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2個自閉兒會拖垮人生,卻幫他發現肺癌!「我走了之後,這些孩子該怎麼活下去...」一位罹癌父親告白:開闢農場,只為讓自閉兒們能自立

原以為2個自閉兒會拖垮人生,卻幫他發現肺癌!「我走了之後,這些孩子該怎麼活下去...」一位罹癌父親告白:開闢農場,只為讓自閉兒們能自立
編按:50多歲的孫中光,於26歲時因公職派任從老家高雄大寮到台東,在國小任職。婚後兩個兒子相繼被診斷為重度自閉症,太太因而罹患重度憂鬱症,而他自己,右眼幾乎失明,仍得獨力挑起這個家,完全沒有時間怨懟沮喪。五年前,發現自己罹癌後,更浪費不起一分一秒。每次坐在診間等待看診時,他都在祈求:「老天再多給我時間,讓我去拚拚看!」。
於是他創立了社團法人台灣自閉兒家庭關懷協會,2017年4月成立非愛不可星兒手作工作坊,決心要陪伴這些孩子成長,讓星兒能靠自己工作,相互陪伴。因孩子出生起,時間就不再是站在父母這邊,父母無法陪伴這些孩子一輩子,人生終有離別的一日。當父母轉身離開人世時,這些孩子將何去何從?靠補助?靠政府?這都不是長久之計,唯一的辦法是讓這些孩子能自立自強共同攜手走過一生,打造屬於孩子們自己的家園。

那天晚上,我以為孩子已經睡了,我到樓下車庫旁抽菸。當時才上小學一年級的大兒子突然跑出來站在我身旁,他說:「爸爸我可以抽菸嗎?」聽到他說出這句話,我二話不說,跟他說爸爸以後都不抽菸了。從此之後,菸齡三十四年的我就再也沒抽過菸了。

翌年9月,小兒子晚上睡覺時,突然一腳踢到我胸口,因為持續的疼痛,隔天去醫院就診,一週後竟然檢查出肺部有腫瘤。如果大兒子沒說那句話,小兒子沒踢到我,等到肺癌的症狀出現時,至少會是第三期起跳。他們雖然是重度自閉兒,但卻是我的天使,是我的兩個兒子救了我,也是他們教會了我去分享愛。

兩個兒子救了我

無論時間經過了多久,我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兩個特殊的日子。

102年12月2日
那天晚上九點半之後,我以為孩子在樓上都已經熟睡了,每天此時就是屬於我的喘息紓壓時間。忙了一整天,終於可以毫無壓力的獨自走下樓,橫躺在沙發看電視,有時則會獨自小酌釋放莫名的壓力。一樣是每日的習慣,很自然地走出門外在車庫旁吞雲吐霧一番,這對我而言是不可多得的享受,享受寂靜的夜晚完全屬於自己能掌握的時間與空間,好好沉澱、整理自己的思緒以便面對未知的明天。

或許我過於享受這片刻的寧靜,專注地吸吮著手上的那根香菸並樂在其中,所以我也沒感覺到當時才上小學一年級的大兒子阿策,已經跟著出來了而且站在我身旁。突然,他語出驚人地說:「爸爸我可以抽菸嗎?」聽到他說出這句話,當下,我的腦門猶如被一記棍子狠狠的敲下來。

我立刻熄掉手上的香菸並低下頭告訴他,同時也是在告訴自己:「你不可以抽菸,爸爸也不可以抽了,以後再也不抽了。」從那天起,我真的再也沒有抽過一根菸,就這麼改變了大半輩子以來的習慣,戒掉了三十四年的菸癮。

仔細算算,從我念書時就開始偷偷學抽菸,直到102年12月2日那天晚上正式戒菸,平均每天要抽一至兩包菸,可以說整整抽了三十四年的菸。

在100年底我剛成立臺東縣自閉症協進會的時候,縣長夫人陳怜燕女士(我都稱呼她為小燕姐)帶我認識主、接觸主,並時常帶著我向神禱告。我記得很清楚,她在100年聖誕節前夕蒞臨我所服務的單位報佳音時,特別把我找去圍著一個大圈圈向主禱告。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禱告,字字句句誠懇的為我祈求,我低著頭,心中莫名的感動著,兩行眼淚一直落下。不料最後她竟然說:「主啊!求祢讓中光遠離香菸的迫害,讓他能有健康的身體來照顧他的孩子及他想要照顧的孩子們。」

但我遲遲沒有戒菸,理由不外乎是壓力大,抽菸可以紓壓,所以當我每次看到小燕姐都很害怕,一直想躲著她,因為她都要為我禱告戒菸,但每次都被她抓住並握著我的手誠心祝禱。我心想,她太迷信了,神怎麼可能讓我戒菸呢?

我印象很深刻,在次年,主透過兩次同樣的夢境告訴我要戒菸。

當時第一個夢境是我夢見一位對我很照顧但已去世的老長官,這位老長官很慈祥地跟我說:「中光不能再吸菸了,你再繼續吸菸下去會得肺癌。」第二個夢境也是一樣,但這次是不同的長官很嚴肅的警告我不能再吸菸,再抽下去一定會得肺癌。如果從一開始夢到我就戒菸,或許之後我就不會罹患肺腺癌了,可是我當時並沒有下定決心要戒菸。

直到那天我在家門口抽菸時,我大兒子跟我說:「爸爸我可以抽菸嗎?」就從那一刻開始,我就一口菸都吸不下去了。

後來我才恍然大悟,這就是主透過我兒子的話告訴我要戒菸,幸好當時就戒菸了,不然持續抽菸下去,我的病情可能就不是那麼簡單可以治療了。

103年8月,我右邊腋下開始感到疼痛,我直覺要去看胸腔內科,但那天全臺東沒有胸腔內科門診,我猜想也許是睡姿不正確引起的,因此,我掛了骨科。當時醫師很仔細的聽診,並要我深呼吸和咳嗽,還問我胸部是否會痛,結果都不會痛,醫師也說聽起來肺部很乾淨,沒有異樣的聲音,因此開了鬆弛劑與止痛藥給我,我吃了兩包之後就好了,也不痛了。

到了8月中旬,換成左胸位置在痛,這次還是沒有胸腔科醫師的門診,臺東就是這麼可憐,也可能是暑假期間,醫師也要帶孩子及家人旅行吧!所以我就掛了家醫科,結果那位醫師也是很認真聽診,也開同樣的藥劑。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