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如果你的答案是錢,這個和尚的故事值得你深思

別人怎麼看我,是「別人的問題」

大家來到廟裡時,會想知道該捐多少香油錢吧。當我被問到該捐多少錢比較好時,我的回答是:「別問吧。萬一我說一百萬怎麼辦?心意到就行了。」

人跟人相處,也會想知道對方的想法。若是問到我對你的看法,我也會笑著做出相同的回答。

「別問吧。如果我說我不喜歡你,怎麼辦?」

撇開情侶或是靠人氣吃飯的藝人不談,有些人與他人往來時,非常在意對方對自己的看法,原因不只是希望對方覺得自己好,更不希望對方覺得自己不好。

沒有人想被別人討厭。但是,別人怎麼看我是別人的問題,我們無法控制對方的心。

有人想控制對方的心,於是極盡諂媚之能事,奉承阿諛,逢迎拍馬,以可愛幽默的姿態討人歡心,然而勉強當好人,到頭來卻只落得身心俱疲。

我到中學為止一直都是這樣,除了讀書沒有其他該做的事,也沒有想做的事,人生意義只有一個,就是成為一個好人、有趣的人。

長大成人後,自從找到僧侶這個值得追求的生活方式,便不再努力使別人不討厭我,也不再努力使別人喜歡我,但求問心無愧,勝過他人對我的評價。

也因此,我不再介意別人怎麼看我。

當然,我覺察得到別人對我的看法,但這也僅止於對方可能不討厭我,或可能不喜歡我的程度。換言之,我可以不必一片片剝下花瓣,來猜測「他喜歡我」或者「他不喜歡我」。

不討厭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討厭,硬要在喜歡和討厭之間擇一的二元論思想,對世間一切人事物的看法會流於僵固。

極度在意他人對自己看法的人,可以試著找到想做的事,努力去完成。

對金錢沒有安全感,實情是……

在電視的街頭訪問中,若問到:「現在最想要什麼?」最多人會回答說是:「錢。」我每次聽到這個回答時,心裡都會嚇一跳。

我想,我應該會回答:「我想要內心安定」或「幸福」吧。當然,人想要的東西各不相同,但我比較擔心的是,金錢僅僅是種手段,但卻成為人最想要的東西。

這就好像有個人想拿一件擺在高處的東西,如果問他現在想拿什麼,他卻回答:「梯子」一樣。

如果把獲取的手段當成目標,就是倒果為因了。

舉例來說,和尚的目標明明是開悟,每天卻只熱中把頭髮剃得光溜溜。研究怎麼剃頭最好、調製什麼保養品來緩和剃完頭後皮膚的刺痛感,剃完頭後滿足地說:「啊,今天剃得光光地,也沒有刺痛感,太舒爽了!」

卻沒有覺察到,真正的目標「開悟」已經不知消失到何處了。

佛教認為,為了不發生這種情況,最好不要坐擁財富。

因為佛菩薩知道,人擁有財富後多半只會愈要愈多,開始對金錢產生執著。

回到錢的話題上。錢是生存必要的手段。

談到錢可以做什麼(因為如果不用,錢就失去意義),那就是確保食衣住無虞。為了衣食住,為了生存下去,金錢是必要的。

因此,如果有人免費提供住處、食物和衣服,基本上就不需要金錢。

對了,還有一件事不能忘,那就是納稅必須用錢。或許有人會想:「什麼?和尚也要納稅嗎?」和尚跟大家一樣要納稅,我是領固定月薪的。不過,寺廟內或建築物的固定資產稅,以及帳上記錄的香油錢,全都不用繳稅。

衣食住為人類生存所必需,確保衣食住無虞,不能沒有錢。如果衣食住有欠缺,就無法繼續生存。換種說法就是,如果沒有錢,無法確保滿足衣食住的需求時就要認命,只有做好灑脫地死的心理準備了。為了不落得如此下場,所以我們才都要納稅,並互相幫助。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