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不成永遠只摸大腿吧...」結婚一年,該怎麼暗示老公繼續往上摸?

「我們總不成永遠只摸大腿吧...」結婚一年,該怎麼暗示老公繼續往上摸?

「老師,今天已經是第三堂課了,我想和您單獨談談。」娟娟在治療前先進了我的辦公室。

「怎麼了?是進步情形不好嗎?」我擔心地問娟娟。

「也不是說進步不好,而是老公對我一直都沒有性慾,這才是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娟娟苦惱的說。

娟娟是一名會計師,紹輝是一位心臟內科的醫生,當初因努力事業錯過結婚的年紀,兩人都35歲了,交往後因為雙方家庭條件都不錯,家世背景也相當,去年底才匆忙結婚,算是一對閃婚的夫妻。婚後發現紹輝竟然有無法勃起的狀況,娟娟心中難免難過,但礙於老公的面子問題,遲遲不敢告訴家人,直到一年過去肚子仍無動靜,家人逼急才說出,在母親的協助下找到我們。

「老公會自慰嗎?」支開紹輝,我劈頭問娟娟。紹輝是個很少會和別人分享隱私的人,自尊心超強。

「他很少看A片,他對這些片沒興趣。在做愛方面,幾乎都是我主動,他都是被動的,可我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你知道,男人總擔心面子會掛不住。

對了,我想起來了,他好像是對插入的片子沒興趣,對女人的大腿有興趣。新婚後我們才住一起,有一次無意間在他的電腦檔案夾中找到一些女性大腿特寫的成人片,剛開始我覺得他是不是變態呀?後來上網搜尋才發現,原來喜歡身體的某一個部位和喜歡陰部是一樣的,沒什麼大不了,我才開始釋懷。可是,問題來了,剛開始,我接受他摸我的大腿有反應,但是總不能一直就這麼摸吧!有一次當我把他的手緩緩地拉到我的陰部來時,他就慢慢的軟掉,這讓我們都非常挫折。」

我讓在諮商室外的紹輝一起進入會談室,詢問最近練習的情形。

「我每天都有按照老師說的方式持續練習,但有時總是覺得沒什麼感覺,一不小心就失去勃起的動力。」紹輝說。

「那你要如何才會有勃起的動力呢?還有,這星期有射精嗎?」我問。

「我對大腿的確是比較有感覺,對陰部相對比較陌生。從國中起我就開始接觸成人片,可那時的成人片中我最喜歡的是一部以女性大腿為主題的情慾片,久而久之就喜歡女性的大腿了。」

「那你對女性的陰部是什麼感覺呢?」我接著問。

「他好像覺得那裡很髒。」娟娟在老公尚未開口前急著說出自己的感覺。

「沒有!我不是覺得髒,我是學醫的,當然知道那裡洗乾淨就好了,我是覺得那裡對我來說沒有吸引力。」紹輝急忙加以糾正。

「我記得剛結婚時我也是有性慾的,一星期會想做個兩次,但是每次要進去的時候,老婆的陰部就有一股阻力,就是進不去,幾次之後挫折感越來越重,就越來越不敢做愛了。這和我現在的狀況應該有關係。還有,我媽也是學醫的,她要我吃威而剛,但我一直不信『勃起』這件事吃藥就能好!」紹輝對自己的想法深信不疑。

「我還想提一件事......」也許是紹輝的話夾子開了,也或許是在這些時日相處的氛圍,我們得到彼此的完全信任,紹輝繼續說:「我的射精一直是用非主流的方式。射精前我會磨蹭棉被,在適當的狀態下軟軟的就射了,也就是基本上沒有硬起來射過精的經驗。」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