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的友情」就是但求各自安好,夏韻芬的中年體悟:步入中年,最難熬的就是友情變調

夏韻芬認為,朋友要知心而交。
中年過後,不斷地失去,包括親人、自己的健康、青春、工作,甚至友情。

父親在我30歲那一年過世,而我依然記得父親庭訓。他總是叮嚀「40歲不要深交朋友」,原因是,這時候交的朋友大概都是利益往來,難見真心,還是年輕時期交的朋友情真意切。

我也真的有很多好朋友、好閨蜜,大家在讀書的時候就相知相識,像我跟小真相識在16歲,跟薛美瑜相識在18歲,也有很多同學阿爽、Linda、Lingo、元慶、裕榮、小儀、美杏、Amy、如慧,還有救國團時期的小蘭、璧薰、蝦味先等等,加上工作認識秋芳、若男、珮華、蕙英應該都有超過三十年的友誼。我們常常一起打鬧玩笑,更會用泡湯見證情誼。

朋友要知心而交

就算到了奔六的年紀還是可以交到知心好友。我跟偉秀相交多年,起源就是同為鄰居,後來就算我們都搬了家,還是常常聊天散步跟談心。近一年中,我還跟乾媽淑芬成為好友。她年紀跟我相仿,我跟著她的朋友一起這樣稱呼。她個性活潑開朗,又細心熱情,搭配先生的穩健醫師性格,在朋友圈中有大好人緣;另外一對有醫療背景的夫妻檔家祥跟嘉惠,我們因為在日本料理店比鄰而坐,後來成為好友。我們都愛吃也熱情,總是有聊不完的事;還有很奇妙的朋友萬雄,因為年紀比我小很多,我待他如小弟一般。幾年之後,他除了本業,閒暇之餘專攻紅白酒研究,後來也成為我的顧問。

中年過後,最難熬的是友情變調。如果朋友是一夥的,更容易出現同儕壓力,希望你們重修舊好。這點,我也經歷過。當下的確是痛苦。儘管是小事,但是背叛或是被漠視的不尊重感,總是會讓情緒陷入低潮,尤其動著數十年的友情付諸流水,自然傷神傷心。但是,人生相聚,可以無情有義;友情逝去,不再是閨蜜,但也不至於變成敵人,不必勉強自己。

我曾經在中年時候,發表過叛逆清單。當時是因為大家都在流行「死前一定要完成的幾件事」,我覺得這樣太悲壯,不如讓自己來中年叛逆一下。對於中年的友情,我也發現是清單之一,朋友總有保鮮期或是保存期限,時間到了,緣分盡了,就各自安好,也不需要強求。

人生要有三老

在中年過後,迎向退休生活中,有謂老本、老友、老伴等「三老」的重要性。其中以老友來說,不一定會是兒時玩伴。一起工作過的同事、鄰居、教友、同修,只要價值觀相似,說話投機又值得信賴,都可以成為一起共老的好朋友。我甚至都認為,有朋友陪伴,比老伴、甚至房子更重要。

因為中年過後,我2010年到政大商學院念書。當時,我發現學校當中有名師還有益友。當時好同學交換人生故事,也交換工作經驗,更多的是惺惺相惜,給我很大的啟發;也讓我在中年之後,更願意交朋友。

目前發現很多朋友,都是中年相交,相知相惜。

我的同學Keeper是達芙妮創辦人,富樂退休的典型代表。他除了帶領我們吃喝玩樂,還跟我分享他接班失策的心路歷程。在我心情低落時候,他也總是會用笑話逗我開心,他的人生智慧已經在談笑中不斷湧出。因此一段時間的固定聚會時間,總是讓我期待。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