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的工作是救人,不是寫狀子!》「就怕病人不錄音...」台大心臟權威沉痛控訴,外科醫師4大困境

攝影:張家毓

「衛福部不會幫我寫訴訟啊!當然到最後跑過一個流程可能沒事,但在這個過程我要花多少時間去寫作文?」面對醫療糾紛猖獗的台灣,現任台大心臟外科主任陳益祥,點出所有外科醫師的無奈。

締造台灣20多項心臟外科第一紀錄、台灣心臟外科權威朱樹勳曾形容:「內科像是政治家、外交官,負責跟敵人或死神妥協、談判;外科手術就像打仗,非成即敗,結果立見。」

現今的台灣醫療,越辛苦的科別、被告的機率往往也越高,造成「五大皆空」、內外婦兒急診科找不到醫生的慘況,醫師過勞、醫護人力短缺、醫病關係緊張......這些都可能一一瓦解台灣醫療。

心臟外科比其他外科下決定的時間更短、更急迫,因為錯誤決定就會馬上得到不同結果!」陳益祥表示,掌管生命之鑰的心臟,手術一旦失誤,便沒有第二次機會「逆轉勝」。面對一個個陌生的生命,外科醫師無法在短暫的3小時手術中與病人建立關係,卻可能面臨離開手術台後,一張張陌生又氣憤的家屬臉孔,等著指控他、質疑他的專業。

打不完的官司、寫不完的狀子、隨時都可能面臨的醫療糾紛,儘管已是台灣心臟外科權威,面對每天張開眼後要迎戰的刀台,陳益祥仍說:「心臟外科出事是馬上死!當場就要去面對家屬......這個壓力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究竟一位心臟外科醫師、甚至是整個外科,在台灣面臨到哪些困境和挑戰?

困境一、除了醫糾,還是醫糾
外科醫師沈痛告白:「我的職業不是寫狀子...」

攝影:張家毓

提到覺得目前台灣外科醫師面臨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陳益祥嘆了口氣說,「我覺得台灣醫療,外科醫師討厭的還是醫療糾紛,坦白講我覺得錢不是問題,當然醫師不是都大富大貴,但不喜歡花太多時間做這些糾紛的事。」

「醫療糾紛討厭的是花時間寫文章,因為寫英文(家屬和檢察官)看不懂,要寫中文、中文專有名詞還要解釋。每個都是中文但(家屬)就是聽不懂,就去把律師叫來翻譯,很多律師也不會寫這個狀子,我們還要幫他寫、翻成檢察官看得懂的......但我的職業不是寫狀子!」「衛福部不會幫我寫訴訟啊!當然到最後跑過一個流程可能沒事,但在這個過程我要花多少時間去寫作文?」陳益祥控訴。

「現在如果病人要錄音我都說:『謝謝,請你錄音,我還怕你不錄音!』我只怕他錄音然後只截取其中一段。」面對繁瑣的官司流程,陳益祥揶揄地說,「(醫糾)解決方法很簡單啊,在所有醫療場所設一個常設檢察官,這事情就解決了。」

困境二、台灣醫療資源落差
人力不足,「醫生累到沒體力開下一台刀」

再來,是台灣醫療資源落差及醫師過勞的問題。

「有時候(發生醫療糾紛)是醫師今天起不來沒有去(刀房),該開的(刀)沒開。我其實想暗示一件事,就是有些醫療人力沒那麼多的地方,醫生開完刀很累,本來應該要再去開一次的刀他沒開,(病人)就死掉......」

當大醫院的醫生沒辦法繼續時,可以先叫下面人幫忙開,但地方醫院就比較難了!」儘管身處在醫療資源相對完整的台大,陳益祥仍點出台灣醫療落差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困境三、被家屬嗆「為何術前不做好評估再開刀?」
外科醫師無奈表示:「完美」評估的下場是…

第三個遇到的困境,是家屬的各種指控。

陳益祥提到,從醫23年來碰到各式各樣的病人家屬,有些家屬在手術後會來質問他說:「當初為什麼不提早講?」、「為什麼不早點做?」、「為什麼術前不好好做評估再開刀?」、「甚至也碰過說『你為什麼不趕快開?』的都有!」陳益祥無奈地說。

「但我常講醫療是選擇,沒有最好。當然天底下沒有一個(手術)說我可以做完(所有評估)再來看、做完讓你考慮3天3夜再來開。那如果(結果)不好的時候,他們又會說為什麼不早點開?」陳益祥了解家屬的焦慮,但他也坦承手術中許多突發狀況,讓他無法百分百掌握最後的結局。

他感嘆說,「天下真的沒有完美的事情,完美的下場就是,所有檢查全部做完,做完(檢查)的結果就是什麼都不做。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