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太認真了...」一封寫給家屬的道歉信》第一名大腸直腸外科醫師的沉痛控訴

攝影:陳兆瑜

「對不起,我太認真了......」這是一封由醫師寫給家屬的道歉信函。事件背後並沒有病人死亡,醫師也沒有做錯任何事,起因只是病人抱怨醫師做衛教時「態度不佳」。

執筆寫道歉信的是陳宗明,現任花蓮慈濟醫院大腸直腸外科主治醫師,在《良醫健康網》近4萬筆網友票選中,獲得「大腸直腸外科」第一名好醫師的評價。從醫26年來開過2千多台手術,曾成功救活一名91歲大腸癌病人,並治好一位大腸癌第三期的老婆婆。

這些,都是陳宗明的本事。

但為什麼網友票選的第一名好醫師,會被逼著寫道歉信?又是什麼樣的信念,讓一位經驗豐富的外科醫師,儘管遇到許多抑鬱不滿,仍願意繼續堅守醫療崗位奮鬥?

一封寫給家屬的道歉信
「對不起!我衛教太詳細,我太認真了...」

我不是對病人很溫柔,而且有些我給你衛教、你沒有做,我會罵病人!」陳宗明笑著和我們說。但十多年前,他正是因「不溫柔、衛教做得太詳細」,差點丟了醫師飯碗......。

陳宗明回憶,當時他手中一位開完刀的病人,有個在台中當獸醫的兒子,他跟這位病患說:「我要衛教一些東西,有些細節沒注意到的話出問題會很麻煩,要請你那位獸醫兒子上來,我一次好好交代。」陳宗明認為獸醫有醫學背景,較能了解醫療專業術語。

「結果他(病人)卻說:『不用,你跟我講就可以了。』,我說你不是醫師,那些醫療(專有名詞)你不知道就不會講,甚至會說醫師沒說什麼!」陳宗明承認,當時心急之下口氣並不好,但他做好準備覺得總比到時候出問題好。

「病人就這樣回去,兩天後,一篇抱怨信就到院長室去了!」陳宗明遭病人指控態度不佳,一氣下告到院長那邊,「院方要我寫信道歉,我說我要道歉什麼?對不起我太認真了,對不起我對病人太好了,對不起我要衛教得很詳細免得他出問題,對不起我是一個太好的醫師,我要跟病人道歉......

陳宗明內心雖有千百個不願意,但「一定要寫信不然我就要走路了,那時候就在想,我是要離職還是要寫道歉信?那時候我臨時沒辦法找到工作,所以只好寫道歉信。但一個這麼好的醫師,當然我不好意思這樣講,我認為自己做得好,一個好醫師,你叫他寫信去道歉?

雖然這件事後來也平靜落幕,但要一個醫師放下尊嚴寫道歉信,仍讓凡事以「病人至上」的陳宗明相當心灰意冷。

19歲少女闌尾炎,手術成功卻還是死了
「掉以輕心,就會損失一條生命...」

攝影:陳兆瑜

而另一樁讓陳宗明相當心痛的案例,是一名19歲少女之死......

他描述,這名19歲少女當時因闌尾炎開刀,因為只是一般盲腸炎,對已是經驗相當豐富的陳宗明來說,手術並不困難、開刀過程也很順利。「結果開完差不多一小時,開刀房的恢復室打電話來說病人在急救,我說:『蛤?開刀很順,為什麼在急救?』我趕快過去看,已經插管、沒什麼意識了。」

為什麼會這樣?「病人放在恢復室那邊,可能麻醉還沒全醒,結果管子就拿掉放在一邊,護理人員走來走去都沒注意到,她的麻醉還沒退很久,就沒有呼吸了......等到這病人應該可以送到病房的時候一看,就送去急救了!」陳宗明描述事後得知的狀況。

雖然急救完,少女的生命跡象有暫時回來,但因為持續深度昏迷,後來轉到另一間省立醫院,「轉到那邊沒幾天就過世了......這讓我很震驚是說,她並不是放在角落都沒人經過,她可能有需要,但就是沒人去注意到,這樣一個19歲很年輕的女生,一個生命就沒有了。

歸咎事件發生的原因,除了護理人員沒有細心關照到,陳宗明批露,「有些地方沒有固定的麻醉科醫師,或有但人數很少,麻醉科醫師不可能24小時都在那裡,晚上值班可能是請麻醉科護士,他們(麻醉科醫師)麻完就走了,沒有人在那邊負責,恢復室的人可能認為麻醉科醫師都覺得沒事,他們掉以輕心,就損失一條生命......」

也因為這件事,讓陳宗明離開該家醫院。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