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竹科工程師的真實故事...無性夫妻的最大問題:床上沒說「真話」

一個竹科工程師的真實故事...無性夫妻的最大問題:床上沒說「真話」

「你喜歡吃什麼?」
「都可以。」
「可以更明確一些嗎?」
「炒飯。」
「什麼樣的炒飯?」
「蝦仁炒飯!」

這就對了,為什麼華人總是要撐這麼久才願意說出心裡真正的期待,而不在一開始時就明確地說出我們的喜好?底層的意義在於我們「不敢做決定」,我們擔心「這個決定」別人會不喜歡,擔心「這個明確的決定」會造成別人的負擔,繼而犧牲自己,這在心理學上稱作「討好型人格」。然而,這樣的討好行為,長期下來卻可能已經超過我們身心可以負擔的範圍了。

宗明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個案。宗明在竹科當工程師,結婚7年,個性內向,和老婆小美長期性生活不協調,雙方到最後都開始有意無意地逃避「性」這件事。直到這個過年,看見去年結婚的老姐,不到一年就帶了個驚喜在肚子裡,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虛度了7年的時間,決定好好對性的問題進行治療。

進入性福課程,我們就性的議題進行剖析。宗明說,他對性不是很熱衷,主要是因為對老婆也沒什麼欲望。

「你喜歡什麼樣的性愛姿勢?」我問。

「什麼都可以。」宗明回答。

「那你們平常都用什麼姿勢?」

「我們大部份都是用傳教士姿。」

「這是你喜歡的姿勢嗎?」

「還不錯!」

「既然還不錯,你在性生活中有什麼樂趣可以分享的?」

「沒什麼特別的,反正她下班也很累,我就自己解決,如果她真的有需求,我就配合她,反正和她做愛沒有特別的樂趣。」

「既然這樣,你們有用什麼方法溝通過嗎?」

「沒有,反正就這樣。」

「如果你一直都願意這樣,那我們該如何協助你們改善這樣的關係呢?」

這聽起來似乎和前面的蝦仁炒飯一樣,因為擔心對方不喜歡而不敢提出自己的需求,諮商到最後,宗明說,其實他最喜歡大學交往時的一位女友幫他口愛的感覺,他曾經和老婆提議過,但老婆說這樣很髒,於是他也就再也不敢提出了。

「若有機會,你願意再提出一次這樣的想法嗎?」我問宗明。

「我沒有信心老婆會改變。」宗明搖搖頭回答。

這個問題其實是出在雙方。我相信長時間很少、甚至完全無性生活,對大多數的夫妻來說,都是一種傷害。但要改變這樣的僵局,著實不容易,重要的是一定要有一方願意勇敢的提出來,並且語意表達清楚,善意而正向地進行邀約,才有可能開始轉變。只要是對的事,說出口了就請堅定立場,不要因為對方不願意就打退堂鼓,除非你也認為這樣的堅持沒必要,光是想著討好對方、或是因為對方不願意就作罷,這樣的後果,也只能怪你自己堅持力不夠。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