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長輩吵著「我要回家」,怎麼辦?資深護理師教你掌握:「三不三意」法則,化解衝突

在與失智症患者溝通「我要回家」這件事時,我們必須同理失智症患者「想回家」的情緒,找出他的潛台詞 。

編按:六親不認、口出惡言、顛倒是非……失智症狀總令照顧者束手無策又心如刀割。本書作者二花小姐身為資深護理師、澳洲醫院臨床教育訓練經理,擁有豐富失智症照護經驗,同時也經歷至親罹患失智症,切身體會照護者的手足無措、身心俱疲。二花小姐告訴我們面對失智症患者的這些「失控」行為,其實都是有原因的,也有方法可以應對。

當失智症患者要求「我要回家」,照顧者可以怎麼處理?

當失智症患者說出「要回家」,主要傳達的情緒其實是「不安」。照顧者需要細心聆聽「我要回家」背後的微妙訊息,理解造成不安的可能原因,才能見招拆招。這時需要處理的是他的情緒,而不是現實,所以千萬不要把時間和精力花在爭論現實上,例如「這裡到底是不是你家」、「你要怎麼回家」,而要試著讓失智症患者信任你。

當失智症患者對照顧者有足夠的信任和良好的關係時,他才會願意聽你說、對你的「安排」感到滿意。但這不表示照顧者要跟失智症患者一起進入他的現實,或是把他的現實加油添醋地「真實化」。強化他的錯誤現實對他的認知並沒有幫助,反而會造成更多誤會。因此,在與混淆記憶和現實的失智症患者溝通時,必須掌握「三不」與「三意」原則。

溝通「三不」包括:

1.不評論現實
2.不承認現實
3.不否認現實

溝通「三意」包括:

1.同意
用他的話開頭,當失智症患者說「我想回家」,照顧者可以重複:「你想回家。」也可以用他的情緒開頭:「你現在很擔心、很想回家。」讓他知道你懂,且同理他的心情。透過「同意」,營造「我是來幫你的,我懂,我跟你一國!」的氣氛,就比較容易得到他的信任,成功跨出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2.轉移注意
從失智症患者身上盡可能擷取資訊,聚焦在哪些人、事、物或活動能改善他所處的狀況,試著滿足他真正「思念」、「需要」的那樣事物。可以的話,讓他和掛記的那個人見面或通電話,安撫他的情緒;或提供他習慣的物品,給他安全感;也可以和他討論或進行那些有助於穩定情緒、轉移注意力的話題及活動。如果真的沒有東西可以轉移注意力,就讓他把注意力轉到你身上,直接告訴他:「我很需要你跟我在一起!」、「我真的很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就我們兩個!」接著再引導他一起進行平時他常做或是喜歡做的事。

3.創意
說到創意,有經驗的照顧者就知道,失智症患者每天創造出來的場景都創意爆棚,照顧者得見招拆招。當失智症患者說想回家時,「創意」和「轉移注意」這兩意是相輔相成的,可以交替使用。例如,先轉移失智症患者對「要回家」這件事的注意,讓他能靜下來聽你說,或願意配合接下來你用「創意」發想出來的活動。相反地,發揮「創意」引導失智症患者從「想回家」的執念和情緒中跳脫出來,實際上也是要達到「轉移注意」的目的。

面對失智症患者吵著要回家的情緒和行為,「溝通三意」就像一套功夫,使用時記得確實運用三意,融會貫通套用在所有情況。不過,說法和對話內容得根據當下場景和失智症患者的狀況靈活變換,嘗試用不同方法回應失智症患者真正的「需求」或「情緒」。接下來的【對話技巧】部分將針對失智症患者不同的內心「回家小劇場」提出照顧者可以套用的「三意」應對方式。

對話技巧

在與失智症患者溝通「我要回家」這件事時,我們必須同理失智症患者「想回家」的情緒,找出他的潛台詞。說著「我要回家」的失智症患者,內心有什麼樣的情緒?是焦慮、不安、害怕?還是失去掌控的感覺?我們聽在耳裡的,他的抱怨、哭泣、甚至怒罵,其實都是他內在崩潰的聲音,只是他失去了連結因果和表達情緒的能力。照顧者要反覆提醒自己—他會這樣說、這樣做,是因為大腦的記憶和資訊存取功能壞掉了,我們無法改變這一點,但可以探究隱藏的原因,從問題的癥結點下手。

書籍介紹


留住相愛,停止傷害:臨床實踐的失智症照顧方案,陪伴患者也照顧自己,走出情感疲勞,找回生活平衡
作者: 二花小姐(劉波汶)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22/03/30

作者簡介
二花小姐(劉波汶)

土生土長臺北人,2003年移居澳洲,現任澳洲長照機構教育與品管負責人、澳洲醫院感染預防與控制經理、臨床教育訓練經理及約聘大學及學院講師。

商業周刊良醫健康網、商業周刊.com、天下文化未來Family專欄作者,著有《澳洲認真使用須知》。

身為資深護理師、澳洲長照機構教育與品管負責人、醫院臨床教育訓練經理,以及大學和學院講師,也曾是失智症患者家屬,深深體會照顧者肩上的重擔與心頭的傷痛,誠摯與失智照護路上的每一個你分享親身經歷淬煉而成的實用心法,願為照顧者帶來一絲溫暖與希望!


責任編輯:陳宛欣
核稿編輯:呂宇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