的父親生病受苦,醫師對家人說只剩一週的餘命而已。兒子不忍父親痛苦難當,於是在牛奶中加入農藥讓父親喝下致死。

一審以殺害直系血親尊親罪名判處三年六個月,但二審判決為受囑託殺人,判處一年徒刑,緩刑三年。

當時,檢方主張這起案件是殺害直系血親尊親,但辯護方以安樂死的立場據理力爭。名古屋最高法院採取直接解決這個問題的態度,提出他們對安樂死的看法,而這些看法也可說是安樂死的法律原則。

一、從現代醫學的知識及技術來看,病人罹患的是不治之症,而且死期就在眼前。
二、痛苦嚴重到誰都目不忍睹的程度。
三、以緩和病人的痛苦為目的。
四、在病人意識清楚、可表明意志的情況下,獲得病人本人真心的囑託或承諾。
五、由醫師執行,若無法由醫師執行,則需有能讓人接受的充分理由。
六、致死的方法合乎倫理。

符合這六項條件的話,就能認定是安樂死。

不過,這起案件欠缺條件五和六。亦即,並非由醫師執行,且致死方法是使用農藥這種殺蟲劑,而這種方法並不被認為是一般緩和痛苦的方法,因此本案不算是安樂死,判定為受囑託殺人。

比起旁觀一個人承受著許多痛苦而慢慢死去,換成痛苦較少且可以速死的方法不是更人道嗎?但無論如何,必須符合這六項條件才能否定其違法性而認定為安樂死。

只是,日本尚無承認安樂死的案例。我在當上醫師後沒多久,當外科醫師的姊姊便去世了。姊姊在去世前的二、三天,把我叫到病床前,對我說:「你當上醫生了,應該能了解這種痛苦吧?何況你專攻的是法醫學,希望你能推動安樂死。」

這番突如其來的話嚇了我一大跳。雖然主治醫師說姊姊的餘命只剩下幾天,但身為至親,我相信姊姊不會死,絕對不可能死去,因此無論主治醫師說什麼,我總在心中反抗,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同時,我認為姊姊那些話全都是詭辯,純粹是為了逃離一時的痛苦才這麼說的。我相信她一定會好起來,因此不斷為她加油打氣。

然而,幾天後,姊姊便前往西方極樂世界了。我深深感覺到,當身為病患的至親時,即便自己就是醫師,也會讓期望領先理智而無法冷靜診斷、看清事實。我與姊姊的對話,當然沒對父母提過,直到三十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沒向任何人吐露。

※ ※ ※

自己年邁,孩子又是個重度身障者,這種死也無法解脫的不安,經常導致「強迫對方跟自己一起死」這種最悲慘的結局。我所經驗的一個案例就是這種情形。

有一個幼時罹患腦炎而智能遲緩的女子,雖然年過四十了,但智能還是很低,要是沒有母親隨侍在側,根本活不下來。於是,養家的重擔全壓在女子的弟弟身上。弟弟已屆適婚年齡,但不會有人願意嫁到一個有智障姊姊的家裡,話雖如此,弟弟也不能就此拋棄母親和姊姊而離家出走。因此,雖然嘴上沒說,其實弟弟和母親都十分痛苦。

那時,母親胃腸狀況很不好,完全沒有食欲。她沒有去看醫生,就自己認定是得了癌症,剩沒多少日子可活。要是留下智能遲緩的女兒,身為母親的哪裡死得安心?考量到兒子的幸福,母親很快做出了結論——這位母親趁女兒睡著時,用腰帶將她勒死。

就在她準備自盡追隨女兒共赴黃泉之際,被剛好回家的兒子及時阻止了。母親被兒子帶往警局自首。

過了一年左右,有一天,我去為一名上吊自殺的老婆婆驗屍。

警察調查後得知,這位老婆婆之前殺死智能遲緩的女兒,但獲得緩刑,目前正在保釋中。我大感震驚,因為兩件事連起來了。

賣掉以前的老房子,弟弟搬到無人知曉的郊外去,他結了婚,夫妻倆和老母親住在一起。但是,母親因為受到良心苛責而變得有些精神衰弱,也曾經瞞著兒子夫婦自殺未遂過幾次。那位老母親死後安詳的容顏,至今仍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這些事件,表面上獲得無罪、緩刑等溫情的判決,卻未能真正解決問題。

一想到這是被愁苦逼到窮途末路,莫可奈何下所採取的行動,便深深覺得身為福利大國的日本,無論如何都該為這些家庭想出更妥善的解決方式才行啊!

書籍介紹

屍體在說話:日本法醫之神帶你看死又看生
作者:上野正彥
出版社:柿子文化
出版日期:2020/05/07

作者簡介
上野正彥

1929年生於日本茨城縣。東邦醫科大學畢業後,進入日本大學醫學部法醫學教室。1959年成為東京都監察醫務院的法醫,並於1984年就任院長,1989年退休。

30年來致力於解明可疑屍體的死因,負責案件有淺沼稻次郎事件、三河島列車二次衝撞事件、新日本飯店火災、日本航空三五○號班機空難等著名歷史案件。

上野正彥相驗過的屍體數量多達二萬具,並負責超過五千具屍體的解剖工作,堪稱日本法醫之神、當代法醫泰斗。《屍體在說話》是他於監察醫務院退休後出版的第一本書,當中充滿了他  身為一名法醫的原點和初心。

至今,上野正彥仍以法醫學評論家、作家等身分活躍於電視節目及報章雜誌。


責任編輯:陳宛欣
核稿編輯:呂宇真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