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會這樣嗎?男人「出來」的那一刻,感覺「酸酸的」....

「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怡情的臉色開始憂戚起來,好像我要宣布一個他們不想聽的事情一樣。

「萬事萬物都有它的路。如果兩人在一起沒有愛,那性也只不過是一個動作;如果你們兩個相愛,又何必在乎是否一定要性器官插入呢?想要感覺愉悅,用其他的方式應該也可以進行,如手或口,再不,用情趣用品一樣也可以,何必一定要用大家認可(陰莖進入陰道)的方式?你們就是那麼不同呀,而且,你們已經為性受了太多的折磨了!」

怡情似乎有所頓悟「從來沒有一個人告訴過我這些,都是說我要忍耐,這是命,但第一次聽到這些讓我感覺,原來,我們的真愛一直在,但卻一直被我們忽略,一直向外求和別人一樣方式的性愛,原來性是我們的迷霧彈呀。」

進入治療室,我不放棄的想再次看看它的變化。我要子祥繼續按我教導的方式進行練習,子祥看來動作已經很熟悉了,但到了一個關卡竟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我問。

「就是這裏,很酸,想尿尿。」子祥回答。

「繼續,好不好?」我說。接著,我示意由怡情接手,接續剛剛的感覺,從輕輕地摩擦練習開始,過了一會兒,只看見子祥的陰莖突然間勃起,一陣抖動,從尿道口湧出白白的分泌物,子祥射精了。

怡情嚇一跳,開心的連淚水都湧出來「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它射精」。

「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射精。」子祥說。

原來,那酸酸的感覺,就是子祥想射精的感覺,因為沒有教科書及成人片中描述的那麼舒服,所以,子祥一直排斥這種感覺,一但「酸酸」就要停止,不知躍過去的竟是他們期待已久的甘霖。

結局,他們當然是開心的。雖然我不知道後續還要多久,兩人才能真正有器官插入的性交行為,但這對他們而言似乎已經不重要了。他們最後一次走出診室時,我看見的是他們未來面對事情的態度,正向而積極。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