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骨頭被癌細胞吃掉了!32歲得骨癌,醫師截肢失控痛哭:我是運動健將怎麼會罹癌

照片提供:方舟文化出版社

細胞病變,一定是生活出了錯細胞病變,一定是生活出了錯

「陳醫師,今天晚上七點老地方見,你一定要來喔,不能再爽約了!」老李打了三通電話催促,今晚聚會訂在全台中氣氛最好的BAR,參加的人也如往常一樣,都是老同事、老朋友。

下班放鬆心情,喝喝小酒,這類小聚會是我們這群醫生朋友經常性的休閒活動。每天生活在與死神拼鬥的開刀房、戰鬥營式的門診、隨時都有狀況的病房之間,如果不找出一些消遣放鬆,每天光是看心臟、血管、手術刀進刀出的,不精神崩潰也難!但是,今天我實在是提不起興致。

「怎麼啦?陳醫生,還在發呆?你已經兩次沒到,這次不能再缺席了!」

「喔……好吧,我會去,幾點?」

「不是說好七點嗎?老地方見!」

這些同事、醫師、朋友們,都是好哥兒們,我不想掃他們的興。但是我的腳趾頭也真奇怪,灰指甲好幾周了,到現在怎麼還沒好?電話那頭聲聲催,腳趾頭卻隱隱作痛,這樣去聚會,實在有點意興闌珊,真是心煩!

發現總在意料外,別低估小毛病訊號

1987年的春天,我32歲,在醫院擔任心臟內科主治醫師,每天看診忙得昏天暗地,生活十分緊張忙碌,因此下班之後,有空就和同事、好友們聚會小酌,放鬆一下繃緊的神經。

有一天,我發現腳趾頭出現灰指甲,看了許多皮膚科醫師都無法治癒。本想下班後再去照個X光看看,但是老友熱情相邀,不由自主又答應了。我一向很難拒絕別人的邀請,往往人家說什麼,我都會答應,從小就是這樣,所以朋友特別多,當然吃喝玩樂的邀約也就不少。還有個原因,為什麼我的飯局特別多呢?因為我酒量很好,酒過三巡,大家都醉倒了,只剩我還清醒,可以幫大夥兒「收拾善後」。

這次如果不是因為腳趾頭實在疼痛,我其實也是很樂意赴約的。想想,從小學到醫學院七年,焚膏繼晷的苦讀,一路辛苦上來,現在當了醫生,工作還是緊張忙碌,利用工作之餘放鬆一下總是應該的吧!而且我這個人從小就過動,活動力超強,靜不下來。下班後回到家,家裡總是安安靜靜的,鎖不住我活潑躍動的心,所以老是想往外跑。

終於下班了,再吞幾顆止痛藥,不讓灰指甲作怪,我便高高興興的赴約了。朋友們見到我,不慰問我的身體狀況,還一直抱怨我缺席好幾次。

我不禁對他們說:「喂!老兄們,我是身體不舒服才缺席,你們也不慰問我一下,太不夠意思了嘛!」

「哎呀!陳醫師你年輕力壯,又是運動健將,那一點小病對你算什麼!」

「就是說呀!不過就是灰指甲嘛,對你這位心臟科權威來說是小case。來!別擔心,多喝幾杯酒,消毒消毒就好了!」

「喝酒消毒?王醫師,你好歹也是腸胃科大醫師,怎麼說出這樣不科學的話呀?」

「別聽他的,放輕鬆好好吃頓飯,營養補充好,病就好了!」

「依我看,唱唱歌,心情好,包你病就好了,這是我的心理治療法。」心理科張醫師也來獻計一番。

「好!好!感謝大家對小弟的關心,今晚我們就喝酒唱歌,不醉不歸!」我看到大夥兒氣氛這樣熱絡,心情也放鬆不少,灰指甲好像也不怎麼痛了!於是就開懷暢飲,直到夜深才回家。

回到家,太太在等我,還沒睡。我有點過意不去,頭低低的,想趕快溜回房間。

「都不舒服了,還喝酒喝到這麼晚,明天一早還要上班呢!以後不要這樣了。」太太帶著責備的語氣對我說。

「喔!沒關係啦,散散心,病好得更快!」我搬出老張那一套說法來搪塞。

我再度服了止痛藥,倒頭就睡。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