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宣告只剩三個月可活,她卻克服癌末活過20年!曾經最討厭的食物救了她一命

(照片提供:如何出版社 )

她從小受繼母荼毒,從不曾好好吃過一頓飯。28歲她罹患第三期卵巢癌,把該割的都割掉了,病況時好時壞地撐過第三年。31歲,癌細胞轉移至肺部,醫生宣告她只剩三個月可活!

她決定放棄治療,用最後時間去完成父親未竟的心願──到法國看看莫內的花園和《睡蓮》。拖著孱弱的身體飛去法國簡直是自殺,但她萬萬沒想到在蒙馬特市集,她最討厭的食物──番茄卻救了她一命,讓她重啟人生新頁。

罹癌至今已屆20年,這個從沒在飯桌上感受到溫暖的人,竟搖身一變成為在餐桌上給人溫暖的食療師。她不僅活得生氣勃勃、豐富精采,更透過料理教室和著作向有緣人傳遞「自己的病自己救;用心飲食,愉悅吃飯的食療生活」。

出血量大、上熱下冷,以為是婦女病,醫生卻說我只剩半年。

一九九四年,我二十五歲,時逢泡沫經濟後期,不僅孑然一身,連親戚也幾乎沒聯絡了。我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在三歲時,母親就因卵巢癌過世,父親也在我十八歲時被告知罹患肺癌,而且不久就撒手人寰。

那時候,我任職於一間外商製藥公司。因為這樣的身世,使我的腦海裡一直有個念頭:我的基因有缺陷,總有一天我也會像爸媽一樣,被癌細胞侵襲而結束生命。我十分堅信,基因遺傳是沒辦法改變的。

加上一個人生活的關係,我大多都是外食,可以說吃遍了各種高級美食,而且因為小時候的心靈創傷,造成我不怎麼喜歡下廚,飲食也完全不講究營養均衡,更把吃飯看做是一件麻煩事。

事實上,我在五歲左右,就已經學會使用釜鍋煮飯,也會去超市、百貨公司超市、便利超店買現成的菜,也常利用方便的沖泡式味噌湯。偶爾,我會用水快速清洗一下萵苣、甜椒、蘋果,像兔子一樣大口大口地咀嚼。因為我不喜歡市售沙拉醬的味道,所以都直接生吃。

此外,我也很討厭番茄、胡蘿蔔、芹菜、洋蔥以及有氣味的香菜等食材。尤其討厭納豆、起司、優酪乳的味道,但滿常吃梅乾及海苔。我從小胃腸就不好,只要吃到有鮮奶油的甜點,就會覺得胃沉沉的,而且吃甜食常讓我頭暈,所以幾乎不吃,只偶爾吃少量的和菓子。

酒類我只喝葡萄酒和啤酒。我討厭日本清酒的香氣及味道,只要一喝就立刻爛醉如泥。像這樣不均衡的飲食生活,加上不規則的睡眠時間、工作和從小就背負的沉重壓力,讓我每天過得相當辛苦,我很清楚,自己總有一天會付出代價。

就在我二十八歲,過完新年的某個陰雨霏霏的日子,我等到了「那一天」。

忍受痛苦仍無法抑制癌細胞蔓延。我不想醜陋的死去,坐輪椅也要去法國。

小時候,因為家庭環境複雜,我不曾和家人坐在同一張餐桌上吃飯。父親對此相當介意,有一天突然跑去買了價格不斐的六人餐桌椅組,並且將它們擺在餐廳裡。

然而,卻不曾有人坐過那組餐桌椅。

我也想起了父親買給我的莫內畫冊,以及一起旅行的珍貴回憶。

父親因肺癌住院期間,我為了讓他不要一直乾咳,常會帶切成小塊的梅乾和一口大小的飯糰給他。我當時對父親說:「吃點酸的東西之後,再吃飯糰,說不定就不會再咳了。」

很神奇的,父親真的就停止乾咳,並對我說:「為了獎勵妳,出院後,我帶妳去法國莫內的故居看畫。」這件事當然沒有實現,在我心裡留下無限的遺憾。如果在另一個世界見到父親,我能告訴他:「我在上天堂前去看過莫內的畫。」父親應該會很欣慰吧。我好想看一次莫內真跡,他的花園、低垂的柳樹和太鼓橋,以及浮世繪作品等。

在等待檢查結果那幾天,我想了許多事情。例如,可以坐輪椅去嗎?壽險的理賠金還剩下多少?航空公司的個人行程,會接受我這種特殊案例嗎?

終於到了宣判的那一天。

奇蹟似地,受到幸運之神眷顧。蒙馬特市集的番茄救了我一命。

我持續乾咳,吉維尼的濕度剛好,這裡卻截然不同,非常乾燥。即使點了眼藥水,我仍然不停的眨眼。吃了花草糖反而更加口乾舌燥,想喝水。胸口悶痛,骨頭也感覺刺痛。水分漸漸地用完了,怎麼辦……如果在這裡斷氣,一定會造成同行者的困擾。雖然很想哭,但體內的水分都散發掉,連一滴淚都掉不出來。同伴討論著要去蒙馬特的市集,那裡應該會賣水?

到達蒙馬特市集,我一邊咳嗽一邊用手來回撫摸疼痛的部位,同伴替我找水,卻找不到賣水的店。在我們眼前的店鋪門前正擺著我從小就很討厭吃的番茄!是經過半乾燥處理的番茄,感覺不怎麼有水分。大家不斷勸我吃下番茄乾,起初我只覺得煩,我已經咳成這樣,口腔內發炎很痛,在我最後的人生旅程竟然得吃下我最討厭的番茄!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