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聽診、右手埋穴...結合中西醫!第一名家醫科醫師,成功用耳穴治療近萬名病人

攝影:張家毓

想到「家醫科」醫生,你腦中浮出的第一印象是什麼?是只有看看感冒、幫病人控制三高、推廣衛生教育的醫生?

「之前肋軟骨炎吃了兩個月的西藥沒效,給劉醫師用耳穴一次就醫好!」、「去年懷孕心悸很厲害,婦產科跟心臟科都不敢開藥,給劉醫師貼耳穴不吃藥也會好」、「前幾天我們家小朋友頭痛想吐,他幫小朋友捏捏耳朵就都好了,回家藥都沒吃,很佩服他...」網友紛紛留言讚許劉醫師的耳醫學,讓他們不用吃藥也能把病治好!

他是劉政宗,現任台南「王日榮耳鼻喉科診所」的主治醫師,曾在台北新光醫院、嘉義聖馬爾定醫院、高雄旗津醫院擔任家醫科主治醫師。除了解決一般家醫科病人會遇到的問題,劉政宗還有一個隱藏版身分—耳醫學專家。

他曾跟素有「世界耳醫學之母」的黃麗春教授學習耳醫學,並成功用耳穴治療過近一萬名病患;更曾協助顏面神經麻痺的心臟科名醫洪惠風,讓原本僵硬的臉部經「貼耳穴」後,嘴角開始微微抽動。

為什麼一名西醫專科訓練十多年的醫師,會踏上中醫的「耳穴治療」?在診所林立的台灣,劉政宗又是如何經營醫病關係,讓他能在《良醫健康網》近4萬筆網友票選中,獲得「家醫科」第一名好醫生的評價

失智症老伯伯,有天突然不能走了
望「耳」才發現問題出在這...

「對於不太能溝通的病人,從『耳朵』看,真的很有幫助!」劉政宗有自信地說。

他曾遇過一名失智症老伯伯,時常推著助步器到診間,結果有天老伯伯突然不能走了,家屬和外勞焦急地推他到診間找劉政宗說:「醫生,爺爺他突然不能走了,腳一踩地就會痛、也不想再走了......該怎麼辦?」

劉政宗描述,因為老伯伯失智不易溝通,所以家屬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用耳醫探測器,把老伯伯的耳朵整個掃一遍,發現他的大腿處有一個『強反應點』,若探測到痛點,會有一個高key的『ㄍㄧ』聲,就知道病人哪個部位有狀況。......後來就去壓大腿那個地方,發現老伯伯只是純粹腳扭到,就開止痛藥和肌肉鬆弛劑給他,幾天之後他就可以走了!」

一週後,家屬回到診所跟劉政宗說:「爺爺現在願意走路了,真的很謝謝劉醫師的治療!」除了能讓病患的疼痛立刻得到緩解、讓家屬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從醫16年遇到這樣的特別案例,更讓劉政宗相信,對於這種溝通較困難的病人,「耳醫學」確實能成為輔助診斷的有利方式。

苦腦沒治好朋友的「鼻塞」問題
卻在「耳醫」找到一片天

問到為什麼當初會想從醫?又為什麼會踏上「耳醫學」之路?

劉政宗回憶,小時候家住花蓮,父親是一名中醫師並開設中醫診所,「從小每當看著病人要從診所離開時,都會充滿笑容、感激地跟爸爸說『謝謝』,鄰里間的感情也因此相當熱絡!」這樣的景象深深烙印在他腦中,讓他從小就對「醫生」這個職業有著美好的想望。

但小學五年級時,爸爸因為肝癌離世,家中經濟頓時無依靠。於是,想改善家境及延續爸爸行醫心願的劉政宗,便在小小年紀就毅然決定將來要成為一名醫生。長大後,他也順利考上高雄醫學大學。

劉政宗在內科當住院醫師4個多月時,碰到一位朋友感冒鼻塞找他看病,結果他開了抗組織胺沒治好,之後將朋友轉給耳鼻喉科醫師看卻治好了。劉政宗去看了耳鼻喉科的處方,發現他們開了麻黃素(一種擬交感神經胺,也用作興奮劑、食慾抑制劑及解除鼻塞等),後來一查發現麻黃素才是有效治療鼻塞的藥物。

「我走內科,竟然對這麼基本的藥物都不熟...」除了有些自責,劉政宗也苦惱自己未來到底該選哪一科?但他很清楚自己希望能走「解決病人常見臨床疾病」為主的科,「看到許多老人因為有多重疾病在身,希望能免去病人在各科穿梭的麻煩,能在一科就看好病、統一治療,也避免各科開藥不同、導致藥物交互作用產生不良影響,所以選擇能解決病人常見疾病的家醫科。」

而之後又為什麼會踏上中醫「耳醫學」領域,並每年成功治療約一千多名病患?

劉政宗提到大約9年前,素有「世界耳醫學之母」之稱的黃麗春教授從美國返台授課,從小就對中醫有興趣的他抓住了機會,和黃麗春開始學習「耳醫學」。「主要也是因為爸爸是中醫師,而且過去較年輕、醫術還沒那麼純熟時,無法用西醫診斷出很多問題,就想說,不知道中西醫有沒有一個交集的機會?」於是,劉政宗想嘗試新的治療方法。

「後來學了黃醫師的耳醫學後才發現,耳穴的排列方式其實跟我們人體的排列方式很雷同,耳穴位置大致跟嬰兒在母親體內倒置的方式相同。」劉政宗解釋。

他也分享當初在為病人治療的過程,便思考:「耳穴的治療,能不能用西醫的病理、生理、藥理的想法去做耳穴的配穴?結果發現可以!」劉政宗在治療時會先用西醫的方式診斷疾病,再找到穴位去點,把西醫的理論套用在中醫的實踐上。

攝影:張家毓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