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黑暗中嘴巴被硬塞...」她害怕跟老公上床的原因,就埋在20年前的那一夜

「我還記得黑暗中嘴巴被硬塞...」她害怕跟老公上床的原因,就埋在20年前的那一夜

宏泰是一名軍人,今年32歲。老婆婉渝是一位中學老師。結婚5年,有一個可愛的4歲兒子。來治療的目的是:自從老婆生完小孩後,老公的勃起功能就陸續出現狀況,近來甚至連晨勃都有問題。

第四堂課,宏泰告訴我,來治療後,勃起的情況好很多,連做愛的時間都延長了。但現在慢慢浮現出他們一開始性愛中最為核心的問題,那就是老婆對於性愛一點兒也不熱衷。宏泰說,老婆來跟我上課後,愛撫的感覺比以前進步很多。以前只能隔著褲子,印象中從沒一次是直接的,現在雖然已經有了,但觸摸時,說真的,也沒有很舒服。 

「我們有聽老師的話,試著不要以做愛為目的的撫摸、不要刻意安排時間來做愛,但是我還是很焦慮,只要一想到做愛,我就會一直擔心這次能不能順利勃起。」

這樣的情形,其實是性愛中最常見的「操作焦慮」。也就是一直努力希望在性愛考試中得到滿意的分數。

「我的性愛經驗中從沒有愉悅,只有討厭和擔心。」老婆對我說。

「對,老婆就是一直很擔心做愛或愛撫後會不會傷害或感染。」宏泰在一旁馬上補充。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進行插入,很痛、流很多血,還跑去醫院,雖沒有縫,但已造成我對性愛插入這件事感到恐懼。」婉渝解釋。

「當時因為緊張,勃起有些狀況,就先脫下保險套進行手動刺激,直到勃起後才又開始,因為只有一個保險套,又不想懷孕,所以又將原先的保險套硬穿上去,因為太過緊張,沒發現保險套已經乾了,加上我們都認為第一次會痛是正常的,所以硬塞,後來就裂傷了。」宏泰描述第一次的性愛的經驗。

原來這一切都是性教育沒有正向落實出的錯。我們以前在課堂中基本上沒有教育性愛的過程及保險套的使用方法,讓這對清純的小夫妻在第一次的過程中受到這麼多的委屈。

因為這兒的課程是扎實的成人性教育,難免會對夫妻進行一些性愛教育影片的觀賞,夫妻兩個在第一次共同的性愛課中就明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影片在一開始播放時,婉渝立刻站起來,硬是將半開的窗簾拉起來,我問她是否會擔心別人會看見?她以點頭表示,可當時我們是在一個極為隱私的教室裡。

當影片開始進入播放女性會陰的全圖片時,婉渝立刻出現噁心、想吐的樣子,此時我抓住機會停下來問宏泰,宏泰說:「她一直都是這樣!」好似見怪不怪,這是從我與宏泰進行課程至今從未聽過的主訴。原來,宏泰之前不敢說,是因為老婆叮嚀「不能說」;原來,老婆對性是恐懼的,不濕、害怕、拒絕......都是性恐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到最後連老公都慘遭影響。

為了徹底了解這對夫妻閨房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特意邀請婉渝一起進入治療室。在我細心的安排下,我請婉渝將手輕輕地放在老公已經袒露的器官上。婉渝花容失色:「我會怕,很噁心,這感覺像是在摸會蠕動的毛毛蟲或老鼠一樣,心裡發毛。」我注意到婉渝手臂上不自覺豎起的的雞皮疙瘩。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