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工友阿婆遇上金光黨...畢生積蓄被騙光,還幫共犯辦喪事「作伴多天,也是有緣…」

醫院工友阿婆遇上金光黨...畢生積蓄被騙光,還幫共犯辦喪事「作伴多天,也是有緣…」
醫院裡除了醫護人員外,還得仰賴許多人的付出才能讓醫療工作順利運轉。

文秀嫂是醫院裡的工友,負責送檢體、領藥、引導患者住院、作檢查。這工作已經待了30多年,記得不久前在全院的尾牙,她還獲頒了資深員工的獎狀。年近60的她依然是充滿活力,笑臉迎人。醫院裡的工作量大,事務繁雜,她可絲毫不以為苦。

「能做就是福氣啦。」文秀嫂這麼說。她不但工作賣力,更會熱心地關照病房裡的同仁。在休息室裡常有一鍋鍋熱騰騰的美味佳餚,便是她料理好帶過來的。鳳梨苦瓜雞、花生燉豬腳、砂鍋魚頭,什麼都有,偶而還會有香辣帶勁的薑母鴨,讓人忍不住多吃好幾碗。文秀嫂用料扎實,手藝還真是了得。忙完一整天,在下刀時能來碗熱湯,絕對能溫暖胃腸、消除疲勞,通體舒暢。

護理長怕她破費,有幾回想拿些錢給她,當作是食材的費用,但總是給推掉了。「一些小錢,不用啦!東西就是要大家一起分享才會好吃!」曾經艱苦過的人,情分看得重。瞧大夥兒吃得津津有味,她心裡便滿足歡喜。

文秀嫂年輕的時候得獨自撫養三個小孩。因為丈夫在工地出了意外,十幾層樓高的鷹架坍下來,一眨眼捲走好幾條人命,家裡的經濟支柱也就跟著垮了。那時候,文秀嫂的老三才剛出世不久,用綁帶揹在背上,另外兩個便坐在嬰兒車裡,跟著母親到市場擺攤子,含著奶嘴看熙熙攘攘的人群叫賣吆喝。辛苦奔波了兩年後,正巧有機緣便進到醫院工作,算是穩定許多,不用再受風吹日曬。為了學費、生活費,文秀嫂相當賣力地工作,包大夜班、包假日班,只為能有多一點的津貼,能給孩子好一點的成長環境。

或許是因為這些年來苦吃多了,反而讓文秀嫂對人生有一份豁達,「人生,平安就好。錢再多,不也就是吃三餐呀。」在她而言,能存筆棺材本也就夠了。

到這時候孩子都已經長大,畢了業,各自成家,各有歸宿,差不多可以開始享清福。偶而都有同事會談起,問她啥時要退休,文秀嫂總是笑笑回答:「不能退,不能退,要是退休回家,我這一身筋骨會鏽掉的。來上班當作是運動!況且,沒有來看一看大家,會捨不得啦!」

說真的,在私心作祟下,我們還真怕她退休,因為她這麼一退,大夥兒可就少掉許多口福好滋味。

這天下午,結束了一台急診刀,回到病房。只見休息室裡一夥人或坐或站,正在享用一鍋香噴噴的麻油雞米糕。瀰漫四溢的香氣,讓人完全無法招架。

護理長幫忙盛了一碗遞過來,我也就老實不客氣地狼吞虎嚥。

「好吃嘸?」文秀嫂靠過來問。

「嗯!嗯!」我大口嚼著,塞了滿嘴說不出話來,只是不斷點頭。

文秀嫂滿意地瞧著,一會兒才問:「劉醫師請教一下,剛剛你開的那台急診刀狀況怎麼樣?」

「你說…85C那個阿婆?」

「對啊,蔡騰阿婆。」

「還蠻嚴重的,潰瘍很厲害所以胃破了一個大洞。」近年來因為藥物進步許多,對胃潰瘍的治療效果很不錯。臨床上遇到會把病情拖到很嚴重的通常是老人,或者是無法表達的患者。蔡騰阿婆兩者都是。已經七十多歲年紀,卻大概只有兩歲左右的心智年齡,僅能「咿咿呀呀」說幾個單詞,隨著老化,讓智能又退步了許多。

「她是你的?」

「朋友啦…我幫忙照顧她……」

「這樣太好了,有你幫忙就太好了!不然,我還擔心一直找不到家屬,接下來可真不知該怎麼辦。」蔡騰阿婆被送到開刀房時,是孤零零一個人。送她過來急診室那位不知是親屬還是朋友的婦人,早就不知去向。蔡騰阿婆腦子糊塗,連句話都說不清楚,身邊什麼證件都沒有,只有一個老式綠藍紅三色條紋相間的提袋,纏著尼龍繩,又髒又破舊,塞了堆報紙和舊塑膠袋,卻像個寶似的,挽在胳臂裡。連進到開刀房都不願鬆手,後來是上了麻醉才取下來的。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