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是個傷痛,但不該是背負終身的秘密...心理師教你:該如何大方宣布「我離婚了」

離婚是個傷痛,但不該是背負終身的秘密...心理師教你:該如何大方宣布「我離婚了」
我們常在報章雜誌上看到,很多看似婚姻幸福的藝人或名人,卻紛紛爆出已經離婚3、5年的消息,難道離婚是不能說的秘密嗎?到底「我離婚了」這句話,該怎麼開口?聽聽黃惠萱心理師的建議....

「前幾次我們花比較多時間談妳的工作,感覺起來妳總是一個人處理很多煩惱,妳偶而會和朋友聊聊心事嗎?」她遲疑了一下,幾經考慮後對我說:「喔!因為我半年前離婚,想要斷乾淨,所以換了工作,之前的朋友也都沒有再聯絡了。」我心底有點驚訝,她因為嚴重失眠和焦慮症狀前來晤談,這次是我們第三次見面,之前詢問過她生活中壓力來源,她只提到轉換職場的適應問題,看來到了這一次,她才覺得我是她可以交付「離婚秘密」的人。

人們總是會為了保護自己而隱藏秘密,即使來晤談室接受療癒的人也不例外,我甚至遇過一個求助者,在晤談進行許多年後才對我透露自己曾離過婚,當時我就像是找到很重要的一片拼圖般,頓時明白她人生中諸多重大決定背後的意義與關聯。

也許有人會想「為什麼要隱瞞呢?早點說出來不是會好得更快嗎?」很多時候人們會不自覺地把重大創傷或挫折「隔離」在心智之外,彷彿把受傷組織「包起來」,就不會影響其他組織的功能,讓人生可以走下去。也許是經過多年療癒,她心智慢慢強壯起來,可以消化過去她無法面對的挫折,所以「離婚」這件事才會重新回到她的思考脈絡中,也才能透過語言告訴我。

大部份的女性在選擇離婚之後,幾乎都會出現社交封閉,甚至職涯改變的狀況,有些人在處理離婚的過程中,就已經減少在自己熟悉的人際圈中活動,中斷互動的時間長短因人而異,某些女人甚至讓「離婚」成為自己人生階段性的句點,離婚後到完全不同的環境過另外一種生活,不再與過去的人事物聯繫,就像壁虎的尾巴被夾住時,會斷尾求生一樣,對她來說離婚就是斷掉前半段人生以換得生存。

「心理師,離婚後我完全不跟以前的朋友聯絡,換了新工作,搬到公司附近之後,我也很少回家看爸媽,妳會覺得我這樣很偏激嗎?」剛決定告訴我離婚秘密的女人低著頭問我,我想她不只是在問我,她也在問自己。我想一想回應她:「人生中有時候我們會想要自己一個人冷靜一下,但一個人撐太久,真的非常孤單。」她默默地掉眼淚,丟下過去幾十年的熟悉與溫暖,一個人到異鄉重新開始,要承受多少辛苦與孤獨呀!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面對傷痛與挫折最好的方式,有的人喜歡花時間自己一個人慢慢消化,有的人可以透過陪伴藉著分享幫助自己走出來,像「離婚」這樣的人生決定,又比其他挫折更複雜一點。雖然是兩個人的關係,卻同時涉及許多親近的旁人,但即使再親近,兩人關係中的傷痛往往不足為外人道,就算說出來,身邊的父母或朋友也有他們各自看待「離婚」的觀點或立場,為了能夠沈澱自己並做出獨立的決定,很多人會選擇暫時中斷人際互動,為自己爭取一些思考空間。

離婚是個傷痛,但這是一個要背負終身的秘密嗎?除了作出離婚決定那一段時間,有些人會與世隔絕或隱瞞婚姻狀態更久。婚姻狀態當然是個人隱私,但也只有當事人自己才知道,保有秘密的隱私權背後更多的感受是自由還是自卑?接受自己的人生有過「離婚」這個狀態,或在自己的人際圈中公開離婚這件事,與一個人是否能「包容自己的缺點,接納完整的自己」有關。

在晤談的經驗中,我發現那些面對「離婚」時需要用斷尾求生的方式,完全切割過去人生的女性,或是長期否認「離婚」狀態,繼續過著彷彿沒有離婚的生活的女性,她們都有著比常人更強烈的完美主義,難以接受自己的缺點,消化人生負面經驗的能力也比較弱,所以多半會選擇長期用隔離或逃避的方式去面對挫折。

擦乾眼淚之後,她平靜地問我:「我該跟以前的朋友聯絡嗎?要怎麼開口告訴她們?我這樣不辭而別,她們可能會生我的氣吧。」「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認識新的同事或朋友,只要想到不知道該怎麼講我過去的事情,我就不想跟人講話。」能夠開始煩惱要如何跟別人溝通,就表示創傷中最痛的階段已經過去,累積了一些能量才有辦法想如何面對問題。

要在什麼時候,或用什麼方式告訴別人自己「離婚」了呢?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但最適合且通用的答案可能是「用做自己的方式」。沒錯,妳過去是怎麼跟家人、朋友、同事互動的呢?如果妳有重要想讓他們知道的事情,妳都是用什麼方法告訴他們呢?也許妳喜歡一次就在公開場合公布,省得一個一個來問妳,或是妳習慣在跟他們見面聊天時,順其自然地說出來,離婚前妳可以做自己,離婚後妳當然還是可以做自己,妳舒服習慣的方式就是最好的方式。

離開一段重要的關係之後,妳需要時間和一些幫忙來療癒自己,好讓妳能重新懷抱對生活渴望和未來藍圖,而且知道該怎麼把自己的生活過好,一個人獨處固然有助於反思和沈澱,但是有時候和他人互動,更能帶給妳溫暖或意想不到的能量,試著讓一些妳熟悉信任的人靠近自己,不要害怕向他們訴苦或求助,妳可以說明自己需要或不需要什麼,讓對方更知道怎麼幫助妳,有時候家人朋友只是不清楚你的需要,本能地用自己擅長的方式幫助妳,殊不知可能帶來反效果。

很多人在失戀或離婚後不願意讓別人看到自己,原因是「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現在過得很糟的樣子」,那為什麼要把自己過得很糟呢?如果說「婚姻是人生中的一堂選修課」,那麼離婚也只是妳發現自己念了不喜歡的科目,選擇終止一段不適合的關係,讓自己轉向更好的道路,這件事情有什麼值得妳把自己過得那麼糟呢?妳不需要受懲罰,踏上這段重新尋找自己的崎嶇之路,妳經歷的艱辛已經是妳付出的代價,不用把自己綁在罪惡感的桎梏裡,有時候說出秘密同時也就釋放了自己。

作者簡介_黃惠萱 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黃惠萱,現為行動心理師,同時也兼具女兒、妻子、媳婦與母親的角色,希望透過簡單的心理學理論與諮商經驗的分享,帶給一樣身兼多重角色的女性心靈上的支持與鼓舞。
「心理師與女人聊心室」粉絲專頁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