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會好嗎?」罹鼻咽癌後才有機會和兒子相處...他找回健康時遺忘的親情

「爸,你會好嗎?」罹鼻咽癌後才有機會和兒子相處...他找回健康時遺忘的親情

罹病前,鐵齒、充滿事業心的我,對自己的健康狀況非常自負,萬萬想不到自己會成為罹癌的一員……。

感冒久久不癒,竟是鼻咽癌

104年元旦開始,感冒遲遲不見好轉,陸續換了3間診所,雖然症狀有些改善,但是右耳卻愈來愈聽不見。再這樣下去,就會影響到日常生活,於是在診所醫師建議下,前往大醫院檢查。

「鼻腔內有個瘜肉,一耳又耳鳴,我們必須進一步切片檢查。」上了手術台,盯著天花板,心裡不免緊張,禱告著不會有事。
「根據報告,您罹患鼻咽癌3期。」
「不會吧?醫生,報告會不會有錯?」在聽醫師的說明時,老婆就站在我身邊愁容滿面,我勉強擠出笑容,握了握她的手。

走出診療室,看著眼淚已經奪眶而出的老婆,安慰著:「現在治療癌症的技術很發達,而且我很強壯,我會陪妳活到老的,妳不要擔心。」心中仍然不相信剛剛發生的一切,甚至懷疑自己其實是在作夢。直到夜晚躺在床上,才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真的,我被診斷罹患了鼻咽癌。

「為什麼是我?我會不會死?我還有多久的壽命?」這些問題不斷衝擊著我,以致輾轉難眠。

癌症療程艱困,精神逼近崩潰邊緣

完成第一輪療程需要7週,再休息1個月,繼續第二輪的化療,預估整個療程需要5個月的時間。

第一天完成電療,還有餘力跟陪同的老婆開玩笑:「我的身體很好,沒什麼變化,相信7週很快就會過去了。」

沒想到,現實來得猝不及防!療程進入第2週之後,開始感到口、鼻腔乾燥灼熱、唾液減少、身心疲倦。到了第4週,鼻腔到口腔間開始有黏稠鼻涕,嚴重影響呼吸,食道緊鎖,甚至連水都無法吞嚥,聲帶腫脹到無法說話。

第6週開始插上了鼻胃管,但營養卻早已嚴重失調,體重掉了30公斤;最可怕的是無法入眠,精神與體力都已逼近崩潰邊緣……最後一週,因感染肺炎住進醫院,嗎啡已經使用最高劑量,幻聽不斷影響著自己的心智。

「爸,你會好嗎?」

身體的急遽變化,從可以自由行動到只能躺在病床上。當時,老婆支撐著全家的經濟,照顧我的工作,落在一個國中三年級的小孩身上。看著他幫我擦拭瘦弱的身體、拿起鼻胃管餵食餵藥、清理尿袋,推著輪椅上的我去做檢查,這才發現孩子已經長大了。

大兒子在倒入食物進鼻胃管時,我們之間的距離是那麼近,近到能看透對方的雙眼,這是多年來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著對方。除了小時候曾抱著他,跟他對望之外,在他成長的階段,我總以打拼事業為藉口,從他身邊匆匆來去……

此時,大兒子盯著我問:「爸,你會好嗎?」

我忍住眼眶中的淚水,嘴唇強抿出一抹微笑,看著兒子說:「放心,爸爸的身體很好,我會陪著你讀完高中。」

短短不到2個月的時間,對我而言是多麼的漫長,甚至一度想要自我了結生命。家人,就是我活下來的信念,在放棄與不放棄的念頭之間來回擺動,我不斷告訴自己:「孩子需要我,我不能自私地離開。」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