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才兩個兒子,卻老是叫錯名字…「初老人」殘值還有多少?作家王浩一如何從抗拒初老到聰明變老

家裡才兩個兒子,卻老是叫錯名字…「初老人」殘值還有多少?作家王浩一如何從抗拒初老到聰明變老

網路上有關「老年」小文章,好笑,總是暗藏洋蔥

網路有一篇小文章,叮嚀著「要好好地享受生活」,尤其是退休生活,怎麼做?令人逗笑的文章:他說名人有「兩會」——發布會和記者會;有錢人有「兩會」——董事會和招商會;普通人的「兩會」——約會和聚會;失敗的人也有「兩會」——這個不會、那個也不會;奮鬥上進的人有「兩會」——必須會、一定得會。

退休的人則有「五會」:會走、會吃、會玩、會睡、會上網。文章裡強調,記住智慧的一句話:世界是你的,也是我的,但歸根究底是屬於「螃蟹」的!我好奇「螃蟹」是什麼意思?原來「螃蟹」是一種比喻,身體健康、活得久、不死的,在市場才永遠值錢!「螃蟹」就是提醒大家,氣長、氣好,一切才有意義。

網路還有一篇小文:60歲以後,如果你一不上網、二不歌舞、三不吃喝、四不隨便跑、五不亂花錢,養成一個良好的生活習慣,久而久之,你就會驚奇地發現自己「老年癡呆了」。玩笑中,這篇小文章暗藏洋蔥。

有個老哽笑話,你或許聽過。一群大學同學畢業三十後,決定在A餐廳聚宴。選A,是因為女服務生很靚。十年後,60歲的他們再度聚餐,又選了A,因為那裡的菜單有許多養生餐膳選項。再十年,70歲的他們還是去了同樣餐館,這次的理由是那裡有無障礙空間,適合輪椅進出。又十年了,大家已經80歲了,他們還是去了A,因為大家都不記得曾經去過了。

第一次聽此「老化的魔咒方程式」,有閃淚,因為我偶爾也會翻閱養生菜單了。

春荷淨靜,檢查自己的初老心理

年紀漸長的人,一些生活的小笑話陸續浮現,也會開始自嘲這些事情:忘了眼鏡插放在頭頂上,卻到處找眼鏡;手機明明握在手上,卻心中一驚「我的手機不見了」;明明是尋常的日用品,卻一時想不起它的名稱;家裡才兩個兒子,卻老是叫錯名字……。生活中,不自覺地跟著同輩說著一些有關失智的笑話,其實,他們想表達的是「關於這個議題有點壓力,但是我怕!」

但是,他們與晚輩相處,卻有強烈地防禦的念頭,「不想讓別人以為我們老」,他們還在抗拒承認自己的初老!今年五月,我去國稅局報稅,承辦的年輕工讀生,非常禮貌地稱呼我「阿北」,我「溫柔地強烈」抗議,希望她改稱「王先生」,同時內心只能軟弱想著「年輕人啊,以後,妳初老的時候會有報應。」

當日常陸續出現一些小小糗事,多了一些矛盾的念頭時,其實我們應該自我意識到:初老已經近身,甚至乾脆「承認」初老了。我要問,承認了然後呢?我以為這時最好的第一步是「自我觀察」,因為「我們都沒有老過」,這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新鮮現象,我們都是陌生的。

簡單地說,我們要認識「什麼是初老」,要聰明地面對自己初老這個階段,學習如何與它和平相處,也要開始「小心提防」初老的副作用,不要讓年輕人覺得「你好煩好囉嗦」。更重要的是自己「樂在其中」,享受每個階段的人生風景,尤其是此刻。蘇東坡說「最是橙黃綠橘時」,應該是中年末,初老時。關於初老,大致上有以下幾種現象:

一,開始「好為人師」。自覺多了許多生命領悟,對於閱讀來的「智慧結晶」,忍不住盛嘆,也嘆惜自己過去的錯失,於是開始截圖分享長輩文。一有機會,就置入行銷自己的生命經驗,大言不慚。事實上,我們年輕的時候,從不喜歡老生常談,聽厭別人的嘮叨老話。想想,儘管是顛撲不破的道理,現在年輕人那裡會喜歡你現在的嘮叨老話?再想想自己年輕時的「不聽老人言」,我們可曾在意過他們的苦口婆心?如果你現在覺悟出什麼人生大道理,先用不急著表達自己的心得,想清楚再分享吧!

二,膽子變小。電視直播緊張刺激的球賽,不敢看下去,會藉機轉台,然後悲觀地認為自己支持的球員或隊伍「會輸」。即使觀賞老電影,看到劇情中悲傷的一些片段還是「心存不忍」,眼眶泛淚。如果,情感戲太過激烈、情節悲慘的畫面,也會屢屢切換頻道,等到這一段劇情過了之後再轉回來。好笑的是,都已經看過幾次重播了,還是會不忍直視、不捨悲戚,對於人生的「大變」承受力降低了。哭點變低了,可能連自己都訝異。

三,老歌情節。記得我年輕時,觀看著電視的歌唱節目,那位歌聲婉轉低沉,繞梁三日的女歌手,母親總會問「她是誰?」「蔡琴!」每次看她每次問。之後我看到很會唱的紀家盈,我也會問女兒「她是誰?」「她是家家,你已經問過好幾次了!」初老年紀的人,開始覺得「以前的比較雋永」,新人的音樂「聽不懂」。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