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為名醫,才發現我不是神...」第一名心臟外科醫師的生死告白:要救,就要救到底

攝影:張家毓

「只有忘了是活生生的人,外科醫生才能下刀為人動手術。總想著對方是個『人』的話,是無法下刀的。」這是日劇《醫龍》中,心臟外科醫師朝田龍太郎所說的一段經典台詞。 

「你看過殺人現場嗎?胸脯是打開的、心臟砰砰砰砰、鮮血直接噴......心臟就要砰出去了,血10秒鐘馬上淹起來!」這個場景,不僅僅發生在電視劇,而是活生生地在急診室裡不斷上演。面對這樣危急的景況,只見一雙鎮定的手按壓著病患心臟、清晰指揮著醫護人員處理急救流程,他不敢多想,只盼望幸運之神能眷顧眼前這位病人。

「高明的醫術、無私的奉獻,非常感謝陳醫師,吾兒又能健康存活這世間,家庭重燃幸福……心中有千萬般的謝謝,還是謝謝!」一名網友這麼說道。

他是陳益祥,現任台大醫院心臟外科主任,曾擔任英國劍橋帕普沃斯醫院移植研究員、美國密西根大學小兒心臟外科研究員,並在《良醫健康網》近4萬筆網友票選中,獲得「心臟外科」第一名好醫師的評價

但陳益祥更為外人所知的,是十多年前和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聯手,讓救命體外維生系統「葉克膜」在台灣被廣泛運用,成功救活多條人命。他也是國內第一位使用葉克膜無心跳器捐手術者,當年台大使用葉克膜保護捐贈者器官,更是全球首例。

在現今醫療糾紛猖狂的台灣,身為「五大皆空」之一的心臟外科醫師、又是台大外科主任權威,陳益祥如何面對接踵而至的挑戰?

50歲心臟破裂男子,竟奇蹟被救活
除了醫術,背後功臣是「它」!

問起從醫23年印象最深刻的診間案例,陳益祥回憶,是15年前原以為救不活、病患卻意外重生的一場手術......

陳益祥描述,那年他還是年輕主治醫師,幫一名要換心臟瓣膜的50多歲男性開刀,那位男病患在加護病房時,心臟卻突然破裂,「心臟破了當然會馬上死,我就趕快用手壓著......等(資深)主治醫師到了後,團隊馬上衝進去裝葉克膜,破了要馬上補啊!」於是整個外科團隊開始進行急救SOP流程。

當時壓著男病患心臟的陳益祥,認為可能沒救了,「你看過殺人現場嗎?胸脯是打開的、心臟砰砰砰砰、鮮血直接噴......心臟就要砰出去了,血10秒鐘馬上淹起來!」他形容當時緊急的場景,「因為心臟在心包膜裡,裡面大概能存5、600到1,000c.c.(血液)的空間,他的血馬上從100多c.c.掉到變2、30c.c.!」

「依照過去的案例,基本上都補不起來......沒想到勉勉強強(心臟)還是補起來了!」「照顧3個月後,病患竟然也存活下來,還意識清楚地出院,在當年以前都沒有人活過來,這種救回來的案例,大概100個中只有一個能存活吧!」問起為什麼這名病患能順利存活下來?陳益祥笑笑說應該是幸運之神的眷顧。

但真的只是「幸運」這麼簡單嗎?其實背後功臣「葉克膜」功不可沒。

早在2000年,陳益祥便與當時台大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及研究團隊,發展出以「葉克膜」來協助器官移植進行的技術,其成果也成功發表於國際醫學期刊上。

攝影:張家毓

一開始沒人看好...卻讓11個月嬰兒多活4個月
他用「葉克膜」改變生死界定

「我跟老柯非常熟啦,算是當年的戰友。」陳益祥描述,一開始葉克膜機器進到台大時,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怎麼用,所以被閒置許久,「後來有一次要急救,大家想說好吧試試看,但院內許多人都不看好,因為第一個病人其實是失敗的。」他提到,葉克膜最初是用在肝臟移植,第一名使用的病患當時已被急救2個多小時,存活機率本來就不高,「但(葉克膜)既然來了,我們想說就用看看、幫病人裝上去...什麼東西都要跨出第一步!」

陳益祥與柯文哲團隊抱著不放棄的決心,希望透過新的嘗試改變生死界定,讓台灣醫療往下一個里程邁進。「慢慢做到一定程度後,也救活一些人了。第二年開始裝10個(葉克膜)、活1個(人).....等開始裝20個、活5個的時候,雖然15個死掉,可是對那5個病人結果就不一樣了!」雖然當時陳益祥團隊,也被外界抨擊沒有足夠數據就嘗試過多案例,甚至被批為「濫用」,「可是我們濫用是為了要救人!」

「老實講,雖然亞洲第一個引進葉克膜的是台大,但當年做葉克膜急救時,根本沒有證據。到2008年paper出來,人家才知道這是可以做的、其他醫院也開始進來做。台大很早就參加全世界登錄系統、進入這個領域,一個小小台灣、小小台大醫院做到這樣。」陳益祥驕傲地分享當年全亞洲首先引進葉克膜的創舉。

而目前葉克膜在台大的存活率,心臟大約是20~30%左右,肺臟則是50%;延長最久的是一名11個月大的嬰兒,延續了4個月生命。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6)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